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熹微


《熹微》 

文/途弥

*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

天还没全亮,微薄的光从昏暗的那边隐约的照了过来,刚至破晓。
屋外篱笆旁蔷薇的绿叶上已经凝成了小小的露珠。翠绿的叶子不堪重负的微微下压。
米迦尔今天醒得特别早。
他醒过来时一睁眼便看见优一郎安稳的睡脸。
恍惚间竟觉得还在桑古奈姆。那时候也是这样,两个人一个枕头上挨着睡,被抽过血的身体半夜不自觉的发冷时会缠上身旁的热源,肢体接触间传递着热量,仿佛也传递了安心。
那是他的家人。
米迦尔的少年期里有一段重要的时光都在桑古奈姆。

少年人的身体就像是春竹一样,有风过去便开始节节拔高。身体发育渴求着的营养不是简单的营养补充剂就可以解决的。半夜醒来时难耐的,隐约的渴望,连静静的继续睡都做不到。 

被当时的他们所厌恶着的,吸血鬼的对于血的渴望以及吸血的本能。其实作为人类,在某种意义上和吸血鬼又有什么不一样?倘若被那样的欲望支配了,那么在皮囊下的丑陋也一起暴露出来了。
你在嘲笑吸血鬼对于血的渴望,假不定吸血鬼们也在暗地里笑话着作为人类的你的渴望。
那么,也就没什么不同了。连厌恶也没办法做到,因为这件事就连自己本身也难逃其咎。
本能有些时候实在悲哀又可笑。 米迦尔确确实实的能感受到自己在那个使点,曾经在与自己抵足而眠的优一郎身上,找到过某种开始萌发的渴望。
再大些的少年少女们总嘲笑他们是乳臭未干的小孩子。私底下那群不过比他们大上几岁的人做出的,对于那个年纪的孩子们来说不堪入目的事情,仿佛就通过那事情画了条线。过了的,就是大人。不然呢,就只能是孩子。
也看过这档子事不止一两次。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年轻的肉体忘情的交织在一起,淫靡的呻吟声声在狭小的巷子里穿过来穿过去。
不知何为明天,只知道先尽享今日的欢愉。
毕竟,这种渴望这也是作为人类的权利之一啊
不是吗?
吸血鬼理应是和人类不一样的,因为他们不需要繁衍,所以更没有那种渴望。
他们对于血液,那种薄薄流淌在生物身体里的,延绵不息的东西才是挚爱。
米迦尔同样被这样的本能,这样的渴望所吸引着。
尽管他无比厌恶着这种来自生物的本能。
米迦尔在吸血时习惯抱着优一郎,他在还是人类时体会过那种生命力从身体里流逝的感觉。那种奇异的,仿佛距离活着又倒退一步的感觉。
倘若他抱着对方,吸血时好好安抚对方,抚摸对方的脊背,是否能将那种不好的感觉,稍微降低一点呢?
厌恶并且愧疚着,作为家人的自己,先朝那个孩子伸出手的自己,最后做了自己都无法原谅的事情。
米迦尔无法将这种与人类的渴望本质上并没有不同的事情看作理所当然。
渴血渴到无法自拔时,被本能所操纵时的感觉,和那时半夜醒来后难耐得无法入眠的感觉,实在难说没有异曲同工的地方。
但是这个人,眼前这个人。
不一样。
米迦尔在和优一郎在一起之后,偶尔也会溢上那种作为人类才会有的感觉。
并非像那时一样是从身体里发出的,而是从他自己心里发出的。
米迦尔在渴望着优一郎。
从血液,到身体。
但更渴望的是作为优一郎的这个人。
曾经那个少年碧绿的眼睛是他晦涩的几年中唯一的颜色。
米迦尔在那几年中经常在想,现在优会长成什么样子呢?
之后再见面,一对上的就是优一郎长大的脸决绝的表情。
身体的疼痛并没有被真正放在心上,米迦尔甚至脑子里某处还在想,原来优长大是这个样子啊。
他渴望着和优一郎牵手,渴望着和优一郎亲吻,渴望着…和优一郎做一些愉快的事情。
并非发自本能,而是来自于心。
来自于作为吸血鬼,不会跳动,更不应该存在的心。
那颗在米迦尔没到十三岁就停止跳动,冰凉而安静的留在他胸腔里的心脏,在米迦尔再看到优一郎的那一刻又仿佛生活起来。
那样的渴望时胸腔里仿佛也是炽热的,把米迦尔冰凉的身体通通烧起来,然后烈火燎原。
优一郎睫毛动了动,准备醒了的样子。
米迦尔露出微笑,然后轻轻的,轻轻的跟和自己在同一个枕头上睡着的优一郎说
“早安。”
优一郎睁开了眼睛,碧绿的眼睛还有点迷蒙。 “早安。”优一郎有点含糊不清的回道。
米迦尔凑上去亲了亲优一郎的嘴唇,然后抱住了优一郎。
两个人和小时候一样亲昵,但却和小时候又不太一样。
“早安吻。”米迦尔笑眯眯的看着优一郎,“做人要礼尚往来哦。”
“知道了啦…”优一郎仿佛有点无奈,他亲了亲米迦尔的脸,然后又闭上眼睛,“好啦,既然亲过了,米迦你就陪我再睡一会嘛。”
真是光明正大的赖床啊
于是米迦尔也闭上了眼睛。
嗯,赖床也不坏。
外面阳光准备洒进来了。
那朵篱笆旁的小蔷薇准备在今天开花。
真是个好天气啊。
这样的天气,和恋人在一起,无论在哪儿都不错。
即使是在床上睡觉,嗯,也不错呀。
END
*小蔷薇:Excuse me!我准备开花了诶你们还不起床!我要开花了啊!(愤怒)
*最近生物钟好像不太对,今天四点半就起床了(懵逼)
*大清早写的,哪儿如果不通顺要告诉我啊,我会改的。

评论(1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