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弓凛】Dawn 01


《Dawn》

文/tumi


——在黎明到来之前,尚未破晓的世界一片灰暗。


远坂凛向窗外看去的时候,天气依旧雾蒙蒙的。伦敦这座城市极难得见到晴天,阳光永远被遮盖在厚厚的云层后面。浓浓的雾气让人捉摸不透迷雾后透出来的那一点景象的真假,只是依稀能看见模糊的影子。

窗外突然传来雨声,顷刻便听到密密的雨点落在屋顶和窗户上,与建筑物碰撞出声响,声音大得似乎要掀开房顶。

下雨了。

远坂凛听着雨声往楼下走时,恍惚间想起自己似乎把伞落在了租来的房子里。她倒没有太在意这件事,在她看来,此刻留在时钟塔的楼里,和回到家里,也许也没有太大的不同。

她心里思忖着还有一篇论文没写,正好可以用下午去图书馆查查资料。下到了一层时,走过回廊,连通图书馆与大楼之间的路有一段是露天的,雨势渐大,让远坂凛有些踌躇是否该冒雨跑过去

——也太不优雅了。

她内心腹腓了一下,决定等雨稍微小一些再过去。在她等到百无聊赖的看雨水与大理石地板积水印出自己的影子之前,身后传来的沉稳的脚步声。

确实所言非虚,这脚步声每一声频率都相同,力度也趋于一个异常平稳的直线上,而远坂凛认识的人里面有这样脚步声的就只有一个人——

“老师。”

远坂凛转过身子,朝来人问好。果不其然,正是她预想的认识的那个人。来人看着远坂凛,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黑色的长袍搭配着高领的深色毛衣,长发被扎成一个低马尾束在脑后,脸上的表情是几乎沉稳得几乎可以称为阴沉的表情。而这一切的主人,此刻正准备打开手上的橡胶黑伞。

“你在等人吗?”埃尔梅罗二世开口问道。

“没有。”远坂凛露出一个得体的微笑,她几乎没有斟酌便脱口而出的回答了问话,“老师,我没在等人。“ 

“那么,需要我载你过去吗?”埃尔梅罗二世看了看远坂凛,似乎看穿了她的意图,于是他这么问道。

“那就麻烦了。”远坂凛保持着微笑,顺从的走到直柄黑伞覆盖的范围下。而埃尔梅罗二世则少见的体贴的将伞倾向她那一边。

行走过露天回廊的那一段路谁也没说话,落在伞上的雨声似乎便是两个人全部的交流。远坂凛踩着雨水,目光可及处看见倾向自己的伞,微妙的有些恍然的错觉。

似乎在这之前,也有人这么做过。

那个拥有着同样高大身影的人,不,并不是卫宫君,而是……

那个人是——

“到了。”

埃尔梅罗二世的话打断了远坂凛的思绪,她怔了一下便缓过了神,然后微笑着的道了谢,客气的问道,“老师也到图书馆找资料吗?”

“嗯,我去查查新出的杂志。”

大概又是关于新出的游戏之类的——?远坂凛内心琢磨着,倒地识趣的什么也没说,最后与埃尔梅罗二世在图书馆的门口分别了。她乘着电梯升上了最高层寻找关于论文需要的一些资料,而埃尔梅罗二世则进了一层。

这个时间最高层里一个人也没有,由希腊运来的大理石铺砌的地面上,原木的书架齿序的依此排列。米白的涂刷色调与有些年头了的原木颜色交相辉映出了清冷与古旧,一如这一层放的大都是古老的典籍与令人发憷的大部头。

远坂凛独自一人坐在靠近窗前的桌子上,面前叠了一沓厚厚的书。她摊开着一本书,在泛黄的书页上寻找着自己需要的东西,并在随身带着的小笔记本上有些潦草的记着笔记。

窗外雨点敲击玻璃的声音清晰可闻,顶层悬挂在中央的摆钟无声的转动着秒针。秒针拖着分针向前走去,在时针也缓缓地越过了三格后,窗外已经没再传来雨声。

远坂凛把借来的书依此放回原位后,起身看了看窗外。似乎雨已经停了,地面上积了一层水。她用手贴住窗户冰冷的玻璃,有温度的手在玻璃上留下了温热的印子,看着雨后依旧灰蒙蒙的天气,心里忽的有些怔然

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tbc


*翻了翻文档找出了这个没写完的弓凛,还是想着发一发吧给大家看看。

后续不知道有没有…大纲倒是写完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