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我会有狗的| weibo:Tumi途弥

安清|《从天而降的你》(Ⅱ)

*安定转生设定,清光付丧神原设
*前文 ①点我进入
*文内关于总司的喜好皆为私设
*微量土方组要素有
*祝阅读愉快

4.

大和守安定其人,新选组死忠吹,冲田总司的头号迷弟。小学历史课学幕末历史,在课上被点名发表感言时说出了“冲田君是最棒的武士!如果我能活在那个时候,我要当冲田君的刀!”如此暴言。

倘若冲田总司在世,这人一定是个能天天转资讯打榜和黑粉一撕三百条并且本本杂志不差场场演唱会不落还一定得冲第一排坐神通路嘶声力竭热泪盈眶地为冲田总司打call大喊爱他一辈子的铁杆。

一言蔽之曰没救了。

于是清光就这么看着安定的眼睛突然地发亮起来,直亮得他有些毛骨悚然。

他是不知道安定在想什么的。要知道虽然安定老早就看着他身上这一身那个时代的洋服以及加州清光这个有名有姓有历史记录的名字揣测过他的身份,但诚于那个时代的多数人都选了新式的制服,加州清光也不是只此一把的绝版刀,所以安定一下子也不能确认。

况且安定自己也知道,历史上那把陪同冲田总司出战池田屋的刀在那一役折了刀尖再没修复的可能,而面前这人的本体刀却仍好好的。因此一直到今天这个问题才被安定这么问了出口。

“你就是池田屋那天晚上跟着冲田君的那把加州清光?”安定这么确认着问。

“嗯,嗯……是我。”清光悄悄往后退了一下,他有些被安定眼里的热情吓到了。

“那你一定知道很多冲田君的事情了对不对?”他退一步,安定就快速地往前挪两步,眼睛亮闪闪又满脸期待的样子像极了某些小型犬。

“……嗯。”清光发现自己再往后退就得掉下沙发了,只能抓着沙发的扶手边缘稳定住自己的上半身,然后有点掉冷汗地看着安定不停凑过来的身体。

“那——”安定的脸都因为兴奋泛起了红,他深深吸了口气,然后开始了自己的提问,“冲田君都喜欢吃什么呀?”

清光愣了一下,他倒是没想到安定会这么一问。他本来想着安定大概会先问冲田总司的刀法是否真如历史中记载的厉害,又或者问一下冲田总司其人参加的某些战役的真实性,但他倒没想到安定一出口的却是这么私人的一个问题。

“他喜欢甜一点的,馅蜜或者糖之类的。嗯,鱼子握也很喜欢,不过那个时候能吃到的机会不多。”清光想了想这么答了。听到他回答的安定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大喊着你等我一下起身冲进了房间,然后抱着个小本子和笔又杀了出来坐回了刚刚的位置,接着按开笔刷刷地把清光刚刚的话记了下来。

清光目瞪口呆。

“这都是珍贵资料!”安定抬起头这么义正辞严地说了,然后冲清光严肃地点了点头,“来吧,回答我第二个问题——冲田君最喜欢什么花?”

“樱,樱花吧。他曾经夸过京都街上的樱树开花时很美,还说如果有机会想在自己家也种一颗。”清光对着这样的安定有些无所适从,他搜刮着自己脑内的记忆,然后磕磕绊绊地回答了。

在两人一问一答间安定手速如飞的记录下了整整两页的内容,终于的,他心满意足地合上了本子按关掉笔,“谢谢啦——这些东西我一直都想知道的。”

“为什么不问问我更厉害的一些事?”清光有些好奇地把自己的疑问提出了。安定问的大多都是一些较为私人的问题,比起在问一个逝去多年的历史人物,不如说他好像在问一个憧憬崇敬又喜爱的前辈。

“啊……更厉害的啊,更厉害的我也想问啊,那些我也很想知道的。”安定挠了挠头,又想了想才开口,“但是我更想知道这些嘛——总觉得,如果知道了这些就可以离冲田君更近了。对我来说这些事比起冲田君某场战斗到底砍了几个浪人更能让我感觉冲田君存在的真实啊。”

大和守安定在努力地想要靠近冲田总司,所以他才会那么认真地试图从清光的口中拼凑出一个更加完整有血有肉的形象。

“那——清光,最后一个问题!”安定突然地又一次地开了口,他抬起头认真地看着清光,“那个时候武士们都带双刀,那冲田君呢?他的刀只有你一把吗?

加州清光下意识地摇了摇头,“没有,还有一把,也是一把打刀。”

“是哪一把?”安定热切地问。

“……等下次再告诉你。”清光微微垂下眼,又别过了头才这么说道。

“诶……不行,不行!”安定急了,他一把扑了上去,“我现在就想知道,到底是哪一把啊?真是菊一文字则宗?”他抓着清光的衣领,见对方不应声,又一口气报了好几个当时有名的刀,非要清光点头说个准确才肯罢休。

“哇,大和守安定——你给我,放开!”清光余光撇见自己衣服都被对方的手弄出褶皱了,于是便伸手去推要对方放手。两人就这么打打闹闹的在沙发上滚了起来

闹到最后,两人以莫名的默契同一时间停了手,然后两人对望,安定的马尾炸成了一团,清光的指甲油也被弄出了几个小洞,两个人身上的衣服都乱七八糟的一堆皱痕,看起来好像刚出去打过一架一样。不约而同的,两个人都看着对方笑起来了。

“哈哈哈哈!清光你变得——”这人平时一直都打扮地漂漂亮亮干干净净的,安定这还是头一回看见这么弄得那么乱的清光。

“不许说!”清光一边狠狠瞪他,一边看着对方的样子又忍不住的弯起嘴角,于是那份凶狠也变得虚张声势起来。

安定不说了,但他一边指着清光一边继续笑,于是两人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折腾。

就这样,另一把刀的事,被大和守安定暂时的,抛之脑后了。

5.

大和守安定站在便利店的日化区,面对着面前架台上一字排开放着的各色指甲油陷入了人生的沉思。

深红浅红玫红粉红暗红酒红这些他从没搞清楚过的颜色就已经够让他目不暇接了,还有有亮片无亮片温变猫眼偏色双层烤灯可撕拉等多种就字面理解他都看不懂的选择。而最让他头晕脑胀的是指甲油上面一个个根本看了也搞不懂颜色的超长名字。

如果说这瓶粉红揉成一团的叫“水蜜桃的圆舞曲”他勉强还能理解是因为颜色长得像水蜜桃,那么旁边那瓶叫“射中恋人之心☆~”的酒红色带亮片的就完全不懂是为什么了。而且究竟为什么还带个波浪号啊?

说到底他到底为什么要一个人站在日化区啊,看起来实在是蠢死了。大和守安定想敲死十分钟之前路过便利店时从玻璃屏窗里看到陈列着的甲油时脑子里突然出现的那天阳光下清光指甲上的颜色,然后就头脑发热走进来的自己。

他的目光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来回三次,纠结再三,然后锁定了最左边那瓶对她来说看起来还相对比较正常的正红色。他下意识想着这颜色如果给清光用了,对方手指白,极衬红,涂上的话一定——

这么想着的他伸手就要去拿那瓶甲油,但在他摸到甲油的玻璃瓶身之前,突然肩上感受到了重重一拍,吓得他一个转身就往后看去。入眼的是笑眯眯的国广和一脸不平的兼定这俩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家伙。

“安定你交女朋友了吗?”国广笑得非常暧昧地这么问道。

并没有!安定下意识就想反驳。

“居然不告诉我们!”兼定飞快地大声接口,根本不给安定辩解的机会。

“怪不得最近你部活一完跑得比我们还快,你居然不告诉我们,太不够朋友不够意思了!”他非常愤慨,字字都带着深切的谴责,大有大家都这个交情了你有女朋友了不带出来给兄弟认识一下就算了还隐瞒不报实在是让人好伤心好生气的意思。

安定想打人了,倒是让他说话啊!真的并没有啊!而且什么叫跑得比你俩都快啊,你们终于意识到自己部活又偷跑又早退给了他多大的压力了吗?!

“我没女朋友!”他咬牙切齿地开口了。

“那你在这里干什么?”兼定一脸不信地指着他背后的一排指甲油,几乎把我相信你我就是傻子几个字写在了脸上。

安定一下子语塞,不知道怎么解释

“难道这是安定的新爱好吗?”国广一唱一和地跟上补刀,“如果是的话那么我觉得你可以往旁边看看哦,那边的蓝色应该更适合你。”

安定花了一秒钟思考是告诉眼前这两人事实上我捡了把刀然后刀里钻出了个付丧神虽然吧不是个妹纸但是人比妹纸还漂亮,又涂指甲油又会干家务女子力超高这种本子都没敢画的剧情,还是干脆直接说是的没错我其实就是压抑了多年我可喜欢指甲油了但一直不敢跟你们说比较合理。

虽然听起来都挺瞎的,但是相比之下好像第二种更令人信服诶。

不过说到女朋友,如果清光是个女孩子,那这种天降加同居设定简直是不敢细想的里番剧情啊。安定把脑子里一瞬间闪过的本子通通推开,然后莫名其妙地有些心虚起来。于是,他一个深呼吸,当着两人的面转头就跑。

“我还有事就先走了,下次再解释!”他就这么夺路而逃了,全然不顾背后兼定跳着脚大喊他的名字。没关系,他相信国广会安慰好对方的,实在不行的话,就念个俳句平复一下吧!

6.

大和守安定做梦了。

这是极少见的事,他从小到大几乎不做梦,都是一觉睡到天亮。但那天晚上,他真切地感受到了自己在做梦。

梦里的一切都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他以局外人的视角站在梦里的中心观察着可见的一切。有个男人从门槛那儿迈进来了,衣袖里似乎藏了什么。两个孩子从屋里欢呼着冲出来拥住男人,然后抬起头争先恐后地跟男人说话。

安定侧脸去看,在这一切都模糊的梦中唯一能瞧得真切的是拥着那男人的两个孩子的其中一个,穿着红色的衣服,小小的脸上正泛着笑。那是他极熟悉的轮廓,即使有些区别,但他仍然第一眼便确认了那是加州清光。

那是年幼的清光。

他忍不住走近了些。那男人正在哄清光与另一个孩子,一边说着别闹了啊一边用手一人摸了一下头顶安抚他们。安定的目光流连在那只带着薄茧的手上,他不知为何地觉得,被这样的手,被这样的人抚摸,一定会非常的温暖。

“看看我带回来什么啦——?”男人从袖子里把藏起来的东西显露出来,那是个丝质的袋子。里面装着几种颜色的小小糖果,安定认出来了,那是金平糖。

两个孩子都被这袋子里的金平糖吸引了,好奇地盯着那个小小的袋子。是那个蓝衣服的孩子先出的声,“这是什么,可以吃吗?”男人笑着说这是金平糖,可好吃了。但是呢,这糖只能给听话乖巧的孩子吃。说罢,他又有些苦恼地说,哎呀,不知道你们两个谁比较乖呢?

安定都听出男人声音下忍不住的狡黠与笑意了,但年幼的两个孩子并没有发现。于是两个人面面相觑了一秒之后,清光先发制人,“他今天把您喜欢的杯子打了,是我比较乖!”

另一个孩子哪里肯让步,用更大的声音向男人告状,“不对,是我比较乖!虽然我打碎了您的杯子,但是我、我是不小心的!他今天打扫的时候还偷懒了,后院都是我一个人扫的!”

男人终于忍不住笑了,他一边笑一边有点用劲地揉这两个孩子的头,一直把两人的头发都揉乱才算完。然后他打开袋子,让两人伸出手来,将袋子里的糖一颗颗的平分给了他们。两人小小的手上几色的糖果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您不吃吗?”清光的眼睛好不容易从手中的金平糖上挪了出来,然后便抬头有些不解地这么问道。

“你们吃吧。”男人的语气是全然的温柔,“不过要记住啦。下次不能再偷懒了,也要小心,别再打碎东西了。”

两人一愣,随即都抬起头看着男人认真地点了头。男人便一边笑着一边带着两个孩子往房间里去了。而安定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三人一点点走远,然后整个梦境便浓雾缭绕,再看不清东西了。

这是……我的梦吗?

是真正发生过的事吗?

安定有些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意识混沌间,他在梦里闭上了眼,陷入了更深的黑沉中。

醒来时天光乍破,安定揉了揉自己的头发,那个梦仍然清晰地印在他脑海里,从男人的声音动作到年幼清光稚嫩的脸颊,他通通都记得清楚。

安定深吸了口气,起身下床换了衣服出门,然后一口气跑到那个便利店。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里店员似乎很惊讶清早客人的到来。但他匆匆而来,并未多加解释,只是寻到日化区将那瓶之前看上的指甲油拿了下来,然后走到了收银台付款。

在店员为他扫码的时候,安定余光瞥见了一旁的小柜台上放着的五颜六色的小糖盒。他心里一动,随手拿起了一个圆形的糖盒,同指甲油一起付了款。

回家时清光似乎刚醒,正坐在沙发上打哈切,见安定回来了,有些惊讶地看他,“怎么那么早出去了?我还以为你没醒。”

安定不知道怎么解释,索性走上前将便利店的袋子递给他。清光接过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往外拿。玻璃瓶的指甲油一下子吸引住他的目光,清光笑起来,“这个颜色好漂亮,你买了这个啊,谢谢你。”

指甲油被拿出后,下面的小圆盒便叫清光看见了。他低头去看,伸手拿出了那个小小的糖盒,语气有些怀念,“啊,是这个啊,金平糖。”

清光圆润的指甲在小小的盒子上转了几圈,又问他,“怎么突然买了这个,你喜欢吃这个吗?”

“突然看见,凑个整数。”安定不知道为什么不想说实话,只是这么搪塞了。清光也不再多问,便放下糖盒,将一旁的指甲油拿起来打开,尾音轻快,“那——我就不客气啦。”

安定看着阳光从落地窗外投射入内,在清光的发梢上渡上了一层浅金,那个正低垂着眼涂着甲油的人半边脸的轮廓都柔和了下来,让他一下子没能移开眼。

tbc

*如果可以的话请在评论里跟我玩告诉我一点感想吧
*请点心和小蓝手吧,这个更新频率太高了,没热度的话大概真的要撑不下去了。
*我会努力日更。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