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哎呀突然就被江周两个人萌到了。
皮皮……(´▽`)ノ♪噗 太可爱了啦
话少却帅气的小周也好棒
给他们打call

【修伞】蝉

生日快乐呀叶修


外面的蝉在叫。

叶修醒了过来。

已经是黄昏了,他醒来时窗外透进的光已经变成了暗沉的颜色,撒在小小的桌子上,看起来并不灼人。

暮色四合。
他一整颗心也跟着夕阳一样落到了最下面,在他睁开眼睛前从那个梦里醒过来之后,异常的疼痛从梦境伴随着他一起跌落在现实里。
胸口是从未有过的心悸,疼得让他那个本应该遗忘的梦一点点的在脑子里清晰起来,黑白绘成彩色,静态变得生活。
叶修低下头,看着侧躺在他身边仍睡着的苏沐秋。从梦中醒来的他仿佛很多年没见过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苏沐秋躺在暗处,他凭着窗外度进来的光隐约隐约看苏沐秋的轮廓,细长的眼和薄削的唇。这是个已经褪去青涩的成年男人的脸,毫无疑问。
也许是他起身时的响动吵醒了对方,苏沐秋慢慢睁开了眼,刚刚醒来的人还没适应光,于是便维持着半开半合的状态。
沉默被打破了。
叶修张开了嘴
“我做了个梦。”
叶修定定地看着苏沐秋,慢慢地、慢慢地开口说道。
“什么梦?”
苏沐秋从嗓间发出疑问。
“我梦到你死了。”
叶修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艰涩,“我梦到你死在一场车祸里,死在荣耀联赛开始之前。”
苏沐秋怔了一下。
“我一个人在联赛里打了十年,拿了三个冠军。后来沐橙也来了,她用你的账号卡沐雨橙风,成了联盟里最好的枪炮师。”
“我后来还把君莫笑玩了起来。用散人和千机伞,又拿了一个冠军。还在退役前出国在荣耀国际联赛当了国家队领队。”
叶修闭上嘴,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
窗外的蝉声成了唯一的声音。
吱吱吱吱,吵得人心乱。
“叶修你……”苏沐秋开口了,他爬了起来,半个身子照在光里。他伸手用指尖戳了戳叶修的脸,有点埋怨
“你就不能想着我点好吗?做个梦就把我梦死了。”
“说好一起拿十连冠的,我可没忘啊。叶大大要丢下我跑了?”
明明是你丢下我先走了。
叶修心里无声的想。
太过真实的梦,以至于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甚至分不清面前的男人是否真实
那么鲜活而生动的苏沐秋,就在他面前
似乎单单就这一个认知,就叫他潜意识里觉得不可思议了。
苏沐秋、苏沐秋。
他默念了两遍。
然后下一刻,他突然被人抓着手拽回了床上。被子一拉,两个人就罩在被子里,将外界的光啊蝉啊都隔绝开来了,仿佛世界上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就像是曾经挤在逼仄的房间里躺着同一张床上挨着靠着的时候。
在小小的房间里的两人一腔热血,世界无敌。
“叶修你一看就是没睡醒,我们再睡一觉吧。”苏沐秋的声音近在耳边,他搭着手在叶修肩上,然后边说边打了个哈切。
“沐秋。”
叶修突然喊了一声,然后侧过脸去亲苏沐秋。
苏沐秋仿佛毫不意外,顺理成章地加深这个吻。
两个人在黑暗而狭隘的被子里亲着对方,啃咬着、舔舐着。
然后分开,两个人在同一个枕头上乖乖躺着。
“去躺你自己那个。”苏沐秋用眼神示意叶修。
“苏大大怎么那么小气。”叶修不动。
于是两个人继续紧挨着,手碰着手,谁的膝盖贴着谁的大腿。
“睡吧。”苏沐秋似乎是真的困了,他又打了个哈切,然后闭上了眼。
“沐秋。”
叶修喊他
“嗯?”
苏沐秋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我喜欢你。”
叶修说完,突然心里一松,仿佛多年求而不得的愿望终于实现。
“嗯,我知道,我也是。”苏沐秋没怎么在意,轻声回答着,然后舒展开眉,不再说话。
叶修突然眼皮也发沉了,沉重的倦意一下子涌上来,叫他再撑不住。
然后他睡着了。
蝉不叫了。

一些零落的片段

祝米总生快。
实在写不出什么成段的东西了,发一些散落的片段。
感谢阅读。


*各段之间互相不相关

#

优一郎站着听着对方往箱子装东西的声音,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几乎捉襟见肘。他低低头看草席上自己穿的白袜,又抬头去看放在角落里的花瓶,那朵永远不会凋亡的花仍然盛开着。他最后才把视线挪到房间中央发出声音的那个人身上,落在那个人金色的头发上。他有些迟疑地问:“米迦以后还会回来的吧?”

#

说不出口

没办法像六岁的时候一样,在熊熊大火下抓住那个男孩的手跟他说,「我们两个一起逃走吧。」

没办法像十六岁的时候一样,推开窗子拉着少年的手
跟他说,「我们两个一起逃走吧。」

面对二十六岁的青年,这句话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说出口。

仅仅是以前一样拉住他的手,都己经花费了全身的力气。

「……我,我还能再喝一杯……」青年含糊不清地说着醉话,碧绿的眼睛茫然而失焦

分明是和小时候一样的人

可是为什么仅仅是隔了时间就变得不一样了?没办法随心所欲地同他说话,两个人之间最私密的角落也被幽微的香气插足。

可是有些话,有些事

说不出口

死不了心

「我送你上车。」他捞起面前的人,准备拉着人送上车。前一秒还在喋喋不休的青年靠进他怀里之后意外的安静了下来,只是不停的喘气。热气一下一下的吹拂过他的颈脖。

车上新娘已经坐定许久了,此刻看他扶着青年打开车门,温柔地笑着从他手上接过青年,一边感谢他一边让青年以更舒服的姿势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他站在原地,突然微妙地感到了难过。

仿佛刚刚将青年交出去,他的整个世界也被交了出去。

那句话,终于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

他靠在厨房门旁,看着女子手忙脚乱地做菜,优一郎在旁边打下手打得一样的手足无措

「啊——起火啦?!」

「不是…………那个是盐」

「这是味精!」

「对!是那个……喂,倒多了!」

两个人打打闹闹地折腾着食材,简直是错漏百出。

他突然就发现自己插不进一句话。

优一郎不吃芹菜不吃重油不吃生胡萝卜。这些他如数家珍,本该提醒女子,可他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如果要说,该以怎样的身份说?

——你男朋友最好的朋友?

#

他曾经天真的以为时间阻断不了真正的感情。
后来发现很多人的一辈子原来也就那么短。
嘴上说了几百次几千次的一辈子,到最后不过三五载,就再也收不到对方的音讯。
是生?是死?是成家?是立业?
全然不知。
此生不怕生离,不怕死别,只怕渐行渐远。

#

「我以为你喜欢我。」

#

「头一次在别人家留宿,还是有点拘谨的吧……」优一郎摸了摸头,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是别人吗?」米迦尔挑挑眉。

「当然不是,米迦的话——」优一郎低着头想了想,然后扬起脸笑起来,「是自己人。」

「…………要喝什么吗,我去拿。」米迦尔愣了一下,然后接口问道。

「可乐!」

「好。」

米迦尔打开冰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面的心狂乱地似乎要跳出来。

自己人……啊。

#

年少时候的喜欢是藏不住的。
闭上嘴,喜欢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整个青春的时光和感情,都交给了同一个人。
那个,黑头发、绿眼睛,笑起来好看极了的人。

#

「我喜欢你。」

「我也是。」



*我知道我写得很糟糕不知所谓。

拜托各位多多支持😉

MIU48:

大家好!这里是MIU48!
二辑「Superpower」的最终合志「X.U.」现已问世!

出品:七月契约社 & MIU48
预售地址
首发→cp20 ,摊位:冰上的尤里专区【F32-34】届时 @侑青鸟  会在摊位哦~
感谢小伙伴对米优一如既往的喜好。也请继续关注米优与我们的组合♥

请大家多多支持❤

MIU48:

MIU48 ,We're back here!

自2016.7出道,历经四个月时间准备的2017年首度回归策划『superpower』特辑即将开始!

如预告所表现的一样,这一次文手们将以『超能力』为主题展开米优之间未知的故事。不同于上一次的刀雨,这一次的文在形式与脑洞(bushi)上将更为丰富,以更高的质量呈现在大家面前。

具体活动内容分为两个部分,文手们将分为线上队与线下队活动。策划开始后的一段时间,线上队将定期投放文,而经过审核,一部分文将会纳入线下策划,编入十分具有纪念意义的实体同人本。

一大波粮正在赶来——请持续关注#MIU48!

btw:图中的每个句子对应一篇文的主题,欢迎各种靠谱与不靠谱的猜测!

【米优】没事我起个标题看起来好看点

#米优# #我觉得很带感所以写了# #没头没尾别问我#

“这样不行……”

他偏开头拒绝了米迦尔的邀吻,黯淡的碧绿的眼睛看着地板,看着床帘飘动间星星点点的尘屑扬起又散落下,有轻微的灰尘味涌入鼻腔。优一郎摩擦着手上的苹果,内心的不安仿佛实质化。

“什么不行?”

米迦尔捉住他的手,他看得见优一郎犹豫的皱起的眉,优一郎身后就是窗户,从窗外射进来的阳光带着几乎实质性的热意,可米迦尔却依旧冰凉,这是从那一天以后从未变过的冰凉。

“之前和米迦一起,我犯了罪,是不是?”优一郎轻轻地问。

“如果你认为那是罪的话。”米迦尔再进一步,讲优一郎逼得不得不将上半身压在窗户上。他的膝盖卡进优一郎的双腿之间,手捏住优一郎的下巴,几乎不费力气的让黑发的少年看向自己,然后微笑着吻了上去。

“那我,就来当你的共犯吧。”

优一郎握着的那个苹果终于落到了地上。

【米优】Please

《Please》
文/tumi

*非常短的生贺TUT下晚修肝的
*小优生日快乐!爱你一辈子!

拜托了。

制服的扣子再扣上去一颗,不然那段露出的白皙的颈脖让人克制不住。
笑容再收敛一点,不然那样子的对着他笑的时候他怕自己会亲上去。
皮带不要总是系得那么刚刚好,被勒出来的腰也太诱人了一些。

拜托。
别让我每天都那么努力的克制自己。

百夜优一郎这个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比任何事物都要有诱惑力的存在。

“米迦?”
又来了,米迦尔抬起了头——优一郎披着浴巾站在他面前,头发还湿漉漉的。那条白色的浴巾只遮到了大腿根,再往下就……
拜托,
“怎么……”米迦尔莫名地口干舌燥,“披着浴巾就出来了?”
“因为头发还湿着,如果滴到衣服上就难办了。”优一郎指指自己的头顶,说话间浴巾滑下去了一截,而优一郎毫不自知。
米迦尔认命地替人扯好浴巾,并稍稍侧过视线,逼着自己不去看露出来的那片肌肤。
“我去洗澡了。”
他有点落荒而逃地进了浴室。

出来时米迦尔掩好了浴室的门——大概再过一会儿气味才会散去,如果被闻到了……
他走到优一郎身边时发现对方的头发还没有干,夜晚有点凉,米迦尔担心优一郎被风吹感冒。
“怎么还不吹头发?”
“唔唔?”优一郎无意识地应了两声,米迦尔垂眸去看,优一郎正在翻阅一份作战计划书。
“先吹头发,不然要着凉的。”米迦尔用手上的毛巾擦了擦优一郎的头发,终于博得了优一郎的注意力。
他说:“等我看完就——”
米迦尔看了一眼计划书的厚度,毫不留情:“那就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优一郎眼巴巴地看着米迦尔。
米迦尔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
“好吧…你看,我帮你吹头发。”米迦尔败下阵了。
吹风机被米迦尔拿了过来,他站在床前,而优一郎盘着腿坐在床上。吹风机被打开,发出呜呜的噪声,米迦尔用手拨着优一郎的湿
发给他吹头发。
“对了”米迦尔突然问道,“明早想吃什么?”
“什么——?”优一郎低着头翻着纸页,似乎没听清楚。
“明早想吃什么?”米迦尔稍微提了一点音量。
“什么——?”优一郎似乎被嘈杂的噪声干扰了,仍然是疑问的口气。
“我说……”米迦尔突然像是断掉了一根弦,从嗓间涌出了一句话。
“我说,我喜欢你。”
米迦尔说完那一刻仿佛哑了嗓子,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他盯着优一郎,看优一郎翻页的手停也没停,心想对方大概是没听清了。他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放心,只是在低下头继续吹头发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优一郎开口了。
“我也是。”
米迦尔按停了吹风机。
“小优,你说什么?”
优一郎转过身跪在了床上。
“我也是。”
优一郎缓慢又坚定地重复了自己的话,然后笑了起来。
“总说我迟钝,其实米迦你才是个笨蛋吧?”
“我在等米迦你说啊…”优一郎稍微有点不自在,“让我等了好久啊。”
他丢下那份计划书,然后拉着米迦尔的衣领吻了上去。
米迦尔加深了那个吻。
然后一切都顺理成章。

拜托,不要克制自己。
拜托,告诉我你的心意。

拜托了,我喜欢你。

【米优】1月→9月的总结❤

从1月→9月的入坑总结。能遇到米优我非常开心。谢谢一路过来支持喜欢过我的文字的同好和小伙伴。稍微来总结一下一直以来的产出↓


  • 小甜饼


【米优】episode(8月)

用午休时间打的小段子。


【米优】那个男人和他的爱人(7月)

 

第一次写偶像PARO,感觉还有很多可以详细写写的东西。是在动车上写的,当时满脑子都是糖糖糖甜甜甜,似乎甜得发齁。

 

“原来那是约会啊!”优一郎有点后知后觉地看向米迦尔,“我还以为你当时就是随便来找我吃饭。”
“你怎么会觉得我是随便来找你吃饭?”米迦尔突然有点无奈地笑起来,“其实我当时下一句话就是我认识一家不错的牛排店要不要一起去吃,结果你脱口而出说我们去吃关东煮吧。我看着你眼睛发亮地看着我,根本拒绝不了你啊。那句话也就没说出口。”
优一郎愣住了。
“米迦尔桑说不是随便来约优桑吃饭,啊,那莫非——?”春野饶有兴趣地问。
“对。”米迦尔坦诚,他露出一点笑意,“我在牛排店里准备好了蜡烛玫瑰钢琴,结果一个都没用上。”
“你——”优一郎微微睁大眼。
米迦尔扣住了他的手,然后朝他微笑。

 

“会被认出来大概还是因为我的眼睛吧。”优一郎打量着屏幕上的照片说道。
“毕竟你的眼睛那么特别。”米迦尔自然地接过话。
“谢谢。”优一郎低头微笑,很大方地接受了爱人的夸奖。
这张七年前的照片在今天终于有了定论。

 

【米优】偏爱(6月)

儿童节的贺文,全篇都由那天跑步时突然冒出的一句话而来。

“大家都偏爱优秀,可我偏爱优。”


【米优】万中取一(day2/30)(5月)

音乐课写的(笑哭脸)。

画风有点清奇迥异,希望大家看完不要笑话我。

其实那一段“…好否?”是汉武帝娶陈阿娇的时候馆陶问他的话。


【米优】互换衣服(day1/30)(5月)

 

这个PLAY写得很开心XD非常喜欢写米优之间这种很日常的甜蜜互动,太可爱了。

这一篇大概2K+,是晚修前用手机写的,写得异常的快,大概1h不到就写完了。当时切出手机页面时非常不可思议。


【米优】于我而言(5月)

年下设定的米优,师生梗。

最后烟火大会那儿的画面个人非常喜欢w

用了一点点有点意趣的写法【笑


【米优】After the drunken(4月)

 

年上设定的米优,醉酒梗。

啊,醉酒真好【真是危险的发言

不过能克制自己的米迦更好w


【米优】一周攻略(4月)

热度意外的高的一篇…

用了一个百分比的小设定XD

哈哈哈哈哈哈这篇米迦是个心机BOY,为了搞定小优可是费劲心机啦。

毕竟一周就搞定剑道部部长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米优】关于绘本和那天定下的(3月)

好一篇纯发糖的甜饼……亲友很喜欢所以写完发出来了。

非常天真、可爱的孩子们的对话。

“不要小孩”那里我个人觉得非常可爱非常好w

小米迦一定很会撩小小优才对,毕竟米迦从小就不是个简单的boy

啊,是的,他是天使!【实力吹


【米优】无疾而终的暗恋(3月)

白色情人节贺文,从12点→1点多肝完3K+,第二天上学差点就跪了【捂脸】

带着一点点感同身受的感觉去写的,写到后面甜起来的部分稍微有点鼻酸。

如果暗恋的人在自己面前说他喜欢的人的事真的很让人难过啊,尤其还得装出毫不在乎的样子。

不过米优当然是双向箭头。

稍微有点迟钝的优其实很可爱啦XD

↓关于暗恋

暗恋是什么感觉?

大抵上,有了爱,突然就有了软肋,也突然有了铠甲。

但是,软肋和铠甲都是我的,不是你的。

甜蜜和苦涩也都是我的,难得和你分享。


【米优】Sweetheart(3月)

实在非常喜欢日常生活的米优w

恋人之间相处的细节能萌得人打颤。

这篇里关于飞机餐的吐槽是我的真情实意…啊,很多是真的好难吃。

吃了六七年飞机餐觉得最好吃的还是国际航班,国际航班里好吃的还是去澳大利亚那一班吃的。

小蛋糕和巧克力还有冰淇淋,nice!

 

  • 毫无逻辑的肉

     

【米优】苹果(7月)

 

“哪位小姐都不要,我只要你。”

 

【米优】不可逃(R18)(7月)

 

海盗米迦非常好!

“采佩西船长”什么的很苏啊不是吗?

→船震【咳 感觉很特别嘛

 

【米优】突发(R18)(5月)

 

和栗子一起飚的车。

我那段是教室PLAY

深夜发的车,12点过后打开手机的产物。

感谢栗子大佬的美味前奏【拜】

 

【米优】Garland(day5/30)

 

“编个花环给你”

非常诚实的野战【点头】

 

其实还有一篇刚入坑时的肉,但我忘记我把它存哪了【懵逼】

 

  • 没错就是瞎写的

     

【米优】Hearing(9月)

 

意外的神奇的设定,在和栗子大佬聊天时被撺掇写出来的

咳,博君一笑。

 

  • 正剧

 

终于说到正剧了!

 

【米优】倘若觅于时间缝隙(2月)

 

自己难得会写的意识流文章,现在再看非常喜欢【啊,侧面说明了并没有长进吗?

是情人节的贺文。

稍微有一点隐喻的味道?

不过很容易读出来啦。

 

倘若你能不被痛苦所烦扰而驻足,倘若你能不被欢笑所留恋而停留,行走于前方之路。觅于时间缝隙的你,最终会找到那个初心之人。

 

【米优】未命名的(3月)

 

这篇的创作非常坎坷,甚至发出来之后也一度因为热度太低想实在太糟糕了不如删掉吧

但现在放宽心认真去看其实意外的就是我自己喜欢的类型,不是糟糕的东西啊。

梗可能有点老套了,但是每个字都是我用心写的。

这个文风可能就是传说中的不讨大家的喜但是我自己很喜欢的那种?【思考】

无论如何我真的挺喜欢这篇的。

 

屋外的地上不再有铺地的白雪,枝桠也快长出新芽。这个对于两人来说都很特殊的冬天就快过去了,然后等到春信来报,新年将至,终于确定了彼此的心意的两人将会继续走下去,走过新的一年的春夏秋冬。无论是晴昼寒暖,还是雷雨风雪,倘若有彼此在身边就仿佛有了剑与铠甲,无所畏惧。这是属于少年的,青涩的,也许甜蜜也也许苦涩的,不为外人所知的未命名的恋曲。

 

可喜可贺。

 

【米优】熹微 (3月)

 

稍微写了些深入的东西。

也是因为这些写进去的东西没有把它放进小甜饼的列表里。

分享这一篇里我很喜欢的一段。

 

他渴望着和优一郎牵手,渴望着和优一郎亲吻,渴望着…和优一郎做一些愉快的事情。  
并非发自本能,而是来自于心。
来自于作为吸血鬼,不会跳动,更不应该存在的心。  
那颗在米迦尔没到十三岁就停止跳动,冰凉而安静的留在他胸腔里的心脏,在米迦尔再看到优一郎的那一刻又仿佛生活起来。  
那样的渴望时胸腔里仿佛也是炽热的,把米迦尔冰凉的身体通通烧起来,然后烈火燎原。 

 

【米优】知更鸟。(4月)

 

这篇是非常认真构思过的剧情。

其实我对构思一个很完整的剧情故事会有点苦手啦。

 文笔可能还有点不够,但是能完整写出这样一个故事对当时的我来说已经是个突破了。

值得一提的是,这篇里有一个点是:米迦在能够囚禁优的前提下放他走了。

因为我始终觉得,米迦不是那种会为了自己高兴而违背优的意志,做出病娇监禁甚至各种非常过分PLAY的人。

相爱的前提难道不是人格的互相尊重吗?

 

在我身边只能被囚禁在鸟笼里,只能看见那一方小小的天地。

我想让它飞翔,用它的翅膀,去看它想看的山川和河流。

我想,放它走。

 

 【米优】三个吻(day3/30)(5月)

 

一个非常、非常温暖的梦。

我很喜欢这一篇的感觉。

这是个即使醒来也不会感到难过的梦。

因为他在他身边啊

 

优一郎睁开眼睛,还是深得化不开的夜。他转头,看着躺在身旁的人,突然满心温柔。

梦醒后的世界残忍又冷酷,可即使那样,这里也依旧有着他想要守护的,想要坚持的东西。而且——

轻微的夜风吹起身旁人金色的头发,优一郎伸手从那人的金发中穿过,然后挨近了吻了一下那个人的嘴唇。

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无论是怎样的世界,我都无所畏惧。

“……小优?”米迦尔醒了过来,优一郎看着他,一双绿色的眼睛溢着笑意。优一郎轻轻开口道:

“我做了个梦。”

 

【米优】trust&deceit(7月)

 

信任与谎言。

整整写了一个月的文章。

大概因为每一段自己都看了几十次,看到最后我都没有勇气给自己校对了【沉痛】还是拜托宝宝给我校对的。

这个剧情啊,我写大纲时觉得好帅气好燃哦【喂】然后写的时候却很痛苦【

我铺垫了好多好多好多的细节…还穿插了回忆杀。

最后那里试了一下一个从没有用过的写法…啊,还挺生疏啊。

有兴趣的小伙伴可以数一下首尾照应承前引后引出下文点题深化中心点出主题的地方有多少处【笑哭

嘘,不剧透啦,就引一句!

 

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他知道。

 

【米优|性转】柏林少女(7月)

 

这篇归在正剧完全是因为…写得太正紧了【严肃】

然后……柏林少女真的挺好闻的。

 

米迦尔妥帖的收藏着一位少女的美。

 

【米优】【MIU48】我知你好(7月)

 

好像是3点→6点的产物。赶着时间写的,所以很多地方其实还有更详细的描写。

但是细思实在太虐啦…所以就略写了。

如果有看不下去的小伙伴可以就看看前面的车震。

嗯,就引一句话吧。

 

我居然想不到那个没有你的未来。

 

 ↑大概就是这么多啦。自己的文档里也还有些没发出来的片段啊咳没写完的开头啊这类的,以及本子还没解禁的两篇加起来2w+的文章,有机会再放出来吧。

 

很高兴遇到你们

(10/1)

【米优】episode

文/tumi


*好久不见,八月好。


01.亲吻

他们隔着玻璃虔诚而认真地亲吻对方,嘴唇在冰凉的平面上留下余热。虽阖着眼睛,却在用心去描摹对方,自眉心到下颌,眼角发梢间都是刻在骨子的熟悉。
喜欢这件事,多一个字也不用说。

02.交易

如果给上十六岁的优一郎大人一块蓝宝石和一个微笑,他就能接受你的雇佣和你去闯荡天涯。为你阻隔来身前将来的危险与伤害,为你斩除路上的野兽与荆棘。这是一笔再划算不过的买卖。
所以、米迦尔你还不来雇佣那个已经用绿眼睛看了你好久的佣兵吗?

03.逆光

那个人的上半身都被阳光笼罩,他看不见那个人的脸,更瞧不清那张脸上的表情。
但是、那个人朝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叫米迦尔。”
能看见脸了,穿越了光芒而来的那个人有张非常漂亮的脸。而那张脸上,有双熠熠生辉的蓝眼睛。
他也笑了起来。
“你好,我是优一郎。”

04.糖纸

米迦尔五岁时曾用了整整一年去收集糖纸,然后把那些能被阳光折射出五颜六色的玻璃纸一张一张叠好,拿到糖果店去换了一罐可爱的小熊软糖。
那是优一郎在和米迦尔一起路过糖果店时曾用余光看了又看的,放在糖果店橱窗里的那种糖果。
米迦尔将那罐来之不易的糖果送给了优一郎。然后,他如愿以偿的看见了优一郎骤然变得亮闪闪的绿眼睛。
他看着优一郎打开盒子,拨开了第一颗,却不急着自己吃,反而递到了他嘴前。
看着对自己比着口型说“啊”的优一郎,米迦尔张开了嘴,然后吞下了那颗小小的软糖。
————怎么回事?小小的米迦尔摸了摸自己的心口。
好像、甜到心里去了。

05.不可思议的

优一郎醒来时看到了一个金发碧眼的小姑娘,小小的眉眼间是他莫名觉得熟悉的轮廓。
然后,小姑娘绽开了大大的笑容,跑过来蹭进了他怀里,金发的发梢卷卷的惹人怜爱。
优一郎不可思议地听着小姑娘喊自己爸爸,更不可思议地居然毫无隔阂伸手摸了摸小姑娘的发顶,熟稔而亲切。
“你叫什么?”他最终开口问道。
“光,百夜光。”
她抬头对优一郎笑,那双和优一郎一模一样的绿眼睛里仿佛有光。

06.如果在霍格沃茨

格兰芬多的那位绿眼睛的找球手答应了斯莱特林采佩西级长的舞会邀请。他们在舞会结束前偷溜了出来,然后,就在回廊那儿的榭寄生下,采佩西级长吻到了自己喜欢了六年的少年。
可喜可贺。

07.痕迹

优一郎没有遮掩过颈脖处的痕迹。
有什么要紧的、不能给人看的?很羞耻吗?他不觉得。
那两个小小的孔代表着他将血液供给米迦尔的事实。
他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那如果是别的就需要遮掩了吧”
“例如——”筱娅比了比手势,“吻痕?”
“不会在脖子上留下这种东西的!”优一郎微妙地红了脸。

08.意外的发现

优一郎在童年的收藏盒里发现了一颗弹珠,绿色的,和自己的眼睛颜色一模一样。
他捏着那颗弹珠对着天空看,突然想起了这颗弹珠的来源。
送自己这颗弹珠的人是——
有开门声传来,他笑起来。
那个人啊、下班回来了。
“辛苦啦米迦,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09.遗嘱

优一郎曾对自己最亲近的下属说过遗嘱。
“别的没什么要求啦,所有财产都捐给孤儿院吧。我的话……”他皱着眉想了想才说,“把我和那把剑葬在一起吧。”
那时年轻的下属仅看过那把剑一次,可他清晰地记得,那是把剑柄缠绕着荆棘的剑。
那就是优一郎唯一的遗嘱了。

10.爱

我爱你。
我知道。
我爱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