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DM同人】情人节&巧克力


《情人节&巧克力》

文/途弥


*微搞笑风格所以有些吐槽可能有些OOC(跪)

*我知道会被你们吐槽写得有点贵圈真乱但其实我是个很认真站CP的人。

*CP=辅贤,太和,岳光,丈美(是的CP略多请注意避雷)

 

0 0

 

本宫大辅觉得他遇到了一件生命中不能承受之重的事情。

 

0 1

 

2月14日,情人节的当天,他看见了前女神八神光给自己的好队友,也是自己现在的暗恋对象一乘寺贤送了一盒巧克力。

 

其实真的是不小心看见的,而且两人都没有发现自己。虽然本宫大辅没能看到一乘寺贤到底收没收下那盒巧克力就懵得跑掉了,但他内心已经翻起了万丈波涛。

 

虽然八神光每年都会给被选召的孩子们送理义巧克力,但是怎么想粉红色的包装还带着蕾丝花边丝带的巧克力都不像义理巧克力啊?就算本宫大辅被姐姐嘲笑在感情方面很愚钝也不至于看不出来这怎么想是本命巧克力的节奏啊。

 

如果本宫大辅会使用感情类论坛的话,那么他一定会发一个求助帖,以宣泄自己心中的震惊和悲愤。题目就叫,“情人节我前任暗恋对象给现任暗恋对象送巧克力了,我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好吧可惜本宫大辅不会,不然这一定是个热度很高的帖子。

 

就算本宫大辅可以做一个全知全能不计较这些的圣父,但是还有一个更加,更加严重的问题。他多年的好友,曾经的冒险伙伴,每年都在等八神光巧克力的高石岳知道了这件事会怎么样?会脱帽子吗?果然会脱帽子吧?

 

虽然每年那小子也受到不少女生的巧克力,不过如果女生们说是本命巧克力那家伙倒是不会收的,非得女生们说是义理巧克力他才会收下。这样想着,果然阿岳那小子对本命巧克力很在意吧?如果他知道了小光给贤送了本命巧克力,那怎么想也得出事啊

 

这么一想本宫大辅本来悲愤震惊的心情倒是冲淡了不少。他突然有点安定了。他坐在教室里,脑内不停的思考到底要不要告诉高石岳这件事,以至于八神光走到他面前他都没有发现。

 

“大辅?大辅?”八神光有点诧异的在本宫大辅面前挥了挥手,然后看见那人猛的一下回神,然后一脸震惊的看着自己。八神光内心想了想好像自己脸上没沾上脏东西,就听到本宫大辅有些结巴的问,“小,小光,有什么事吗?”

 

八神光虽然没想出来为什么本宫大辅看着自己一脸震惊,不过还是决定先把巧克力送了。她掏出准备给大家的巧克力,“给大辅的义理巧克力,谢谢关照了。”

 

“谢,谢谢。”本宫大辅下意识的道谢了之后快速的瞥了一眼盒子,果然是和往年一样的白色盒子加金色丝带,怎么看都不会误会的组合。这么看着,本宫大辅更加肯定了之前看到的那盒巧克力是本命巧克力了。

 

果,果然,小光喜欢上了贤吗?

 

本宫大辅内心被这个自行确认了的打击会心一击了一下,然后萎靡不振的倒在了桌子上。八神光也猜不出为什么一向乐天的本宫大辅突然这么精神不振,不过也只好安慰了两句就回到座位上去了。

 

0 2

 

这厢本宫大辅还在纠结到底要不要告诉高石岳这个消息然后难兄难弟的抱头痛哭一会儿,那厢被人念叨着的高石岳其实也烦心得不行。

 

事实上,到中饭结束后,高石岳已经收到了加起来可以吃好几个月的巧克力。但是,高石岳还没收到八神光的巧克力。明明往年都是第二个给他的(好吧第一个是太一高石岳表示这是地理优势他不嫉妒,真的不嫉妒),为什么今年他眼睁睁的看着八神光送了这个送那个,最后连低一级的火田伊织都跑下楼送了还没给他?他一个男生总不能去跟八神光说小光我的巧克力呢吧,所以他从早上等到了中午饭后,一直望穿秋水。

 

该死,往年的义理巧克力虽然怨念,但是总比今年连理义巧克力到现在都还没收到的局面好吧?高石岳表面仍然维持着微笑,内心已经冰冷得快要结冰下雪了。

 

虽然高石岳满怀期待,但是一直到下午的课程也结束为止,他也没收到八神光的巧克力。难道今年小光不送了?我没做什么让她不高兴的事情吧?是因为上次和隔壁班的上川去喝咖啡?还是因为请了文学社的女生吃蛋糕?……高石岳在等待的过程中进行了一下难得的自我反省,带有四分之一法国血统天生自带撩妹技能的他很多时候并非出于真心,只是随手而为。至于烂桃花什么的,责任最多一半一半吧。

 

几家欢喜几家愁,初中部这边简直被选召的孩子们各怀心思,简直愁云惨淡。但是高中部就风调雨顺得多。太刀川美美向武之内空学了好几回浪费了好几回食材之后终于做出了让她自己满意的巧克力,然后趁着中午午休的时候从一年级到了三年级,在三年级某班众人不可置信的注视下给城户丈送上了巧克力。

 

“美美……这个是……义理巧克力?”城户丈不敢置信的接过了巧克力,看着上面画着花体英文的字迹简直懵比。

 

“不!这可是本命巧克力喔!”太刀川美美倒是很快速很实诚的回答了,但是看着对面的城户丈“诶”了一声之后脸迅速的红了,然后太刀川美美一边偷笑一边装出了义正词严的脸对城户丈说

 

“所以……!收了我的巧克力,你下午就要到学校门口的咖啡店等我喔!不许不来!”

 

城户丈眨了又眨眼睛,确定这不是一场梦之后,然后虚弱的回答了“是,我知道了。”

 

得到答复之后的太刀川美美开心的微笑着告别了城户丈回到了一年级。留下城户丈一个人一边看着巧克力一边被班上的男生又嫉妒又羡慕的轮番拍肩膀,“没想到你小子居然有个那么漂亮的大美人喜欢啊。”

 

对此,城户丈只能以“呵呵”的虚弱笑脸来回应了,毕竟他还没能处理好这件突发的大事件。

 

众人多少都有点小心思,武之内空却很安定的给每个被选召的孩子送了理义巧克力。轮番的送好了之后,她就气定神闲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表示今天的任务已经圆满地完成了。至于剩下的爱恨情仇和弯弯绕绕她也实在看不懂,没办法解决了。

 

03

 

本宫大辅因为早上目睹的事件一直郁郁寡欢,这种情绪一直维持到他完成了足球训练都没能消散掉。一乘寺贤看在眼中,心里也有些着急,等到足球训练结束之后,他和本宫大辅在更衣室换衣服时,一乘寺贤便试探着问,“大辅,你怎么了?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了吗?”

 

“没有……”本宫大辅一边利索的脱掉上衣一边有些低沉的回答。他心想着有倒是有但是唯独这件事我不能跟你说啊。而且这件事能怎么开口,难不成他能说,贤啊是这样的今早我看见小光给你送的本命巧克力了,你巧克力收了没有啊,还有你喜不喜欢她啊——等等!?

 

电火光石之间,本宫大辅有点后知后的发现了一件事——自己好像,并不是因为看见前任暗恋对象给现任暗恋对象送了本命巧克力而郁闷以至于情绪低落,他好像,好像是因为害怕贤被抢走所以才、所以才情绪低落了那么久。

 

想清楚了这件事,本宫大辅猛的脸就红了,抱着刚刚换好的衣服楞在了原地。一乘寺贤也刚换好了衣服,一抬头便看见本宫大辅满脸通红的傻站在原地不动,顿时有些担心的走上前去摸本宫大辅的额头,“没事吧,大辅,你发烧了吗?”

 

“没、没、没有——!”本宫大辅看见一乘寺贤突然凑得那么近,顿时卡壳得人都说不好了。一激动,脸更红了,让一乘寺贤的手摸到额头的肌肤也烫的吓人。

 

“果然是发烧了吧?”一乘寺贤有些担忧,“从早上我就注意到大辅你一直阴沉着脸,原来是身体不舒服吗?怎么没去保健室躺一会儿。”

 

“我没有——”本宫大辅百口莫辩,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解释,只好任由一乘寺贤越发的皱起了眉头。

 

“如果没有发烧怎么会那么烫?”一乘寺贤迟疑的问道

 

“那是因为——那是因为——”本宫大辅看见一乘寺贤近在咫尺的脸,两人的距离近得本宫大辅可以看见一乘寺贤的睫毛和眉前的碎发。他又想起早上看到的那一幕,一瞬间内心翻涌,大概那一瞬间是继承于八神太一前辈的勇气徽章借给了他勇气,他朝一乘寺贤无比认真,无比决绝的开口

 

“——贤,我喜欢你。”

 

“如果发烧就得去——”一乘寺贤的话戛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喊出这句话之后就紧紧看着他的本宫大辅,有那么一瞬间一乘寺贤以为自己幻听了。

 

“大、大辅?”一乘寺贤的声音微微颤抖,他轻声喊了一下眼前的人的名字以确定刚刚听到的话的真实性。

 

“所以,贤,你喜欢我吗?”本宫大辅大约是人生第一次如此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生怕得到什么不能承受的答案。

 

“我——”一乘寺贤那一瞬间脑子里没有闪过什么道德伦理,也没有闪过什么世俗法度,他无比诚实的遵循了自己的本心,将内心的最深处的想法吐露给了眼前的人,“我也,很喜欢,很喜欢大辅。”

 

“真的吗——!”

 

这回换本宫大辅怀疑自己幻听了。

 

“嗯。”承认了自己的想法了之后一乘寺贤反倒觉得没什么可以害怕了的,倒是直截了当的点了点头承认。

 

“那也就是说你不喜欢小光……”本宫大辅得到了告白的答复之后几乎热泪盈眶的自言自语,这句话被一乘寺贤听到了之后却十分诧异,“和小光有什么关系?”

 

“她、她早上不是送了你巧克力吗?我不小心看见了……是粉红色的对吧,和我们收到的都不一样,是本命巧克力吧?”本宫大辅挠了挠头低声开口

 

“巧克力?”一乘寺贤想了想,然后叹了口气,“不是,那不是小光的。是小光的同学委托她送给我的,那位女生自己不敢来。”

 

“这、这样啊?”

 

本宫大辅大吃一惊,随即紧张的问,“那你没收吧?”

“没有,我都不认识那个女孩子,怎么能随便收她送的本命巧克力。我退回去了,也委托小光跟那位女生道歉。”一乘寺贤无奈的解释道

 

“嘿嘿,那就太好了。”

 

“说起来——大辅,你不会是因为这件事才低沉了一天吧?”

 

“诶——我,我……”

 

0 4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高石岳等到了海枯石烂都没能等来八神光的巧克力。一直到下午的放学钟声敲响了,他自觉似乎已经没有希望了,于是难得的黯淡准备收拾东西回家。但正在他低头捡书包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阿岳,等会有空吗?”

 

——是小光的声音!

 

高石岳抬头之后表面仍然保持平静的回答了有空,然后在同意了等会学校的大树下见之后,眼睁睁的看着八神光先行背上书包下楼了。于是高石岳也迅速的收拾好东西下楼到了大树下。他看着先行下来的八神光已经在树荫下站好微笑着等他了

 

“——让阿岳来,其实是有一件事。”

 

八神光微笑着,从身后递出了一盒有着心型包装,粉色的花边丝带得巧克力给高石岳。

 

“今年份的巧克力。不过有点不同喔。”

 

八神光有点狡黠的笑了起来,“今年的是本命巧克力,要收吗,阿岳?”

 

“我——”高石岳愣了一下,心里一瞬间从原来是因为要送本命巧克力才留到最后给我送巧克力啊翻涌到小光跟我告白了吗这是真的吗太一前辈会打死我吗,心绪波动之大让人无法揣度。

 

“小光是,认真的吗?”

 

高石岳的手触碰到了那盒巧克力的一边,他的右手和八神光的右手分别一人一边的握住了那盒巧克力。

 

“认真的喔。”

 

“那我也想拜托小光一个问题——小光可以成为我的女朋友吗?”

 

“这种事情,你说呢。”

 

“一起回家吧?”

 

“嗯。”

 

两个人从孩提时代相识至今已经过去了太多年,默契太好以至于有时候对方不需要说话就能明白对方的想法。尽管这场告白似乎没头没尾的,但两人都已经明白了对方心中所思所想。对于两人来说,大概这样就够了。

 

“所以说,阿岳要吃掉那些女孩子们送的巧克力吗?”八神光看着人畜无害笑眯眯的问

 

“怎、怎么会。”高石岳难得的有点心虚,“只会吃小光你的啦。其他的我会让哥哥帮忙处理掉的。”

 

——看来石田大和未来几个月的甜点已经确定下来了。

 

回答他的是八神光无言的光明的笑容。

 

该说是不愧是继承了光明徽章的人吗?

 

0 5

 

太刀川美美和城户丈的恋爱关系被太刀川美美在学校外的咖啡店以两杯咖啡之间的时间确立了。无论如何,城户丈实在是个好说话的人。虽然是这群被选召的孩子里最大的,威信却一直没能被好好确立下来。大概会被太刀川美美吃得死死的吧?

 

除却这些带着情人节气氛的事情,这一天差不多就落下帷幕了。

 

今天八神夫妇有事外出,只剩下八神兄妹俩个在家吃饭

 

晚饭间八神光因为今天发生的事情心情愉悦的样子被八神太一看见,于是便被自家兄长询问了发生了什么事。因为暂时还没想好怎么跟兄长说,所以八神光只能反问自家兄长

 

“哥哥一定收到了很多巧克力吧?”

 

“啊?我啊……”八神太一挠了挠头,“没有啦,我只收了一份。”

 

“只收了一份?是哪位哥哥喜欢的女孩子送的吗?”

 

“也不算是……”

 

八神光有些不解自家哥哥的犹豫的态度,只好把这个疑问放在了心里。饭后,她回房时,无意间在八神太一的桌子上看见了一盒橙色的巧克力

 

——哥哥的,数码机的颜色?巧合吗?

 

“小光,你在看什么?”亚古兽从沙发那边走过来准备进房间,却看见八神光站在八神太一房间门口愣神,不禁出口问道

 

“那个,亚古兽。”八神光开口询问道,“哥哥说今天收到了巧克力,你知道是谁送的吗?”

 

“今天?”亚古兽抬头睁大眼睛想了想,“今天好多女孩子都给太一送了巧克力,但是太一都没收啊。”

 

女生送的巧克力,都没收——?那那盒巧克力是……

 

“不过中午太一跟阿和去吃午餐的时候我在睡觉,可能那个时候有女孩子给太一的吧?”亚古兽又仔细的回忆了一下,最终这么回答道

 

“谢谢亚古兽,我知道了。”

 

——与其在意可能是中午的女孩子给哥哥的,不如说和大和前辈一起去吃午饭更加……虽然平时也经常在一起吃但今天好歹……

 

八神光稍微觉得有些细思恐极了。

 

0 6

 

“好——那么就来稍微拆掉这个吃吃看吧。”

 

“阿和这家伙,今天突然塞给我……还说什么(低声)……实在是。”

 

“太一,我可以吃吗?”

 

“亚古兽,对不起啦!这个不行喔。”

 

“诶——!为什么!”

 

END

 

作者有话说:

诸君,谢谢你们看完这篇情人节贺文。

文笔跟其他太太相比确实不好,感谢你们阅读。

如果喜欢可以点个赞么?

谢谢!


评论(29)

热度(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