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菲多】许你一场春秋大梦


《许你一场春秋大梦》


文/tumi


*就是坑没跑

 

·千秋愿

 

叶琦菲醉倒在了中秋夜的团圆宴后。 


她活了二十载,从记事起最怕的就是中秋夜。


幼时在霸刀呢,到了这晚上,人人见她都一脸异色。年幼的她虽不大懂事,脸色倒还是看得出几分,她不敢多对大人说几句话,大人也不和她说几句话。她只是乖乖低头吃了团圆饭便回房睡觉。四五岁时懂了些事,挨不住,到了这晚上看着月亮便哭。后来有一次被多多瞧见,告诉她不能哭,不然在天上的亲人会不开心,从那之后,她倒再没在这晚上落泪。


后来到了藏剑山庄,人人都待她很好,只是到了中秋夜,她难免还是有几分尴尬。叶炜到了这一天话分外少,团圆宴上除了对父兄的贺词便几乎再无他话。她坐在下首,望着满桌饭菜,不知为何的坐立难安。那时刚到的藏剑的她总忍不住想,多多怎样呢,疯爷爷好吗,婆婆身体如何了……娘亲呢,这时候在天上看得见她吗?


再后来,年岁渐长,她终于能坦坦然然的面对这一天,只是到了这一天,她始终无法真心展颜欢笑起来。她自幼经历离别,别亲娘,别长辈,别青梅。离别的日子总是比能团聚的日子多得太多,始终没有谁能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中秋夜仿佛是挥之不去的情结,斩不断,理还乱。

 

那天晚上,恰逢近日战事告一段落,众人都从所在地赶了回来,难得的在一起吃了团圆宴。晚宴结束后回房的路上,叶琦菲瞧着月亮格外的圆,思索着明日没什么事,便回房里找出藏了两三年的梅子酒,就着瓷杯对着月亮边想着心事边小口小口的抿起酒。也不大记得喝了多少,只是在叶琦菲瞧见圆圆的月亮在晃来晃去的时候就困得闭上了眼。睡着之前,她耳畔依稀听到有竹叶被风吹动的轻响。


大概,会有个好梦吧。最后,她模模糊糊的这么想着。


然后,意识陷入混沌。

 

 


·明月里


“菲菲,起床了。”


 带着暖意的阳光照到叶琦菲的身上,让她四肢百骸被晒得发暖。她身体带着宿醉后的酸疼,头也隐隐作痛。而模糊间耳畔有个温柔的声音轻声呼唤着她,让叶琦菲朦胧的意识渐渐苏醒过来。


她努力的睁开眼睛,眼前是一个长相温婉的中年妇人,分明是她记忆里从没见过的人,却让她莫名的觉得熟悉。叶琦菲张了张嘴,想问些什么,却始终没有出声。


“好了,既然起了就快些换好衣裳,你和多多两个人也不是小姑娘了,昨晚一起醉倒,怎么你也没了分寸啦?”


妇人瞧见她醒了,换了一副有些严厉的面孔,说的话虽然是在训斥她,语气却始终柔和嗔怪,颇有些无奈的意味。


“娘亲你不打搅你了,你先换衣服,我到小厨房去替你舀一碗莲子粥,等会你喝了,晚些记得去客房看看多多。那丫头我派人去看才刚醒,你们俩有什么话要说也等那时候再说。”

 

妇人边说边起了身,然后贴心的替叶琦菲掩好了房门走了出去。叶琦菲望着妇人起身离开的背影,才发现自己惊得身体都忍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娘亲……?


叶琦菲宿醉后的脑子不太清醒,但这个词却牢牢地印在脑子里。她反正咀嚼着这个陌生却又熟悉的词,然后又忍不住低头看看自己的手,轻轻捏了捏。


……有感觉?

 

……不是,梦?

 

叶琦菲一刹的怔忪,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听到了什么。她自有记忆其便几乎再没见过柳夕,更多的是从长辈亲人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但幼时曾在霸刀山庄里见过娘亲的画像,与刚刚见到的女子一比,确实是七八分的相似。


她复又抬头望向四周,确确实实是她的房间没错。叶琦菲思索着沉默的起了身,换好了衣服,然后推开了窗。

 

外面也是藏剑山庄没错,楼外楼依旧在她触目能及的地方。那两颗常年落花得叫山庄弟子又爱又恼的树也依旧在那儿,金灿灿的杏叶成堆成堆的落在树下。似乎什么都和原来一样,但是,怎么会呢?娘亲不是早就……


叶琦菲思忖之间,更觉得脑袋隐隐发疼,她心说怎么会这样啊我昨晚只是找出了藏了几年的梅子酒喝了几杯然后今早没早起练剑怎么一起床还见到我娘亲了。胡思乱想之际房门又被推开,柳夕替她端来了一碗用小瓷碗盛着的莲子粥,然后又将叶琦菲拉到桌子前坐好,替她梳头发

 

“你这孩子也是,起床了连头都不梳,晚些叫你爹爹和多多看见还不笑话你?”柳夕一边柔声地责怪着女儿一边拿了楠木的小梳子替自家看起来还一脸迷蒙的女儿梳头。乌黑的长发被柳夕轻轻的梳开,然后拢在脑后扎成一束。梳好了头,柳夕复又替女儿带上了簪子,簪子上粉白的小花同叶琦菲额角的花印相辉相映,簇簇生色。


叶琦菲透过不大清晰的黄铜镜子看着那个虽然说着责怪的话脸上却始终带着柔和的笑容的女子,她不可抑止的觉得亲切,女子的样子也似乎不像作伪。她忍不住想着难不成自己以前二十二年的记忆出了什么错,这个替自己梳头发的女子分明就……


分明就是娘亲。


她不可能认错自己的娘亲。

 

那么,是什么出了错呢?


tbc


评论(10)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