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我流矫情恋爱脑玻璃心写手,对号入座十级退堂鼓二级表演家擅长吃辣| weibo:Tumi途弥

安清|《从天而降的你》(Ⅰ)

*安定转生设定,清光付丧神原设
*含少量土方组要素
*微搞笑元素有,被哈哈哈了我也不会生气的
*祝阅读愉快

0.

“喂——你们要去哪?”安定拉住兼定和国广的衣领时他是拒绝的。
肉眼可见,这两个人又要青天白日的光明正大逃部活出去鬼混了。天天见着,家门口对着,有什么好缠来缠去腻腻歪歪的,实在搞不懂。
“我要和国广去看电影。”兼定理直气壮地这么说了。
“所以呢——?今天的新部员练习,又交给我?”安定简直想问一问这两人他们的良心不会痛吗。算了,想想也知道,面前这两人根本就,没有良心。
“拜托啦安定。”国广合手这么说道,一张娃娃脸上都是恳切的表情。要不是他见过太多次了,还真得被骗相信这两人只此一次下不为例的一系列鬼话。
“不行,不行!”安定咬着牙拒绝,“我今天还得早点搞完去抢冲田君的手办。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
“安定你冲田君的限量黏土掉地上了哦。”国广侧过头去看,一脸担忧的表情仿佛很严重的样子。
“……啊?”安定立刻回过头去看自己的桌子——穿着浅葱色羽织的笑脸黏土人正好好的立在桌上。他心道不好,再回头,那两人已经跑得没影了。
完了。
又给他们跑了。
大和守安定用手覆上脸,觉得心里很累。
接下来,剑道部的部员面对了一脸阴沉仿佛想要把对面每个上来请教练习的人通通砍死的部长。
“来吧,哪只小猫咪想先被我首落死?”
这样的台词贯穿着一众部员们幼小的内心,都快给戳成烤心串了。
一轮结束,老部员退下换上这个学期才参部的新部员。安定揉了揉脸,觉得对新部员该友好一些。于是轮到给新部员指导练习的时候自以为温和的露出了一个笑脸,结果对面一排刚刚入部的新部员差点吓哭。
——大和守前辈好可怕啊,救命啊!
死亡指导在大家被打得哭爹骂娘中圆满的结束了。大和守安定放下竹刀,背起包就跑,全然不顾身后一连串的部长再见。
来不及了啊——冲田君的,限量手办!我要拥有!
安定内心叫嚣着,跑得飞快地冲出校门直奔那个今天下午开始贩售的手办店,一路上因为跑得太凶头发都在风中炸开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差三百米了,加油!
突如其来的,有个东西从天下掉了下来,直直坠到他面前。他下意识伸手一接,然后来不及看接住的是什么,就接着拔腿往前冲,一路杀进手办店把早已准备好的钱啪的放到柜台上。
“冲田总司的今日限量手办一个!谢谢!”
“好的——给你。”手办店大叔把装着手办的盒子递给他,“最后一个了,运气不错哦。”
“谢谢!”安定一手抱着盒子热泪盈眶。然后心满意足的往外走了。
出了店门,他终于后知后觉地看向另一只手上握着的在进入手办店之前接下的东西——那是把刀。
酒红色的刀鞘,黄铜雕刻的刀装,入眼看来有些磨损的样子,但是整把刀却仍然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是把好刀,大和守安定这么想道。

1.

漫画里的剧情,从天而降的大多都是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萌妹。还有一半是和男主有过童年约定或者干脆就直接是男主都不知道的定下过婚约的未婚妻。

然后男主伸手就是一个公主抱,全然不顾一个大活人冲力多大这种反科学问题,萌妹就会在男主的怀中和男主对视脸红。然后一系列七拐八折之后成其好事。

嗯这个套路少年jump看了不少的大和守安定表示很懂了。但是,从来没有人告诉过他如果从天而降的是把刀而不是个人该怎么办。他回到家,放下心爱的冲田君手办,然后对着这把天降系的刀陷入了沉思。

他仔细看看吧,觉得按长度应该是把打刀,从刀鞘的磨损程度来看应该有挺多年历史了。他又握住刀柄拔开来看,里面开了刃的刀身折射出雪白的光,看起来锋利无比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他下意识地多看了两眼这刀的刀尖——鋩子完好,看起来很锐利。

从小跟着刀具店老板混的安定心里有点纳闷了,按理说如果他没看错,这把刀是现在刀具店里那些供人纪念的刃都没开的家伙和全不能比的。况且就算冲着这个年份的保存完好程度,这把刀都能当博物馆给人参观了。谁那么想不开从天下往下丢这个,也不怕砸到人吗?

苦思无果后大和守安定打开了电脑快速预定了一套专门的刀剑保养设备。他决定了,既然他捡到了,无论是为什么这刀被前主舍弃了,之后他都会好好对这刀的。做好决定之后,他郑重地把这把刀放在了从置物间找出并擦干净了的刀架上,然后又转头看了看今天抢到的冲田君手办。

今天是个好日子,运气不错。大和守安定这么想道。

2.

从那之后,大和守安定开始把每天给这把刀做保养当成了日常。虽然他从小就发现自己在给刀剑保养的时候特别得心应手。可是在给这把刀做保养的时候,他在得心应手之外,居然还有点莫名而来的熟悉。是错觉吗?他搞不清楚。

而在遇到这把刀的一个多星期后,安定他发现自己的房子有了点不一样的变化。作为一个爸妈离婚出国没人照顾更没有可爱小保姆的标准漫画人设,实在是不能对他自己住的房子有太高的卫生标准。能够看得过眼,找得到东西对他来说就够了。但是最近,他发现自己的房子莫名其妙地变干净了。

早上出门前没叠的衣服晚上回家居然是叠好放在一起的,好像有一周没拖过的地板居然在他回家时光洁得闪闪发光,没时间关注的桌面上的灰尘也不见了,就连放在窗台的那盆被他时不时忘记浇水的快枯死的小盆栽都变得枝叶繁茂起来。

遇事反常即为妖,而遇到一连几天都这样的情况之后,他在摸不清头脑之际做出了决定。第二天,成功的捉到了那两个撬部活的家伙抓去当苦力的安定早早地回家了。在家门口,他悄悄地往里面望去——还真有人在里面。那个人正坐在家里正对着门口的沙发上发呆。

是个漂亮的人啊,大和守安定忍不住认真地多看几眼。那人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半张脸透在光中,黑褐色的头发看起来很柔软。往下的露出的脸上是狭长的眼,红宝石色的眼眸在埋在暗中有些晦暗不清,薄薄的唇下是尖尖的下颔。他一直望到对方的下巴,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什么。

门缝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推开了,大和守安定就这样看着对方眼睁睁地看到了站在门口的自己,然后整个身体僵在了沙发上。

“你是谁?”大和守安定先发制人。

“……我是加州清光,被称为河川下游的孩子、河原之子。”对方居然这么回复他了。安定模模糊糊地觉得这名字有些耳熟,却一时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便只能继续硬着头皮往下问,“你在我家干什么?”

“……是你带我回来的,该问你。”对方这么说了,这话听得安定有些惊悚。这种不是你带我回来的吗难道你做完就要抛弃我不认账吗的可怕既视感是怎么回事,但是就算要也该带个漂亮女孩回来而不是——虽然眼前的人确实挺漂亮的但怎么看都是个男性啊。

要说他最近能带回来家的,真的就只有把刀而已。面前这么大个人,总不能——“你不是人?”

完了,大脑一热居然真的这么问出口了。大和守安定有点尴尬,但对方听了他的话后居然点头了承认,“嗯,我是刀的付丧神。”

“那你怎么证明?”他又问。对方似乎没想到他会这么往下接,于是一下子两人便开始大眼瞪小眼,就如何证明对方不是人这个神奇的命题展开纠结。

事实上对面的加州清光正有点懵。他存在世间几百年头一次遭遇了如此严重的危机,如何证明自己不是人,急,在线等。

3.

最后大和守安定还是相信了,你问他为什么呢,其实他也说不清楚。其实比起相信对方是什么刀剑的付丧神,不如揣测对方其实根本就是入室抢劫的小偷来得合理。话虽如此,可他却对着这个人有些不知从何而来的熟悉——啊,又是这种熟悉感。实在是莫名其妙的

从捡到清光的本体刀开始就出现的熟悉感,没由来的,时不时便这么涌上来,叫他无所适从。他有些烦躁,但在对上对方那双眼睛时心里的烦躁又普通潮水般退去了,非常奇妙。

“所以之前是你在帮我打扫屋子吗?”安定才想起来这遭,便开口问了。清光点点头,“作为你帮我做日常保养的回报。”说着他又皱起眉,“……以后你自己做。打扫房间会搞得脏兮兮的,变得一点都不可爱了。保养我自己来就行了。”

于是,就这样的,从清光的这一句“以后”开始,两人开始了同居生活。哇听起来好棒呀对不对,同居诶,有美少女早起福利,揉着眼问你几点啦我们是不是要迟到了呜呜要被老师抓了好可怕,还有去洗澡时发现的可估算对方大小的白色小衣服和不经意的推开门看见的若隐若现的柔软身体。最妙的就是美少女晚间福利,呜呜哥哥房间好黑我好怕可不可以和你一起睡哥哥身体热热的我也暖和起来啦

不好意思醒一醒以上都没有。先不说加州清光是个男人还是个付丧神,对于吃饭洗澡的要求根本可有可无。事实上他对于安定似乎熟悉得过分了,安定不吃的青菜还没悄悄挪走就被对方撇了一眼说“不能挑食”,安定说了一句帮我拿个东西就能准确无误地从房间的某处翻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不熟悉造成的各种福利。

你到底为什么那么熟练啊?

虽然偶尔在他看见安定打电动或者用电脑做点编辑的时候也会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你电器用得那么好啊。”

安定那时正忙着把最后一个boss的血条打下去,便一边听着一边顺口回了,“那当然啊,我是生活在23世纪的正常人啊。”换来的是对方轻轻的一声“喔”。

如果那时他抬一抬头,就能看见就在他旁边的人,露出的那个既怀念又怅然若失的表情。

某一天安定突然丢下手机,转头看着坐在他旁边的清光开口问道,“诶,为什么你能有人形啊?”

“……可能是因为我存在世间很久了嘛”清光正对着阳光看自己的手,纤细的手指上鲜红的指甲保持着完好的形状,在光下有着动人的色泽。

“那你存在了那么久有没有被什么大人物用过啊?为他们杀敌参加历史战役什么的——”安定兴奋起来了,他的眼睛追着清光,想要对方说出一个叫他满意的结果来。

清光将自己的手缩回了暗中,他微微垂下眼,红色的眸子里翻涌过有些复杂的情绪。过了半晌,他的声音才有些不真实的落到了空气里。

“有啊,我被那个人使用过。”

——冲田总司。

tbc

*明天同一时间我们继续
*请给我点小红心和小蓝手吧没热度我真的要死了谢谢你们

评论(8)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