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我流矫情恋爱脑玻璃心写手,对号入座十级退堂鼓二级表演家擅长吃辣| weibo:Tumi途弥

冲田组/安清|《我所见过的两次死亡》

【冲田组/安清】我所见过的两次死亡

 

*预警:R18有

*正剧with船上活动

*如有ooc请指出

 

*

 

加州清光挥刀而出的时候唯一的念头就是快一点,再快一点。烂熟于心的三段突被他以不可思议的速度被使用了出来,每一击都砍在敌人的要害上。刀尖划破敌人的身体,在肉体里搅动时伴随着着无法言说的阻塞感。然后打刀被飞快地拔出,自反上紫黑色的血液流淌而下。他反身接下背后敌人袭来的全力一击,刀身锋芒相对,发出金属碰撞时特有的锵铿声,似乎要在白日下擦出火花。

 

他突然地低身,手上滑动着反转过刀柄将自己的身体一同地转过来,然后在敌人猝不及防之际再度加压,狠戾地压过敌人的刀身,在敌人抗不下来后退几步的空隙抽刀狠刺向敌人胸口,直中要害,叫敌人没有再喘息反抗的机会便倒下退场。而他来不及喘口气便飞快地抬起头观察场上情况。

 

四周的溯行军已经被消灭地三三两两,仅剩的几个都是难以对付的狠角色,两把太刀和一把薙刀所在之处黑雾缭绕,锋利的武器被使用者四处砍动着,不详的紫黑色烟雾随着武器的动作而四处扩散着。和泉守兼定和崛川国广正对付着那把凶狠挥舞着的薙刀,大和守安定则一人应对着左右夹击的两把太刀,看起来已经是捉襟见肘。加州清光没有迟疑,提刀而上挡住其中一把太刀的攻击,与大和守安定背对而立。

 

“在这里滞留得太久了,速战速决吧。”加州清光眯起眼睛,赤色的眼眸里有如火般炽热的烈流涌动而过。大和守安定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应了一声,然后深深吸气,再度抬起眼时已经是几乎要满出来的杀意。两人同时大喊着噢啦噢啦噢啦一起挥出手中的刀,直直冲向对面的敌人。

 

对面的太刀似乎看穿了他想速战速决的打算,长刀挥舞着严密的防卫着自身,叫加州清光没一点近身的机会。他几次突击不成,已经隐约有些烦躁,在这里耽误的时间太长了,随时都会出现检非违使。今天只来了四个人,除却他和大和守安定经验算得上丰富,那边的和泉守兼定和堀川国广上周才被召唤出来,用这个形态上战场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倘若检非违使出现,仅凭他们一定没办法平安解决。

 

他越急手上的刀便挥地越快,锋利的打刀在空气中划出如同鸣叫般的破空声。敌方太刀却仍旧如水桶般丝毫不漏不显破绽。他的呼吸略微沉重了起来,心跳声变得清晰可闻,再快一点这个念头又一次冒出。突然地,他撇见敌方太刀露出的一个破绽。加州清光暗暗叫了声好,一个假动作虚晃而过吸引住对方的注意力,然后埋藏于下的真正致命杀招猛然显现。

 

能中!他狠狠地砍过去,仿佛将全身力气都灌注在了尖尖的刀刃上,一击得中!加州清光来不及为此高兴,因为在他把刀身贯穿对方的那一刻,他看见了对方藏在黑雾中的身体里的狭长骨刺。那骨刺骤然凸起,惨白而尖锐的角直直地刺向他的心口。

 

贴身的距离,太近了,来不及躲了——加州清光的瞳孔放大,他那一瞬间大脑一片空白。然而下一秒,预期的疼痛并未来到。大和守安定浅葱色的羽织,突然地占据了他整个视野,那把与自己的本体刀一般熟稔的刀在凸生而出的骨刺碰到他之前砍下了那丑恶的异物,刀身在白日下闪耀出的光芒骤然散乱地投入了加州清光的眼里,竟叫他再看不见别的了。

 

*

 

结束战斗后几人快速回到了本丸,烛台切早就做好晚餐等着他们,五虎退一见他们回来就叫嚷着藤四郎家的兄弟去通知审神者开饭的消息,然后带着他们前往餐厅。加州清光在开席前一如既往地向审神者汇报了本次出阵的情况,但战斗最后发生的那件事却被他吞咽而下,未曾提及分毫。

 

随后开饭,众人依旧吵吵嚷嚷,加州清光却有些食不知味。丸子滚了三滚也戳不中,羊羹更是甜不甜都说不清。他余光可见的,大和守安定今天意外地安静,没和他说话更没跟别人搭话。他也没了主动开口的性质,只是同对方一样的沉默地吃完了饭。饭后散席,众人也哄叫着散去,加州清光先行回房,找出工具给自己的本体做例行的手入保养。大和守安定倒是也随后地早早回来了,却不进房,只是坐在外面的走廊上。月上中天,房门上倒影出大和守安定的身影,加州清光放下手里的东西,将它们通通塞回抽屉,然后深吸了口气,起身打开了门。

 

“明天还要早起,睡觉吧。”加州清光扶着门框,对着背对着他的大和守安定这么开口。大和守安定应了一声,站起来进了房。加州清光铺好两人的床,正准备脱衣进被褥里时却猛然察觉到身后对着他的、突如其来的响动声。他还来不及转头,猝不及防便被身后的人扑了个正着,直直压倒在床褥上。

 

加州清光被制了住,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大和守安定,却是不慌不忙,他微微皱起了眉看着对方问,“你干什么?”大和守安定不说话,只是直直地盯着他,湛蓝的眼睛里有莫名的浮光流动。大和守安定就这么看了他好一会儿才开口发了声,那声音很冷,同平常听起来温和的声音全不一样,仿佛淬了冰。

 

“今天有多危险你不知道吗,你想碎刀吗?”

 

加州清光别过头,没再看他,只是盯着房间里被隐约的月光显出影绰轮廓的衣柜。他那时确实莽撞了,他知道。他也知道大和守安定生气了,但到底心里没觉得自己错了,只是顿了顿,然后耐下心去跟他辩解,“……今天只是意外,当时情况你也清楚,如果检非违使出现,我们的情况会比现在更加难堪。”

 

大和守安定似乎未曾听见他的自我辩解,手摸上了他的锁骨,带着薄茧的指腹在他锁骨凹下的部位轻轻划动,危险的气息从指尖流转而出。然后再往上移, 他摸到了他的颈,在纤细的颈脖的中央微微打起了转。加州清光有些不适,尚没来得及开口抱怨,余光便看见大和守安定俯身而下,然后冰凉的嘴唇触碰到了他的颈脖。唇瓣贴合,仿佛是个认真的吻。可下一刻,带着麻痒的刺痛从被嘴唇吻住的地方传到神经末梢,直刺向加州清光的大脑。

 

加州清光忍不住嘶了一声,疼痛感叫他有些不快,但更多的是莫名其妙,他伸手去推大和守安定,对方却死死咬着他不放。对他来说并非致命的疼痛,此刻却无法忽视,更不能忍耐。加州清光恼了,手臂从对方肩膀上往下按要叫对方离开,鲜红的指甲几乎要埋进对方的肉里。

 

大和守安定顿了几下才缓缓松了口,他立起了身体看着加州清光,嘴唇上还带着刚刚舐咬出伤口的血。似有察觉,他用手抹了抹自己嘴唇上的血,还未来得及擦干净便看见加州清光已经直起身来皱着眉斥他,“还咬人,你是狗吗!”

 

大和守安定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后背,背上露出的肌肤有部分被加州清光刚刚的动作碰到,指甲在上面留下了深浅不一的抓痕,微微渗出一点血来。他似乎有些好笑地摸了摸自己的那些伤痕,然后用指节蘸了细小的血珠看着加州清光问,“我是狗,那你是什么?”

 

“挠人的小猫咪?”

 

他的语气毫不客气,这就是要打架的意思了。从前在屯所一处住的时候两个人没少打架,手合到最后丢下训练用的木剑赤手空拳打起来也不是没有的事。但从两人在本丸重逢后,尽管几乎天天吵架拌嘴,真正要打起来却还是头一遭。

 

加州清光露出个不怎么好看的微笑,面对着大和守安定几乎是挑衅的话,揪着对方的领子就往下拉,想狠狠给对方一拳。大和守安定不给他这个机会,手撑着地面留出空间让对方计划落空,腿往后伸展开躲开一同而来的袭击。然后两人就在这狭窄的被褥间打了起来。

 

新选组曾被世人称为壬生狼,而此刻在被褥间翻滚扭打的两个人正像是两匹野狼,互不退让,互不松口,浓烈的煞气从两人身上发出,凶狠而暴戾地侵蚀着对方。几番厮打后,反转间加州清光已经改变了局势,将大和守安定压在了身下。可在拳头挥向对方的脸的前一刻他却突然停了手,然后慢慢松开手放回了身侧,而从始至终,大和守安定只是看着他,眼都未闭一下。

 

“不打了。”加州清光简短地宣布了这场莫名其妙开始的打斗的莫名其妙结束。用来束发的白色发带在争斗中不知跌落在了地上哪个地方,有些长的头发便垂了下来散落在他的下颔与肩之间。他转了转自己有些酸疼的手,“没想到即使不拿刀。我们两个的动作也和那个人那么像啊……”说话间,他已经爬了起来,然后看着地上已经在刚刚的扭打中变得乱七八糟的床褥又一次蹙起了眉。

 

他对着也站起了身的大和守安定说了句“我重新弄,你别发疯了啊”后便一边抱怨着“这样都变得不可爱了”一边说着什么“好麻烦”“头发打结了”“还好脸没事”一边重新铺起了床。大和守安定始终站在一旁看着他,一直到加州清光最后摆好两人的枕头时才突然开口喊他。

 

“清光。”

 

“啊——?”加州清光手下没停,没好气地应了一声。

 

“和我做吧。”大和守安定这么说道,仿佛在说什么极普通不过的事。

 

“哈,你脑子坏掉了啊?”加州清光有点震惊地抬起头看着对方,用手指了指自己太阳穴的位置,不可思议地这么问道。

 

“……虽然已经拥有人类的实体好几个月了,可总觉得不真实。”大和守安定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紧握又松开,看着自己从掌心到指尖真实的轮廓。他露出个微微的笑来,“来做点让我可以确定自己的身体是存在的真实的这件事吧。不然,我总觉得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他的声音渐低,消散在夜里寂静的空气中,再听不清了。

 

加州清光就这么看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然后沉默了半晌,不知道想了什么,突然微微挑起眉,然后伸手去解自己衣服上的纽扣。夜月的微光中,他菱形的金色耳坠摇摇摆摆地折射出耀眼的光来。

 

“好啊”他说。

 

点我上车

 

*有没有小伙伴微博一起玩啊!来啊!fo我!

评论(6)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