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莫毛】可怜星辰非昨夜


《可怜星辰非昨夜》

文/途弥

 

*晚修结束脑袋坏掉之后写的,语句大写的不通顺。

*能看完的妹纸都是勇士

 

00

恶人谷的人私底下都悄悄传,小疯子莫雨病了。

01

莫雨看着又一个恶人谷的万花弟子在小心翼翼的把脉之后无能为力的摇头退下,只觉得更加烦厌。站在一旁的莫蓉蓉琢磨着莫雨的表情明白自家少爷快到忍耐的限度了,于是赶快叫人都回去,改日再来。随后她向莫雨行了个礼,替他掩好门也出去了。

对莫雨自己而言,他没病,只是最近每夜头疼得厉害,噩梦不断到难以入眠罢了。

他不断不断梦到那年枫华谷为了保护自己一跃而下的少年,以及少年躺在水洼里死不瞑目的尸体。

莫雨记得自己唯一的兄弟死了,死在了枫华谷。

他去找毛毛的尸体,没找到。

再后来?

莫雨每每再往后回忆便头疼欲裂。

他好像忘记了什么。

02

莫蓉蓉担心莫雨,她悄悄让灰灰给穆玄英带信。

她知道莫雨在那之后会有事需要到枫华谷去一趟,于是便让穆玄英如果有空的话千万去看看莫雨。

莫蓉蓉知道自己这么做不合身份,但可能正向万花谷弟子私底下同她说的心病还需心药医一样,有些事非那人不可。

她前几日看见莫红泥在跟莫雨提到穆少爷时莫雨冷漠依旧的表情,甚至还有点疑惑对方说的是谁的样子。

并不是一般和那位浩气盟的生气之后的表情,而是完全冷漠,仿佛不认识对方是何人。

那位对于自家少爷有多重要莫蓉蓉模模糊糊也知道五六分。

她绝不相信自家少爷会对那位露出那样的表情。

莫蓉蓉隐隐约约的猜到,莫雨可能忘记了什么。

她打了个寒颤,突然不敢想下去。

03

莫雨在枫华谷看见穆玄英的时候第一反应是哪来的耗子敢跑到他面前来。

然后拔剑便是一招分水。

分水被来人挡下了。莫雨有点意外,抬眼便看见接下分水的那个青年朝他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听见那个青年开口喊他

“雨哥。”

莫雨瞬间眯起了眼,他握着手上的剑,阴沉的问对方

“你是谁?”

“我是毛毛啊。”青年微微皱眉,露出苦笑。

“毛毛?”莫雨一愣,然后便冷笑起来

“我兄弟早死了。你们浩气盟哪听来的消息,知道了个名字就敢派人来假冒我兄弟。”

“死了…?”青年怔在原地,一时间居然说不出话。

04

然后便再战。

莫雨挥剑而上,招招不留情。

穆玄英即使不攻,一味防守也变得有些招架困难。

穆玄英边苦笑边想原来每次给自己喂招雨哥都留了情。

这也还是他第一次看见江湖人传说中的小疯子莫雨的样子。

确实…招招不留情,且打起来狠辣凶戾,比穆玄英这几年见过的任何一次都要凶狠

但是倒和记忆中护着自己的莫雨哥哥十足十的像。

穆玄英思及此,往后一跃,然后使出一招十煌龙影剑,暂时占了个上风。

他放下剑,站在距离莫雨不远的地方。

“雨哥你等等…我想跟你说几句话。”

莫雨挑挑眉,鬼使神差的默认了。然后他看见穆玄英朝自己走近了几步。

05

“我真的是…毛毛。”

穆玄英的声音有点梗,他从没想到有朝一日自己需要向莫雨证明自己是他的兄弟,是他一起流浪牵着手走过大街小巷的毛毛。

那么多回忆,那么多事情,那么多即使是穆玄英现在也难忘的经历,居然都被眼前的人忘了?

更甚,他连穆玄英这个人都忘了。

莫雨头又疼了起来。

枫华谷的枫叶和记忆中那年的一样红,仿佛沾了人血一样。

仿佛是那年枫华谷下了一场大雨,雨一寸一寸下到毛毛骨子里,然后蜕皮换骨,从那少年的皮囊里长出了穆玄英。同毛毛有着一样的马尾,相熟相似的五官,笑起来也有小小的酒窝,很像很像,但是哪儿不一样。

“毛毛?”

恍惚间,莫雨有点迷惑了,他慢慢地,慢慢地问出声。

“是我,雨哥。”

穆玄英轻轻的回应。他走进,他的手拉住了莫雨的手,难得莫雨的手没有戴手套,骨节分明的手比穆玄英自己的还大上一圈。冷得要命,怎么捂都捂不暖。

“我是毛毛。”

穆玄英脱下外套,捞起衣袖露出手腕上的旧伤,然后又扯开前襟,如此一一把自己的伤口露给莫雨看,然后如数家珍的轻轻地跟莫雨说

“这里是小时候帮王婆婆踩草药的时候被野鸡抓的。”

“这里是被那只总盘旋在村口树上的鸟儿啄的。”

……

“这里是……”说到最后一处,穆玄英微微迟疑,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

“这里是,我跌下山崖时留下的。”

06

那是手肘处的一个很大的伤痕,痕迹狰狞,虽然已经完全好了,但是仍旧带着乌色。叫人看起来触目惊心。

穆玄英把衣袖放下穿又好衣服,才抬头对莫雨说

“你瞧,我就是毛毛。”

他分明是笑着的,莫雨却觉得他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

明明小时候是个爱哭鬼,莫雨下意识的想。

等等…?莫雨一怔,小时候?

一瞬间记忆仿佛是潮水一样涌来,有关眼前这个人的,从小到大的样子都呈现在莫雨面前。那个身着麻布衣裳的少年和眼前蓝衣的青年终于重合到了一起。

“莫雨哥哥。”

莫雨记忆中少年的稚嫩的脸渐渐被青年温柔却坚定的脸所取代。

他听见青年在喊他。

“雨哥。”

莫雨隐隐发疼的脑袋突然不再疼痛。

07

是了,他是浩气盟的穆玄英,也是他的毛毛。

那年绚丽的枫叶林后跳下山崖的少年没有死,他长大了。

那个惊扰着莫雨的噩梦中的躺在水洼中未能瞑目的少年,那个死于满山红枫叶下的少年不再鲜血淋漓。他好好的,好好的长大了。

在那层层叠叠的枫叶后面,不再有失去生气的生命,而是在那摆着石桌的凉亭里,站着等他对酌的青年。

福至心灵,莫雨突然疑惑全无。

“毛毛。”

他走上前,主动拥了眼前的青年入怀。

“雨哥…想起来了?”

莫雨虽然看不见穆玄英的脸,不过他听到对方的声音似乎有点哽咽,就连身体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想起来了。”

莫雨轻轻叹了口气,然后非常,非常温柔的附在穆玄英耳边开口

“别哭,傻毛毛。”

 

END

 

*英语考试前在等发卷子时脑子里突然冒出“仿佛是枫华谷的一场大雨…”那句。然后凭那句话写出来的这篇短篇。

*想写的东西感觉还是没写出来啊…

*能看到这里真的很感谢(土下座)

 


评论(2)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