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知更鸟。


《知更鸟》

文/途弥

 

*愚人节快乐

*是给杳杳的愚人节贺文(比心)。

*有肉所以后面部分放了微博超链接。

 

 

 

您见过知更鸟吗?

它是有着棕绿并橄榄的上半的翅与尾,暗棕色锥的喙,胸前长着鲜艳的羽毛的鸟。纤细的爪在站立时支撑着整个身体,鸣啭起来清脆动人。

您愿意豢养一只知更鸟吗?

 

 

 

“就是这儿了。”

女官带着刚刚即位的魔王来到了这个除了历任魔王和历事女官外无人有权涉足的地方。

“您的「知更鸟」就在这里了。”

女官指引年轻的魔王看向了这里的最深处,那儿有一个硕大的鸟笼。

年轻的魔王随着女官的指引走到了那个鸟笼前。鎏金的鸟笼里被布置成了华丽的房间,铺好了刺绣的地毯,放着柔软的羽被和舒适的靠枕,顶上还有透着光泽的水晶质的吊灯。而与这个被布置好了的房间格格不入的,是在鸟笼暗处躲着的,穿着简陋的少年。

少年似乎并不喜欢鸟笼里精致的布置,扯开了羽被和地毯独自缩靠在鸟笼冰凉的栏杆上。此刻正看起来不太安稳的睡着,即使在梦中也微蹙着眉。

“那孩子不愿意听我们的话。”女官有些遗憾并无奈的开口,“让殿下看到这样的「知更鸟」是我等的不周了。”
“无妨。”年轻的魔王微微颔首,“他叫什么名字?”

“按照殿下这一例。”女官略略沉思,随后恭敬地回道,“该叫优一郎。”

——优一郎。

年轻的魔王抬头看了看少年的睡脸,内心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

“我知道了。”

“惯例是只要每天来这个孩子这儿一刻钟就行,时间上并不拘。”女官尽职的禀告着,又顿了顿,将头更低下些,“倘若您愿意的话,也可以「使用」他,您知道的。”

女官用古魔语说到了那个词,意思不言而喻。

年轻的魔王微微抿着唇没再开口,似乎在思考什么。女官见状,便识趣的恭敬地退下了。

魔王在女官退下后环绕着鸟笼走到少年熟睡的地方,然后俯视着少年的睡脸,冷淡的开口

“你要装睡到什么时候?”

少年被戳中了事实,也不再装下去。他低低的哼了一声睁开了眼睛,然后抬头看向了魔王。

是一双翡翠绿的眼睛,此刻尖锐又带有攻击性的看着魔王,让魔王无端联想到了自己还是人类时见过的幼猫,一模一样的眸色,也一模一样的防备和带着攻击性。

“你叫什么名字?”魔王问。

“你不是听那个女人说过了吗?”少年仍看着他,声音低哑的回道

“不一样。”魔王微微摇了摇头,“你说的,和她说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

少年似乎不愿搭理魔王了,短暂的回答后便闭紧了嘴将头转向另一边又闭上了眼睛。

“我叫米迦尔。”魔王在少年将头转到另一边后缓缓地开口,他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我不想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少年背对着魔王硬邦邦的说道。

“作为交换,你要告诉我你的名字。”魔王仍然冷静的回答。

“我从没有听过这样的规矩!”少年有些恼了,索性转过头来大声道。

“人界的规矩。”

“人界?”少年再绷不住脸,他睁大了眼,忍不住有些好奇,“你去过人界?”

魔王并不作答,他又一次问,“你的名字?”

“就像那个女人说的——”少年又变得冷硬起来,他回答道,“我叫优一郎。”

“你好。”名叫米迦尔的魔王露出了微笑。

优一郎背对着米迦尔久久没有说话,但米迦尔一直安静的站在他身后等待他回答。在空气凝结之前,米迦尔听到优一郎低声的开口了。

“……你好。”

 

 

 

米迦尔的母亲,那个被囚禁在高塔上,在米迦尔五岁之后就疯掉了的女人,在米迦尔还小时,曾温柔的抚摸着他的脸,轻轻的告诉他

“和人交换名字,是认识的第一步。米迦是个好孩子,如果要交朋友,或者是认识新的人,千万千万不能忘记哦。”

那时米迦尔残存的幼时记忆里母亲最后一次那么温柔的抱着他和他说话。母亲身体温热的触感和亲热的笑语依然完好的保存在米迦尔心底的某一处。

但当他第二年再见到母亲的时候,那个身着华服的女人却以陌生又畏惧的眼光看着他,大声叫他恶魔之子,让他滚得远远的。年仅五岁的他又难过又恐惧,他眼睁睁看着母亲被侍女们拉下去了。然后女仆长告诉他

“公主殿下疯了。”

那之后,他只能每年隔着高塔的窗子看一看自己的母亲。一年又一年,他看着那个曾经自己称作母亲的女人变得越来越疯狂,望向自己的时候眼中也只剩下愈深的畏惧和痛苦,以及无尽的恶意。

母亲是被恶魔附了身吗?

米迦尔将五岁划做了分界线,在那之前他有一个母亲。虽然他记不太得,但仍能回忆到母亲的温柔的微笑的脸和对他慈爱的动作。但那之后,他只剩下一个装着母亲外壳的恶魔。

不,也许他才是恶魔。

 

 

 

米迦尔照例来找优一郎。

距离两人第一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这大半个月里米迦尔和优一郎的交流并不多。

但因初见时米迦尔看见优一郎对人界的好奇,米迦尔为优一郎带来了人界的游记和游吟诗人的传唱诗篇集。

优一郎并不认识这些人界的文字,但他身上强大的魔力足以运转这些文字转换成他认识的魔界文。他看得很快,一打书三天就可以看完。看完的书他会放在另外一侧,平整的摞成一打由下一次米迦尔拿书来时带出去。

直到某一天,米迦尔照旧拿来书时,优一郎突然开口问他

“喂,我说。人界真的有那么好吗?”

这是两人相识一个月来「知更鸟」第一次提出那么长的发问。

“你指的是什么?”

“就是……”优一郎不自觉的挠了挠头,“真的有各种颜色的花,还有蓝色的湖水和天空?”

“是的。”米迦尔如实的回答了。

“那,那也有没有攻击性的牛和羊,还有真的像游记绘本里画得那么可爱的兔子和鹿?”

“没错。”米迦尔点点头,“和魔界的不一样。人界很多动物的攻击性和好战性并没有那么大。有很多很温驯的动物存在于人界。”

“这样啊……”优一郎双手环抱住膝盖,他沉思了一会儿,突然小声的喊米迦尔,“喂,那个……”

“米迦尔。”米迦尔显然对“喂”这种词并无好感,“或者米迦。”

“我知道我知道。”优一郎有点不服气,他以为米迦尔在嘲笑自己忘记了对方的名字。他接着说,“你以后能每天都给我讲讲人界的事吗?”

仿佛为了防止对方拒绝,他抬起头又有点着急的加上,“我知道你在吸取我的魔力,所以作为交换你给我讲讲人界的事,怎么样?”

并不对等的交易,因为作为优一郎这一方根本避无可避。

“好。”米迦尔倒是想都没想就爽快地答应了,但他又开口,“再加一个条件,叫我米迦。”

优一郎有点诧异的诶了一声,但想了想似乎也并没有什么问题,于是试探着叫了一声,“…米迦?”

“小优。”米迦尔朝优一郎露出了笑容。

优一郎看着米迦尔湛蓝的眼睛和金色的头发,一瞬间有点怔然。

来自人界的游记里曾经提到了很多次「阳光」,说这是种温柔又亲热的光芒。是优一郎从未见过的,魔界从没有过的光芒。

但那一瞬间,优一郎觉得自己看见了。

原来魔界也有阳光吗…?

 

 

 

“你藏了东西。”女仆长居高临下的看着米迦尔,肯定的说道。

“没有。”米迦尔微微仰着头,努力地镇定的回答。

“你藏了。”女仆长不容置疑的看着他,然后示意身后的两个女仆,“去找,把那只野鸟儿找出来。”

两个女仆一声令下立刻上前翻找起了米迦尔的两个小橱柜,然后在橱柜的最下层找到了那只被米迦尔用衣服垫着的鸟儿。鸟儿的翅膀受了伤,飞不起来,看见有人来也只能低低的叫几声以示警戒。然后,它被女仆抓起来交给了女仆长。

“就是这个?”女仆长以一种可怜混杂着不屑的神情看着米迦尔,然后冷漠的下了命令,“把这只野鸟儿交给厨师长,今晚炸给少爷吃。”

年幼的米迦尔瞬间苍白了脸色,但他连叫也无法叫出来。因为他知道事实已成定局,再多说一句话多露出一点表情都会被女仆长施以严厉的处罚。

“至于少爷嘛?”女仆长露出不怀好意的笑,“早餐和午餐都别吃了,您可等着晚餐吧。”

米迦尔微微抿着唇不发一词。

女仆长看着米迦尔沉默的脸,觉得有些索然无趣,于是便带着两个女仆走了。临走前她还不忘让女仆将米迦尔房间的门窗都上了锁。

女仆长走后,米迦尔一个人站在原地。他咬紧了牙不让自己露出一点情绪。

对不起,没能救下你,也没能放你自由。

对不起。

 

 

 

“米,米迦!”

又一天,他刚刚走进去便听到了优一郎的呼唤声,声音急切。

“怎么了?”他快步走到鸟笼前,看见优一郎着急着抱着一只鸟儿正手足无措。

“这只鸟不知道从哪里飞进来的。它看起来很差劲,它的翅膀一点也不能动了。”优一郎一边小心翼翼的捧着鸟儿一边说道。

“我看看。”米迦尔示意优一郎将手打开些好让自己看看那只鸟。

优一郎打开手,他双手里藏着一只已经奄奄一息的鸟儿。

是人界的鸟儿。米迦尔一愣,为什么人界的鸟儿会出现在这里?

“怎么样?”优一郎有些急切。

米迦尔定下神看了看鸟儿,发现只是因为被魔界的气息所感染了所以无法动弹,只要能散去魔气就没事了。

“没事,它没有受伤。”米迦尔下了判断,“只要让它散去魔气就行了。”
“那怎么散去魔气?”

“找一个没有魔气的地方。”米迦尔凝了凝神,倏地站了起来,“鸟笼里就可以。这只鸟先放在小优这儿养着,我有点急事,今天可能要先走了。”

“这么急…?”优一郎愣了愣,看着米迦尔远去的背影。

 

 

 

“殿下说得没错。”臣下拿着报表仔细的看着回话,“人界和魔界的屏障确实出了问题,此次检查发现了四处小缺口。”

加上臣下检查不到的那个地方,就是五处缺口。

米迦尔坐在王座上点点头,看着臣下露出了有些为难的神情继续说道,“屏障出了问题必须及时修理,不然缺口一定会扩大。到时必将引起混乱。吾查阅了典籍,上次出现漏洞已经是千年前的事情了。虽有记载修复之法,可到底年代久远,是否能用也未可知。”

“无妨,将典籍呈上来,我会想办法解决。”

“是。”臣下恭敬地应声,将带来的厚重的典籍呈上后便安静的退下了。留下米迦尔一个人在空旷的大厅里对着典籍上绘着的六芒星样式的魔法阵皱起了眉。

魔界和人界之间的…缺口吗?

 

 

 

“看起来差不多好了对吧?”

优一郎逗着那只鸟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的鸟儿一边叫一边尝试着蹦跶着飞到优一郎这边来。

“嗯,应该这两天就能好了。”米迦尔点点头。

“多亏了米迦给它带了食物和水呢。”优一郎摸了摸蹦哒过来了的鸟儿的羽毛,突然有点好奇,“米迦你知道它是什么鸟吗?”

米迦尔认真地看了看,然后回答道“欧亚鸲。”

“欧亚鸲?”

“嗯。如果按照人界的说法,叫知更鸟。”

「知更鸟」

优一郎一愣,在听到这个词后脸上的好奇与喜悦缓缓褪去,他微微低头沉默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优一郎低声喊他,“米迦。”

“怎么了,小优?”

“等它好了,你能送它回人界吗?”优一郎抬起头看着米迦尔问

“送回人界?”米迦尔微微挑眉,“小优不是很喜欢它吗,让它留下来作伴不好吗?”

“留下来干什么。”优一郎摇摇头,“这儿什么都没有,整天都是暗沉沉的。没有风也没有雨,没有太阳也没有月亮。它如果留在魔界就哪儿也不能去,只能待在这儿,待在鸟笼里。鸟笼里太闷了,它有翅膀,会飞,让它一直呆在鸟笼里不能飞多难受啊。”

米迦尔看着正围着优一郎蹦跶撒欢的鸟儿,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了幼时曾经救下的那只受伤的鸟儿。他沉默了一会儿,缓缓地开口问道,“所以,小优要放它自由吗?”

“对啊,自由。”优一郎又低下了头懒懒地回道,他绿色的眸子有些黯淡,“别跟我一样啊。”

他这话也不知道是在跟自己说还是在跟鸟儿说。

“小优想要自由是吗?”米迦尔平静的问。

优一郎一下一下的摸着鸟儿的柔软的羽毛,没有回答。

两人都没有再说话。

最后的最后,米迦尔在走之前跟优一郎说了那天两人之间的最后一句话。

他说,“我知道了。”




过了几天,那只鸟儿痊愈后被米迦尔如约送回了人界。临别前一天,优一郎念念不舍的抚摸了好久它的羽毛。而那只鸟儿傻傻的绕着优一郎又蹦又叫,看得米迦尔忍不住笑。

“笑什么?”优一郎咬牙切齿的看着米迦尔。

“小优和这只鸟一样傻。”米迦尔笑得眼睛都弯了起来,湛蓝的眼睛像蓝宝石一样耀眼,让人被吸引得移不开眼。

“你才傻。”优一郎气得就近抓住米迦尔的手臂就作势要咬。

两个人打闹了好一阵才作罢。

“…我说,米迦,你最近是不是干了什么特别损耗魔力的事情?”优一郎在打闹停止后突然这么开口问道。

米迦尔愣了愣,他最近确实因为修补屏障漏洞运转魔法阵损耗魔力颇巨。但到目前为止,优一郎是第一个看出来的。

“虽然遮掩得很好,可你身边魔力的气息淡了很多。”优一郎直截了当的指了出来,他有点担心,“这样下去会吃不消吧…?”

米迦尔没说话。

优一郎将那只围着他蹦跶的鸟儿捧了起来然后放到了一旁的羽被上。他拍了拍那只鸟儿跟它说,“好啦,你别吵。我有事要做。”

那只鸟儿乖乖叫了一声,自个跑到更深的地方去了。

“米迦。”优一郎将头转回来看着米迦尔,露出了一个有点复杂的笑脸

他问,“要「使用」我吗?”

米迦尔一愣,然后便微微皱眉,他说,“你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吗?”

“我知道。”优一郎点头,“都一样,其实不过是早与晚的关系。”

优一郎又反问,“难不成你很在意方式吗?现在每天在我身边呆一刻钟和那样又有什么区别,本质上不一样?”

“不一样。”米迦尔似乎难得的有些恼怒,“你以为我每天这样就是为了等到一年满了,然后在你没有魔力的时候丢掉你吗?”

“…不是吗?”

“你以为那个时候你还活着?”米迦尔气得快笑起来,“你以为你还活着?”

“我知道没了魔力我会死。”优一郎反倒平静的说,“我知道的。”

米迦尔定定的看了看优一郎片刻,然后在留下一句和上次一样的“我知道了”后拂袖而去。

优一郎望着米迦尔离去的背影突然笑起来。

又是…我知道了

到底,知道了些什么呢?


后半部分戳我,有肉。


*要说的都说啦。看完回来的小伙伴点个热度嘛!

*爱你们。



评论(4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