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冲田组 | 《来养一只博美吧》

冲田组 | 来养一只博美吧

文 /tumi

 

0.


加州清光想养只宠物。

独居的日子很寂寞,租来的小公寓里太安静了,工作回来之后凝滞的空气里锅冷灶凉,开门时说“我回来了”无人应答,房间里连灰尘都躺在原来的地方无动于衷,没一点鲜活的生气。

公寓下面的车辆来来往往车鸣笛响,清光半跪在窗户的飘窗上往下看,额头贴在冰凉的玻璃上,呼吸氤氲了眼前小小的一块,视线里那个照明灯和路灯光线交织在一起的小世界变得不那么真切了。

打开了手机,上面是友人给他传输来的一个宠物店的地址,他默念了两遍这个地址,心里有些东西开始明晰了起来。

他想有一个可以分享喜悦悲伤,分享时光,分享这个小小公寓的存在。

 

1.

 

加州清光敲响宠物店门之后很快就有人来给他开门了,是个年轻的女孩子。

“你好,我是之前预约过的加州。”他礼貌地打了招呼,女孩朝他微笑,清光晃眼间觉得有些面熟,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女孩带他穿过摆放着宠物用品的店面,然后往里打开了后院的门。

后院很大,里面有猫有狗,清光刚踏进院里就看见一只金毛犬正在跟一只白猫互相咬着尾巴打转,女孩看见了也不训斥,他愣了愣忍不住轻声问,“不要紧吗?”

“没关系,他们感情很好嘛。”女孩脚步轻快地带着清光走到后院一旁的房间里。她掏钥匙的时候给清光解释,“你说想要比较小的,这里面的都是品种不同的幼崽哦。”

清光来之前确实在预约时提到了希望考虑较小月份的,大约因为幼猫幼犬养起来总是比较容易亲近些。

女孩先进了屋子,然后退到了墙边上任由清光自己去看了,“你来看看,谁愿意亲你你就带谁走吧。”

清光由左到右依次向笼子里看起来,左边头个笼子里小小的折耳猫见他靠近,瞅也不瞅地懒在那里,旁边笼子柯基的幼犬倒是叫了两声,但也没了下文。清光转到右边的时候突然视线里撞进了一团白色。跟棉花似的,蓬松松一团,毛毛随着风微微的动。那雪团的中间突出了像个缩小号的圆尾巴,然后下面伸出了两只粉嫩嫩的小脚掌。

清光有些好奇地凑了过去,发现那只是博美,正用屁股对着他,都快中午了居然还在趴着睡觉。清光试探着用手指伸进笼子摸了摸这只小博美的毛,软乎乎的,还带着点热度。

小博美倒警觉,被他一摸就醒了。然后立刻探起小脑袋转过了身子凑到笼子边上,一双圆溜溜的蓝眼睛睁大着看清光,似乎在问他是谁。

清光心下一动,侧过头同女孩说,“我可以抱一抱它吗?”

“好呀。”女孩子的笑容似乎加深了,她上前来为清光打开了这个笼子把小博美抱进了他怀里。

清光乍抱到了小博美,有些手足无措。一下子居然动也不敢动,还是女孩在他旁边小声说了几句“别紧张呀,你轻轻摸摸它”才缓过些神来,慢慢上手一下下摸起了小博美的身子。

小博美被顺毛顺得还挺舒服,叫了两声,然后渐渐在清光怀里变成了一滩。清光的手腕碰到了对方的肚子,那里随着它的呼吸小肚皮一缩一张,温温热热。

……等、等等,这个触感。

清光突然有点懵逼,心里涌上些诧异。这么漂亮的小犬,长得眼睛也圆鼻子也圆,尾巴更是一团圆,在他怀里软乎乎的模样,但居然,不是个女孩子。

——怀里这只博美是公的。

“它断奶没多久,现在三个半月。”女孩为他介绍。清光又问了女孩一些博美的习性,女孩耐心地解答后如实坦言道,博美虽然长得很可爱,但其实性格没看起来那么好,平时对着生人吠得挺凶。

清光稍微有些犹豫起来,他本想说那我再看一看,但突然感受到胸前的触感有些不对。他低头一看,发现那只刚刚还瘫着不动的小博美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爬了起来用嘴咬住了他的衬衫。

这么大的狗牙都没换好,犬齿含着那一块衬衫,小小的身体有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气势。清光试着拉了一下,居然没拉动,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博美哪来的劲。

小博美似乎看出了他心底的那一点犹豫。湛蓝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那是双很漂亮的眼睛,瞳仁深处倒映出他的面庞。

它看着自己都扯住清光衣服了清光也没露出什么表情,似乎有点慌了,立刻露出了凶凶的表情,小小的圆鼻子都皱了起来,充满了恐吓意味。

——不买我你别想走。

居然被一只幼犬威胁了。

清光忍不住笑了起来,心底那点犹豫一下子消散开了。他摸了一把小博美的脑袋,对方舒服地叫了一声,这就松开了嘴。然后它又想起来自己要咬他的衬衫,赶紧低下头把刚刚那块地方扯起来继续咬。

看起来傻乎乎的。

清光转过身子对女孩说,“就是它了。”

但他喜欢。

“啊、它很喜欢你哦。”

女孩眯眼微笑着这么说。

她领着清光出了房间去买宠物用品了,清光一一买了之后带着这只蓝眼睛的小家伙坐上了车,似乎是知道自己已经被清光买下来有了保障了,小博美不知何时松开了口。然后开始试图用舌头舔自己的鼻子,自己跟自己玩。

而清光则对着自己胸前衣服湿搭搭的一块哭笑不得。

就这样,加州清光拥有了一只他的博美。

 

2.

 

“要叫什么好呢?”

清光撑着下巴对着自己带回家之后居然在自己怀里睡着了的小博美有点愁。

“团子、茶太、球球?”

清光随口念了几个常见的犬名,但说出来的时候就觉得不够满意,便在心里又立刻否决了。

“……嗯,叫什么呢?”

清光戳了戳在自己怀里睡得都快流口水的小博美,那睡脸看起来人畜无害。清光似有所感,突然脱口而出了个名字。

“安定(yasusada)。”

小博美的耳朵动了动,居然在此刻睁眼醒来了。凑巧得过分,叫清光有些不敢相信。他低声重复了这个名字,小博美轻轻叫了两声回应他,似乎对这个名字很敏感。

“你喜欢这个名字吗?”

清光其实也搞不懂刚刚怎么就脱口了这样一个名字,为什么要取这样一个听起来不太像犬的名字,又为什么是安定(yasusada)而不是更好念的安定(antei)。但他瞧着怀里的小家伙高高兴兴的模样,决定不再纠结,就用从脑海深处灵光一现的名字。

……但到底是什么时候看过这样的名字,为什么没印象了。

清光揉了揉太阳穴把这件事暂且放下,然后把新买回来的用品摆放好,又带着新有了名字的安定认了认厕所和住的窝,虽然也没指望安定一下子就记住,但是看着它乖乖地在自己怀里听自己说话的模样还是很叫人觉得可爱的。

接下来,清光开始了养狗的生活。

安定虽然有些时候有点傻,但是学习方面却很聪明。日常的生活方面,清光按照网上的资料教导,它不到两周就学会了,除了一开始在地毯上尿了几回尿之后外没做太多清光觉得难以忍受的事。

清光白天上班,留安定一个人在家。而只要清光一下班回来它就在门口对着清光热情地叫唤,一直到清光脱了鞋抱它起来才停嘴,然后就一只黏在他周围撒欢。

虽然事实证明清光说什么它完全听不懂就对了,但是它仍然可以欢快的应声。

安定正在换牙,需要一些磨牙的玩具。清光一开始给它买了小犬常用的骨头玩具磨牙,但是安定对那个兴致缺缺,玩了几回就丢掉了旁边。清光撑开安定的嘴看它尖过头的牙齿,有些担心,可带到了店里也不见安定却对哪种磨牙玩具表露好感。

最后,问题圆满解决了,安定拥有了磨牙的用品。

就在宠物用品店隔壁的洋娃娃店里,芭比娃娃的头。

清光看着安定对着那个小塑料头认认真真地咬来咬去,只留一截头发在外面。一开始还担心安定不小心给吞下去了,但是很快发现安定只是拿来磨牙之后就放心了。

然后他买了一盒替换的娃娃头,在店员小姐惊恐诡异的目光中努力装作视若无睹的模样。

虽然好像哪里不对但是一定不是安定的问题,只是狗和人审美不同而已。——加州·心脏这么快居然已经长偏了·清光

 

3.

 

安定其实吃得很多,清光一开始按照狗粮说明书上那样喂它之后根本不够。规定分量的狗粮被吃完之后安定会用那双圆溜溜的婴儿蓝眼睛望着他,看起来像是要哭了一样。

然后清光就心软了,标准量什么的被他暂时抛之脑后,他又倒了些给安定,安定快快乐乐地将头扎进了狗粮盆里,圆圆的尾巴摇个不停。结果在它很快吃完之后,又开始了刚刚的动作,安定对着他眨眼

——再来、再来一点。

刚来时几天都是如此,清光担心就抱着安定去医院看了,可医生做了检查之后一切正常,最后只能告诉清光每只狗都不一样,让清光按情况斟酌就可以了,清光这才放下心让安定随意进食。

安定就这样开始了每日愉快进食。

清光怕他吃太多消化不了,每天都特意多带它出去走几圈。也是奇怪,安定吃那么多,但一点都不见胖,也不知道都吃到哪里去了。清光摸它蓬松毛毛下的手脚还是差不多粗细,身体也不怎么变。

……虽然不应该但稍微有点羡慕。

需要偶尔轻断食并控制饮食维持身材的清光在薅这只小家伙时陷入了如此沉思。

安定在入住快一个月的时候开始换毛了。不换毛还真不知道它原来都是虚胖,看起来那么多毛,其实身体一点都不胖。清光每天看着一团一团的毛到处掉,原本圆圆的一只越来越秃,最后变得跟只小猴子一样,抱在怀里时看起来可可怜怜的。

……但依旧吃得多就是了。

安定还舒舒服服躺在清光怀里等待清光像往日一样的摸毛服务,结果发现清光居然迟迟没下手。它有点奇怪地睁开眼,然后看见了清光一脸复杂不知道从怎么下手的表情。

“我没有嫌弃你丑,真的。”清光见它睁眼了,便艰难地试图跟它解释,“我只是担心再薅你的毛你就真秃了。”

感受到了清光对它微妙的嫌弃和好笑,安定的眼睛变成了不规则荷包蛋。

——提示,快摸一摸,不然这只博美要哭了。

清光赶紧拍拍它的头,安抚这只处于尴尬掉毛期的小家伙。

它咧开嘴对清光露出了笑,可原本可爱的笑容配合上秃秃的身体,让清光成功笑了出声。

然后安定便嗷呜一声哭了。

清光本来还在尝试着克制,但听着这一声愣是没忍住,居然一下子笑岔气了。

于是就听见小博美嚎得更大声了。

 

4.

 

安定是个好孩子,拥有特殊技能,自己溜自己。

清光一般晚上吃完饭带它出去遛弯,入夜后几乎没人,安定自己在前面撒着欢跑,也不用牵绳子,等到跑到清光快看不见的地方就转弯快乐地一团朝着清光奔回来,然后停在清光脚下又转头继续往前冲,而清光只要在后面悠闲地散步就可以了,不用担心安定跑不见也不用操心怎么配合安定的步速前进。

……嗯,就这方面来说确实是只聪明贴心的小博美。

但是对世界拥有充足好奇心的安定如果遇到什么没见过的东西第一反应永远是咬一下确定能不能咬断,这一点无论过了多久清光怎么教导都没什么成色,安定依然如故。啃一嘴似乎是它认识新事物的方式。

所以清光得留心看着安定不让它看见什么路边没见过的小东西就往嘴里放。

安定一开始是住在客厅里的小狗窝里的,后来入秋天气转冷加之安定换毛,清光就把安定挪到了自己房里晚上一起开点暖气取暖。后来某一天清光大晚上的睡梦中抱到了软软的东西,他还以为是自己在做梦,结果一觉醒来一睁眼就看见了安定对着自己露出的可爱讨巧还卖乖的笑容,也不知道昨晚是什么时候从旁边的狗窝里爬过来跳上床又拱进自己被子里的。

清光本来还想训斥两句的,但是看着安定的笑脸就有点张不开嘴了。他稍微纠结了一下,最后所有的语言都被吞下去了,他狠狠揉了一把安定的小脑袋,之后一起睡觉便成了定番,清光忙得晚了不上床的时候安定还会咬着他衣角让他去睡觉。

再后来,可喜可贺的,安定终于度过了尴尬的掉毛期,重新拥有了一身蓬松柔软的毛毛,变成了比原来还要圆的一只毛球。清光冬天在家的时候就把安定放在腿上,然后想起来了就摸一把毛。太暖了就容易嗜睡,安定在开着暖气的屋子里趴着睡得很舒服,清光也就由着它睡,等忙完了吃饭再叫它起来。

清光在闲暇的时候兼职当个美妆博主,也不为赚钱,单纯就是兴趣。他那天开直播的时候安定正巧在他腿上睡着,睡死了就紧紧扒着死活不肯挪窝,于是博美就这样出镜了半个身子。

清光一开始还在认真直播化妆,但过了一会儿就发现即时评论里的内容有点不太对了。他低头一看,安定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正在悄悄伸爪子扒拉他的化妆刷,似乎想抓到嘴里啃一啃。

他眼疾手快地抓住了安定的爪子,然后把安定压了下去。直播还要继续,但是清光得再分点心出来用余光看着不安分的小家伙。

毕竟无论是化妆棉、粉底刷还是指甲油,这些哪一个都不能乱啃。

这可真是甜蜜的毛团烦恼。

 

5.

 

相比于芭比娃娃的头,安定还是有正常一点的审美的。

清光带安定出门的时候路过历史纪念品店,安定突然兴奋地趴到了透明展示床上一个劲往里看,清光不明所以地冲着店里看了看,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小饰品,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常的。但是安定扒着不肯走,清光只好推门进去,看看安定到底被什么东西吸引了。

最后他在安定热切期待的叫声中为安定买下了一个冲田总司的玩偶,1000元的填充料小布偶做得还挺可爱,剃成月带头还带着笑脸,穿着可脱的浅葱羽织,腰侧还别有一把刀。

一开始他还怕安定把这个咬破了吃进去,毕竟棉花难吐得送医院,结果回家之后观察了好一会儿发现安定只是把这个玩偶放在它的窝里,然后蹭来蹭去,别说咬了连用爪子爪都不舍得。

……怎么回事。

虽然并不能搞明白,但是就这样这个布偶成了安定最喜欢的东西,地位无可动摇。

入春之后清光接到了出差的任务,虽然只去三天,但这还是接了安定回家之后第一次在外面过夜不回来。清光早早联系好拜托国广帮他照料,本来以为差不多可以解决了,结果到收行李的时候发现真正的问题现在才出现在自己眼前。

安定看着清光一件一件的收衣服,一开始还趴在地上看。后来便有些着急起来。它焦急地绕着清光打转,又用嘴咬他的裤脚不让清光捡东西。它以为自己要被丢下了,急得嗷呜嗷呜叫,就差哭了。

清光蹲下来把它抱起来,虽然知道安定大概听不懂但仍然耐心地跟它解释自己只是出去几天很快就会回来。

安定被清光的语气和动作安抚过不再那么焦躁,它仰起头认真地听清光说完了话。

“现在要往行李箱里收重要的东西了。”

清光放它下来之后继续收东西,结果一转身拿东西的功夫再看安定它居然已经跳进了行李箱,然后整只狗躺平在了箱子里。

清光走到跟前去看,安定在行李箱里打了个滚,似乎觉得自己很聪明。清光哭笑不得地把它抱了出来,然后对它摇头,“不行,我不能带你去。你躺在在行李箱里也不行。”

安定眨了眨眼睛,看着清光好一会儿最终放弃了把自己放进行李箱的愿望,然后转头从清光怀里跳了下去。

在清光收拾好东西准备关箱子的时候,安定突然冲了过来。清光愣了一下,低头看去,发现安定居然叼着冲田的布偶过来了,然后把布偶衔着放进了清光的箱子里。

它做完之后抬起头对着清光咧开嘴笑了起来,看起来傻乎乎的。

——把我喜欢的东西给你,你带去。

清光突然被什么东西击中了,他把安定抱进了怀里,然后揉着它的毛轻轻叹了口气。

真是个傻子。

 

6.

 

“你家安定真听话啊,就是太安静了,小狗多叫几声比较可爱吧?”

出差时清光给国广通电话,在询问安定情况的时候国广如此说。

清光听到的时候有些懵,印象里安定只要是睡醒的时候永远是闹腾活泼的,跟安静这种词根本搭不上什么关系。

“嗯……对、也不玩狗玩具。吃东西倒是都吃了,但是每天就带着那个布偶趴在我家飘窗上往下看。”国广似乎有些担忧,“看起来很寂寞的样子。”

……狗也会觉得寂寞吗?
清光稍稍垂下眼帘,然后再跟国广简单地说了几句后便挂了电话。

他加班加点的办公,比预计更早地做完了所有事情,然后搭飞机往回飞。一落地便坐上出租车往国广家去,行李箱都没放一放。

在去往国广家路上的时候,他心里一直在想安定。

安定也会想他吗?

坐电梯上楼按门铃,国广才为他开了门就看见团毛球风一般冲了出来扑到了他身上。

是安定,是他的小博美。

“它在楼上看见你下车了。”国广为他解释。

清光跟国广道谢之后,紧了紧抱着在自己身上不肯下来的一团博美回家了。

安定在他怀里嗅来嗅去的,似乎对他全身的气味都不满意,便乱蹭起来,在他怀里闹腾着打滚。清光完全可以预见自己洗衣机里又多出来的狗毛,但是此刻也就纵着它闹腾。

钥匙开了家里的门,安定率先从他怀里跳下去进了家里。

应该一如既往的冰凉凝滞的空间变得不一样了,生活而充满热度。

“我回来了。”

清光放下了行李箱。

——“汪!”

安定对着他摇起尾巴,咧开嘴笑。

 欢迎回来。


7.


他可以与安定分享悲喜、分享时光,分享公寓小小空间。

加州清光拥有这样一只小博美。


8.

 

小王子问狐狸,“我是来找朋友的。什么叫‘驯养’呢?”

“这是已经早就被人遗忘了的事情,”狐狸说,“它的意思就是‘建立联系’。”

“建立联系?”

“一点不错,”狐狸对小王子说。

“对我来说,你还只是一个小男孩,就像其他千万个小男孩一样。我不需要你。你也同样用不着我。对你来说,我也不过是一只狐狸,和其他千万只狐狸一样。”

“但是,如果你驯养了我,我们就互相不可缺少了。 对我来说,你就是世界上唯一的了;我对你来说,也是世界上唯一的了。”

 

9.


来养一只博美吧。


End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