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傅明】似此星辰非昨夜




傅剑寒第一次见着东方未明的时候是在杜康村在不远处的湖畔。那时他惯常在那练剑,时间上并不拘,练得累了就收剑回鞘,行至杜康村酒馆点酒来饮。

傅剑寒耳力好,早早便听出夹杂在淙淙流水声与凛凛破空声中的脚步声。他一开始并未在意,只当是途经森林的过路人,但当脚步渐渐靠近湖畔位置,傅剑寒才实着意识到来人的目的地。

他生性洒脱,自认练剑被人看了去也无不可,于是手下不停,将未完的一套剑法剩下的几式一一使全。来人脚步轻快,在他舞完最后一式时已经站定在他身后十几尺。他挽了个剑花,收剑入鞘,转身定睛看去。

来人是个少年,半身遮在树荫下瞧不大清,但是短打的蓝衣倒是十分亮眼。少年见他停了剑,便从那树荫下走了出来,走向他。他望向那少年,那少年一双星眸,见他转身便朝他抱拳行礼。他回了礼,便听得少年启声赞他

“兄台好剑法。”

之后两人互换了姓名身家,唤作东方未明的少年主动提出要同他结交,傅剑寒此生喜剑喜酒喜友,于是爽快答应。携剑带新友,他顺理成章邀了对方同去酒馆畅饮。在酒馆中聊得投契,当时比平日多喝了三大坛。临走时两人相约酒馆再聚,傅剑寒因事便先行离去。

那便是初识了。



傅剑寒孤身一人行走江湖十几年,一路上遇到过许多人,也结交过许多朋友。他也有很多能跟他一起饮酒划拳的友人,但说实在的,东方未明却是第一个让他觉得同人喝酒是如此快意的。两人仿佛是天生的知己,有些话不用说,仅眨眨眼彼此一笑便心下通透。傅剑寒将对方引为挚友,虽不曾问,他想对方也应当同他一般无二。

两人熟识后,傅剑寒常常去找东方未明喝酒。往往是他记下对方休息的日子,然后携着酒坛去逍遥谷寻人。常是一进谷中先向杂役老胡伙或其两位两位师兄问好,然后熟门熟路摸到东方未明的屋子。刷地拉开竹制的窗帘子,人未开口,便将酒坛子递进去。这时对方便笑着过来接过酒坛,喊他一声剑寒兄,然后肩勾着肩去湖畔喝酒。若是喝得还未尽兴,就再转战杜康村的小酒馆一醉方休。

两人饮酒时发生过许多趣事,傅剑寒仍记得有一回是他同铸剑山庄少庄主任剑南同桌吃酒,恰赶上东方未明来酒馆寻他,三人同桌。任剑南一开始只推脱说不会喝酒,但两人怎么肯放过这个朋友,于是他同东方未明对一对眼,当即一唱一和唬得少庄主仰头干掉一整碗酒。最后两人看着一碗便醉倒桌上的少庄主,彼此哈哈大笑。

傅剑寒至今记得那次东方未明看着任剑南醉倒在桌上的惨状揶揄他,他举碗笑道:“我坏嘛”然后对方也忍不住笑,同他碰一碰碗,满饮一碗。转又勾肩搭背的对饮起来,只留任剑南扑在桌子上好不可怜。

酒饮得多了,话题便也更深入了下去。一回谈及父母身世,他第一次瞧见东方未明红了眼眶落泪。那人的眼泪滚落在酒碗里,酒混着泪被对方仰头一齐饮下,仿佛饮满心酸愁苦。

他想,一些话尚未出口,却已不言而喻。同为孤儿,孑然一身长大,再如何说着不念不想,心中也是对此记挂着的。亲人何在,亲人何人,哪怕是贩夫走卒,也想一见。

他清整思绪,低头倒满碗中酒,端起来朝对方微笑起来,认真道

“说实话,傅某有时候还真希望未明兄是自己的亲兄弟呢。”

在那时,他想,倘若有东方未明这样一个同他性子相好,能比剑饮酒,相互扶持的兄弟在,人生定当更为快哉顺遂。同是天涯沦落人,知己酬知己,也许再不会有第二个和东方未明一样与他无论是这处那处都如此好的人了。

相逢何幸。

tbc后面八千字我写不下去了qaq自己脑补吧!复健文笔捉急对不起【鞠躬】
以及取这个题目是因为我本来想写龙王线最后两个人身份对立难以再见所以小傅常立夜中思人——对应那一句“为谁今宵立风中”
【复健没几个字脑洞倒是挺大怕是要被暴打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