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安清|《从天而降的你》(Ⅵ)

*安定转生设定,清光付丧神原设 
*祝阅读愉快
*完结了!

*前文点我

17.

暴风横肆,急雨直坠,既凶且密的雨点打落到地面,呼啸的风声与霹雳的雷暴声与之相合,来势汹汹。在这样的雨中,外界的一切全都被隔绝了,仿佛世界上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安定……”过了半晌,清光才从对方这惊雷般的话中找回自己的声音,他怔怔地看着对方,刚刚因爆发争吵而提起的声音已经低了下去,“你……想起来了……?”

“……只想起来了一点。”安定摇了摇头坦诚道。他看着清光认真地问,“我是真的想知道到底我身上发生过什么。我以前究竟是谁——?”

清光看着安定,突然间目光凝聚了起来,他眼中那些晦暗不清错综复杂的颜色涌动间聚集在了一起,在瞳孔中成了小小的,又明亮得惊人的一个点,然后终于把那个两个之间纠缠了许久的问题用力掀开。

“你是冲田总司的另一把爱刀。”

“大和守安定。”

终于承认了。

安定低下头去看自己的手,虽然在刚刚就已经猜到了,但骤然被清光这么说出口,他在原来确实如此的念头中却仍感到有些不真实。

这样的身体,曾经是玉钢化成的冰冷刀身吗?这样的手,曾经也斩过无数的来犯之人,为主人饮尽献血吗?而他,曾经是他最敬仰之人,那位天才剑士冲田总司的刀吗?

“你相信刀剑转生吗?”

清光将自己的上半身往后倾倒靠在了玻璃墙上,他被墙内明亮温暖的灯光照出了侧脸骨骼的轮廓,在外面的昏暗下清晰可见。他一双眼睛往下垂着,注视着屋檐之外已经积有浅浅水洼的地面。

这样的话在这样的雨中说出,仿佛是什么雨夜奇谈。

“我相信。”安定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然后抬起头看着清光毫不迟疑地点了头。随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便再次开口,“那你为什么没有……?”

为什么没有转生?

为什么当初折断的刀尖被修补完好,刀身不见任何痕迹?

“因为啊……”清光看着地面小小的水洼在顷刻间汇聚,然后变得越来越大,雨点落在上面立刻便被吞噬着融为一体,他伸出自己的手,白皙的手指骨节分明,和他眼睛同色的甲油完好的保存在上面,这是只极漂亮的手,“我当初折断了嘛,所以没能转生。但过了很久之后,有人锻造出了我的本体,将我的灵魂召唤了出来,让我再次降临了现世,作为付丧神而战斗。”

安定的声音有些哑了,他听着对方轻描淡写地说着没了全躯无法转生的话,心脏被狠狠揪紧,浓烈的情绪席卷着他,几乎要让他喘不上气。他微微张着嘴喘气,过了好几息嗓间才再次涌出声音。

“那为什么……我当时,会捡到你?”

清光放下了手,转头来看他。然后就这么看着他,朝他露出了一个叫他这辈子都无法再忘记的笑脸。

“因为,我许了个愿。”

18.

清光一个人坐在走廊上,认认真真地给自己涂着指甲油。

“退,退!你的老虎跑掉了!”藤四郎家的秋田在大喊着五虎退的名字,一边听着他的喊声一边便看见有只白色的小虎从走廊的转角急蹿而出向清光的方向跑来。

清光放下了甲油,然后用没涂甲油的那一只手轻松地逮住了想要从他身边越过的小虎。小虎嗷呜着在他手上挣扎了几下便被赶来的五虎退接过去了。

“对不起,对不起。”五虎退忍不住地道歉,“给加州先生添麻烦了。”

“没事,没事。”清光摆了摆手,然后便看着五虎退和秋田藤四郎向他道了再见后说笑着离开了。

他继续涂着甲油。

隔着院子都能听见今剑和岩融在墙那边玩闹的声音,而只要他从这里穿过去,走到三条家的房子前,就一定能看到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石切丸三人饮茶观花的景象。

长船派的烛台切光忠应该在做午餐,太鼓钟贞宗和大俱利伽罗应该在打下手。左文字家的三兄弟,如果不出意外,应该在房前的回廊上共坐着。

最后一个指甲也涂好了。

“清光。”有人在喊他,他应声抬头望去。一瓣粉色的樱花恰恰好飘到了他的面前。年轻的女审神者穿着神社正统的巫女服,红白的身影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

“主上,您怎么来了?”清光放下了甲油。

“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所以就过来了。”审神者轻轻笑着,坐到了他的身旁。

“清光总是一个人呢,不像其他人总是聚在一起。”她这么说着。

“啊,也是没办法的事嘛。大家都是以前认识的朋友啦,交情好也很正常。”清光摊摊手这么说道。

“那你呢,清光你也有相熟的刀剑吧?”审神者转头看他。

“有啊……”清光低下头,眼睛盯着自己刚涂好的甲油,“我以前是新选组的嘛,组里面相熟的也有好几把刀。”

“……抱歉,没能为你带来他们。”审神者的语气有些歉意。

“啊——主上您说什么呢。这并不是您的错啊。”清光转头朝审神者笑了起来,“那些人……啊,说不好丢下我早就转生了。所以一直到现在都一个也不来。”

“清光……”审神者这么低低地叫着他的名字,然后突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樱色的御守递给了他,“这个给你。”

“啊……是御守。”清光笑眯眯地接过去了,“谢谢主上啊,是因为我很可爱所以给我的吗?”

“……虽然你确实很可爱没错啦,不过并不是因为这个哦。”审神者小姐温柔地摇了摇头。然后开口道,“因为啊……我总觉得,你很寂寞的样子,总是一个人。你应该也有想要实现的愿望吧?这是我加护过的御守哦,可以保护你。你还可以对它许愿哦。”

——“如果,你许愿时足够虔诚,愿望就会实现的。”

他的审神者,那位现世里灵力非凡的巫女小姐,在递给他那个御守时,这么告诉了他。

清光当时并没有把许愿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好好地谢过了审神者之后便贴身收起了御守。

他继续战斗着,一直到他跟随着其他的付丧神奋战到的最后一战。那一战里敌方的残存实力疯狂反扑,身为付丧神的他们不知疲惫地浴血砍杀歼灭着敌方最后的力量。最后的最后,刀残剑断,身体再也动不了,清光躺在血海之中,以为终于要彻底结束的时候,那个被血迹沾染已经看不出原色的御守从他的怀里掉了出来。

他用尽全力伸手一点点握住了那个小小的御守,然后将它攥紧在了手心里。他喘着气,破碎的肺腔里每次呼吸都是剧烈的疼痛。在这疼痛间又叫他找回了一点微弱的清明。

他呆呆地望着天空。

……愿望吗……

……啊,我啊……我想……

……再次见到他……

……我想见,安定。

闭眼时有湿热的液体从脸颊淌了下来,是他的血还是他的泪呢?已经不清楚了。

——告诉我啊,神明。这样的愿望,够虔诚了吗?

19.

两个人静静地站在便利店外的屋檐下。

那来势汹汹的雨在张牙舞爪一阵之后渐渐显出了颓势,风不再疏狂,雷声也不再响了,雨将要停了。

安定喘了口气,夜间穿着单衣站在雨下有些寒凉,他转头主动打破了沉默,开口问旁边的清光,“……要,喝东西吗?”

“嗯。”清光轻轻地应声了。

安定点了点头,转身进了便利店。过了几分钟便拿着两杯饮料出来了。他一边说着“小心烫”一边将其中一杯递给了清光。清光接过热饮,看着小小的白雾从开口处冒了出来,忍不住问了一句,“这是什么?”

“热巧克力啦。”安定说着就先行打开了盖子喝了一口,又甜又暖的热饮在有点冷的晚上总是叫人能够心生好感的。他舔舔嘴角,见清光也打开了盖子啜了一口,便笑着问他,“好喝吗?”

“嗯。”清光点点头。

“我天气冷的时候就很喜欢喝这个,每次喝完都觉得身体变暖了。”安定看着清光,“怎么样,觉得暖起来了吗?”

“……你是傻子吗,我是付丧神啊。”清光的情绪终于正常起来了,他有点没好气又有点无奈地看了一眼安定,“不管喝什么我身体都不会暖起来的。”

“哦,这样啊……”安定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接着伸了手过去,一下子握住清光的手,“那这样一定行了。”

清光愣了一下,然后低过头又喝了一口手中的热巧克力。

虽然早就是不会被温暖的身体了,但是他在这一刻,觉得自己的心脏有点热起来了。

雨终于停了。

“我们回去吧。”

安定这么说着,拉着清光的手就要走。清光低头看了一眼两个人仍然紧握着的手,随即跟上了安定的脚步。

以后都不会再下雨了。

20.

那之后安定开始断断续续地做梦,梦到了越来越多的事。经常大清早醒来就突然打开清光的房门,然后用湿漉漉的圆眼睛看着没睡醒的清光,带着哭腔跟对方说。

“我又梦到冲田君了——”

梦到那个人不是很正常吗,毕竟我们以前几乎无时无刻都跟在那个人身边啊。清光想是这么想着,但还是得安抚这只难过低沉的小博美,便一边顺毛摸一边问对方梦到的是哪个部分。

直到某一天,清光发现对方没来开自己房门,不仅没来,好像还难得的睡晚了没醒。他有点奇怪的去敲了对方的门,没人应。于是他试探着去开了门,房间里安定果然还在床上睡着。

他本打算关上门当做无事发生,但是下一刻,他听见了,安定在叫他的名字。清光握着门把手的手都僵了,一下子不知道是留下来听好还是赶快关门出去好,整个人头发都要炸起来了。

感谢神明,没让他纠结太久,因为安定自己很快醒过来了。清光就这么站在安定床前看着安定睁开了眼睛,然后迷迷糊糊地看他。

“……你刚刚,做什么梦了,梦里还在喊我的名字?”清光本来想嘲笑对方的,结果看着对方突然脸色变得有些奇怪起来。他疑惑地盯着对方,然后便被安定从床榻里伸出的手拉住了手腕。

“我梦到你了。”

安定的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因为刚醒地缘故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直直地盯着清光,然后发了一记叫清光有点受不了的直球。

“清光,我想抱你。”

…………清光脸上烧了起来,安定的眼神非常的认真而且叫人怜爱,他甚至说不出拒绝的话。因为好像如果他真的这么说了,那么就是非常对不起的对方的事。

虽然他也……


“……我先走了。”他挣扎了一下才这么艰难地开口,视线变得有些飘忽了起来,左右闪躲着不知道在看哪里,声音也变得轻飘飘的。

“不行吗?”安定追着问他。

“……现在还是早上啊。”清光努力回他,有点头疼,他是真的还没做好准备。


……做了的话,会是什么样子的?


“有什么关系。”安定这么说着,往后拽了拽清光。清光没想到他突然发力,被一拽就后退着跌到了对方的床上。然后他还没反应过来,安定就爬过来吻他了。

好吧,好吧……


清光被人按着亲得大脑都变得乱七八糟的时候,终于放弃抵抗,决定顺从自己心底那一点点自己无法忽视的渴望。于是两个人一起陷入了床榻的更深处。


安定一开始弄的时候笨拙得要命,怎么搞都搞不好。清光受不了,他大脑都要快断弦了,于是忍着羞涩主动上去亲他叫他放松点别着急。结果对方进入以后就变得熟练了,怎么叫都叫不听,弄得他还以为自己要死了。食髓知味,到了后面清光也喘着主动起来叫对方快些深些。抵死纠缠,仿佛要一下子补全空白了的几百年。

床榻被弄得一塌糊涂了,两个人几乎是交缠着手足在一起睡觉了。醒过来的时候头发都缠在了一起,清光全身酸疼地去解头发,一边解一边心疼自己珍爱的头发又断了几根。安定就那么乖乖看着他动作,然后在终于解开以后突然地过来又亲了他一下。

“干什么……真的做不动了,下次吧。”清光声音软软的,误会了安定的意思。他动手去轻轻推了安定一下,结果对方摇了摇头。

“清光——”对方喊他的名字,清光应了声嗯,然后就听见对方笑着开口了。

“能够见到你,我真的很高兴。”

……什么啊。

清光愣了一下,然后抬起了头。对方正在笑着,一双蓝眼睛里的笑意都快涌出来了。

清光心里想,虽然这个人总是这样,但是,嘛——

“我也是。”

21.

某一天清光收到了安定包装得超级好的礼物。他兴致勃勃地打开,然后拆了一层又一层又一层——哦里面还有一层。

最后一层打开,里面是一个小小的糖袋,眼熟得很,是他自己以前用过的那个,最后交给安定了。

“还给你,你的糖袋。”安定这么说道,“虽然你不守信用,但是我还是要还给你。”

清光不想这种时候被人说不守信用,他大脑里黑色线圈冒了几转,然后有点无奈,“不是早就给我买过几盒金平糖了吗?”

“不一样啊。”安定认真地摇了摇头,“要还东西得还一样的才行吧?这个袋子我找了好久才找到,和你那个最像了。”

清光拿起糖袋晃了晃,里面小小的金平糖们被摇晃碰撞出一点声响。他像是突然想起来了什么,突然笑了起来,然后看着安定开了口。

“既然是还东西那肯定也得有利息吧?……嗯,就算你一年一颗吧,现在你还欠我三百多颗。别赖账啊,来吧,现在,还我。”

安定看着清光伸出的手,突然想把糖袋收回去了。

22.

大和守安定梦到了最后的梦,梦里是最初的开始。

他看着小小的自己躲在冲田总司的后面,然后男人喊出了清光,接着又揉着自己的头将自己从身后揉了出来。

“清光,认识一下,这是安定,大和守安定,也是打刀的付丧神。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哦。”男人温柔地说着,介绍了两人认识。清光眨眨红色的眼睛,有点好奇地看了他一眼。

“你好,我是大和守安定。”年幼的自己这么自我介绍了。

“加州清光,川下之子,请多指教。”

清光伸出了手。

“很高兴见到你。”安定笑起来了。

从今以后,从此开始。再到很多年后的某天,他伸手一接,接到了这辈子失而复得的珍宝。

end

热度(1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