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废都物语同人】后日谈


《后日谈》

文/途弥

 

开始之前:

*CP向:贤者男性(默认名:阿贝里昂)x妮露

(青梅竹马大法好!)

*龙女不使用默认名,起名为乌冬娅

*因为原作没有描述,这里是私设阿贝里昂和白之子们一样白发红眼

*阿贝里昂性格私设居多

那么没问题吗?下面开始啦

 

-start-

 

霍尔姆的天空一如既往的湛蓝。

 

云雀亭的老板娘在柜台后招揽着客人,买菜的大叔向来往的路人贩卖着新鲜的果蔬,神殿里老修女日复一日的在女神像面前祷告着,领主馆里住进了的新领主也带着下仆精神奕奕的管理着领地的事务。而桥畔的平戈商会的女店员如今虽然已经嫁人,不过依然充满热情的担任着店员的工作。

 

人们都过着属于自己的,日常的,普通的,幸福的日子。

 

那场充斥着不详的气味,弥散着紫色晶沙与诱人而瑰丽迷梦的巨变,令一些人视为噩梦不愿提起,却也令一些人举做美梦心驰神往。但无论如何,距离那场巨变,至今已经过去了十年之久。

 

那场巨变的解决者,作为镇子上曾经老贤者的收养的徒弟——阿贝里昂和他的同伴们。如今,当年因为异端事件而来到这个小镇上的同伴们,在巨变解决了之后走的走散的散,纷纷踏上了不同的道路。而留下的阿贝里昂,在跟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孩许诺下了不会离开镇子的誓言之后,与女孩结婚,成为了家人。

 

阿贝里昂继承了收养自己的贤者的事业,将原来居住的那间房子修缮后,继续向镇子上以及过往的探险家及旅人提供着帮助,例如贩卖由自己调和的各种伤药或是采摘来的药材,又或者帮助人们解决一些简单的伤口和诊断一些易于判断的病情。

 

与当年的同伴们相聚的机会随着各人身份与时间的变化而变得越发艰难,不过来往的书信倒是一直没有断过。就连最难得写信的希冯也每隔几个月寄一封信来霍尔姆,大致讲述一下自己在这几个月又到了什么地方,然后见识并学会了什么高深的魔法。阿贝里昂明白,这人大概是因为多年前的败北一直耿耿于怀。希冯过的日子虽然有些艰难,不过因为他本身对于魔法强烈的热爱与追求,所以对于本人而言倒似乎不是什么大问题。

 

阿贝里昂与妮露在这十年里有了一对双胞胎兄妹,哥哥叫做阿维,妹妹叫做露可娜。不是由父母两人起的名字,也不是由神殿的修女赐名。这两个名字,是在妮露生下了双胞胎后就离开镇子踏上旅途的乌冬娅起的。那时候的乌冬娅已经想起了关于龙语的部分。她对着两个当时刚刚生下来还皱着脸的小婴儿进行了龙族的赐福,然后用龙语给两个孩子起了名字。分别是强壮与美丽的意思。

 

在那时,已经明白了起名字意义的龙女睁着眼睛抬头看阿贝里昂,问他,“确实要我来起名字吗?”

 

“是的,拜托你了。”阿贝里昂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冰蓝色的长发已经长到了腰际的女孩从打败了四条龙取回了力量之后就开始慢慢长大,虽然生长缓慢,不过已经和他第一次看见乌冬娅从龙蛋里出来时比长高了一点,头发也变长了些。虽然见识过女孩在一同探险途中武力魔力之强大,不过依旧把她当作是自己的孩子来看待,总觉得她只是个孩子。

 

“啊……”龙女难得的有点苦恼的想了想,又跑到睡着两个孩子的摇篮里看了又看,最终才跟阿贝里昂确定下了这两个她认认真真想过的名字。

 

“这是龙语起的名字,会给这两个小猴子带来好运的。”乌冬娅认真的告诉阿贝里昂

 

“这可不是猴子。乌冬娅,这是我的孩子,是人类,是你弟弟妹妹。”阿贝里昂稍微有点头疼

 

“唔,唔,知道啦。”

 

乌冬娅又眨着眼想了想,然后若有所思的开口,“阿贝里昂,谢谢你给我起的名字。”

 

“也谢谢你给他们起的名字。”阿贝里昂回答道。

 

当初在面对着散发着光辉,蕴含着强大力量的龙蛋时,阿贝里昂脑中突然突然想起了曾经看过的古籍上写到的,意义为上天的礼物,被女神所赐福的名字,然后一边运起魔力使用刚刚学会的予命之术,一边呼唤出了那个名字——乌冬娅

 

然后,一片光辉散去后,赤身裸体出现在众人面前,拥有着冰蓝色的长发白皙的肌肤的小女孩,好奇地看着世界,好奇地看着他,然后问他,“你是我的爸爸吗?”

 

阿贝里昂突然就满心柔软,他看着女孩,慢慢的,认真的回答

 

“是啊。”

 

给两个孩子起了名字之后,龙女便踏上了自己的路程。她要在路途中寻找曾经的回忆,也要在路途中一点点地想起如何真正的成为一条龙。虽然如此,不过她每年还是会定时回来三次,分明是三六九月的月初。每次回来,小姑娘都会吃完阿贝里昂家中储存的所有巧克力存货。要不是知道以小姑娘龙族的身体不会有蛀牙这种事出现,阿贝里昂是无论如何也要拦着她的。

 

妮露如今除了正式成为工匠的继承人外,偶尔也会向以前一样到母亲的杂货铺去帮忙看店。结婚多年,妮露虽然稳重能干了许多,却依然拥有着像她的头发一样粉色的少女心。虽然平常经常需要铸造打铁,不过闲暇时做出的带着蕾丝花边的裙子也依旧粉嫩无敌。阿贝里昂也乐见其成自己妻子的可爱。这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经历过探险经历过巨变的夫妻默契甚好,除了调情式的拌嘴几乎从未争吵。

 

“两个孩子多可爱,是吧”某日例休时妮露和阿贝里昂坐在家里的沙发上,看着两个孩子打打闹闹玩耍的阿贝里昂朝自己的妻子发出了感慨。


“是可爱……”妮露靠在丈夫肩上,一边看着俩孩子一边叹气,“可是也淘气呀。每天都得给他们洗脏衣服。”

 

“好好好。”阿贝里昂揽过妮露的肩膀,安抚着妻子,“如果脏了等洗好我会用魔法把它们晾干的,这样你就不用那么操心了。真是辛苦你了。”

 

当初满怀成为一名魔法师的妮露如今虽然没能实现梦想,不过在嫁给阿贝里昂之后夫妇俩越来越熟练的在日常生活中使用魔法了。例如夏天炎热时阿贝里昂用冰系魔法将水变成冰,然后或用以乘凉或把冰弄碎做成冰沙。又例如冬天时燃起不灭的小型火焰来取暖,让整个屋子都暖融融的。虽然没有魔法的天赋没能学会什么魔法,不过妮露倒是开发出了魔法更多的用途,让阿贝里昂深以为然。真是可喜可贺啊。

 

玩累了的女儿跑到了阿贝里昂的身边,然后张开双手。阿贝里昂顺从的抱起了女儿。露可娜靠在阿贝里昂的怀里,一边给自己和阿贝里昂同样的白发编辫子,一边听着夫妻两人家常的谈话。

 

“妮露。”

 

“嗯?”

 

“我晚点给希冯写封信,那小子好久没来了,请他来喝酒。省得他老念叨当初为了学法术把镇子上最好最烈的酒都给了师傅还没能学到东西那事,让人头疼”

 

“说到喝酒,不请艾尔森吗?他喝醉可有趣了”

 

“艾尔森准备升官了,等他忙完再给他写信看他有没有空吧。”

 

“说起来,泰蕾莎的信昨天寄到了,我还没来得及去去取。晚点吃了饭我们一起去吧?”

 

“好的~那晚饭就吃芙兰送来的羊肉吧。也请帕里斯和秋娜来尝尝我的手艺吧”

 

“好”

 

阿贝里昂一边抱着女儿,一边和妮露说着话,心情愉悦而平静。他始终不是个热爱冒险的人,但是当初探险的经历给了他一生难忘的回忆,也让他认识了一生难忘的同伴和挚友。尽管已经过去了十年,这些回忆和情谊却没有因为时间而被冲淡。

 

阿贝里昂抬头看了看窗外

 

霍尔姆的天空一直一如既往的湛蓝。

 

END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