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一周攻略


《一周攻略》

文/tumi


*感谢漆戈的点梗。 @漆戈 

*埋了几个小细节,祝使用愉快。

*还是想要评论(。

 


“无论如何,今年的预算报表都得由小优自己去交才行。”

周一下午,筱娅微笑着将准备好的报表推给坐在自己对面的优一郎。

“啊?为什么今年我非去不可?”优一郎有点诧异,明明往年都是副部长君月代劳的事情。

“因为今年君月说不能再纵着小优了,所以你自己去。”筱娅摊开手,一脸无可奈何的笑着回答。

“君月那家伙…!我去怎么想都批不过吧?”优一郎抓着报表有点火大,“难道你想看见今年我们部没经费的惨状吗?”

“哪里有那么严重。”筱娅眨眨眼睛,“会长大人可是个美少年呢。”

“我又没有见过他。”

“他是出了名的国际部的部草哦。”

“明明就是出了名的不好讲话好吧?”

“那也是部草美少年啊。”筱娅真诚且无辜的回答。

“所以说这和美少年有什么关系?”

“所以说这和小优不去有什么关系?”

“因为会长不好说话啊?”

“小优看起来也不好说话啊!”筱娅很认真的接,“你每天社团练习的时候气势都很让人为之一振哦!那些学弟学妹们都觉得小优是个严肃又厉害的人。”

“所以呀,拿出气势来。去正面对应学生会长吧!别怕!”

优一郎被筱娅随着说话而干脆的比出的拇指震撼到了。

“输给你了。”优一郎叹了口气,认命的抓着预算的报表站了起来,“一周后是吧?我会好好准备的。”

“小优加油。”筱娅眯着眼笑起来,“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打电话问君月哦,他应该很乐意解答的。”

“我知道了。”

目送着优一郎离开的背影,筱娅维持着完美的微笑。

嗯,完美解决这件事了。既锻炼到了小优又完成了君月的委托。

筱娅用手指点了点下巴。

等君月和他妹从新开的游乐园回来应该就能拿到他说的赠票了。到时候就约上小三一起去玩玩看好了,听说那里面有很好吃的蛋糕和超可爱的旋转木马

啊,肯定会是美好的两人约会。

少女的笑容更灿烂了。

 

0%

 

 

“所以说到底要怎么说啊……”

优一郎捧着那份薄薄的报表有点崩溃的倒在了树枝上。

他只要有想不开的事情都会跑到学校的西边树林里最大的那棵树上发愁,直到想开了才会下去。

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在树上呆了三天的午休了。

然而,该准备的报表讲话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他也有打电话给君月询问,然而在两人成功吵起来之前优一郎都没有什么有用的收获。

那家伙最近有什么好事吗,声音都变得得意洋洋的。

优一郎一边晃着腿一边咬牙切齿的回忆起了那通不太成功的电话。

然后,他换了个姿势,靠着粗壮的树干眯起了眼睛。中午的阳光刚刚好,透过树叶的缝隙细细密密的照在优一郎的身上。他眯着眼睛看着一个个叶与叶之间小小的光斑,眼前的景象愈发模糊。

稍微睡一会吧?还有一个小时才到下午上课。

优一郎这么想着,闭上了眼睛。

 

 

 

太阳好大。

优一郎再次睁眼时脑子里立刻出现了这句话。

短暂的睡眠后精神充沛他餍足的伸了个懒腰,但完全忘记了还放在自己身上的报表,下一秒,那份报表随着他动作的弧度掉了下去。

优一郎有点慌,赶快低头去看报表下落的位置。

然后,他看见了个少年。

少年随着报表在空气中纸页翻动发出的刷拉响声抬头看去,然后准确的接住了那份掉下来的报表。

优一郎松了口气,他刚想和树下的那个人致谢,可姿势受力不太对的他下一秒钟就跟刚刚那份报表一样掉了下去。

——要死要死要死!

优一郎脑袋一瞬间完全空白了,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就在火光电石之间掉了下去,然后,他被那位少年也像刚刚接报表一样准确的接住了。

哦,更准备的说,抱住了。

被少年以公主抱的姿势接住了的优一郎在大脑恢复运转之前对上了少年的眼睛。

少见的,湛蓝色的,和天空一样的眼睛。
好漂亮。

“谢谢。”

诶我说出来了吗?优一郎对这么少女的展开懵逼了一下,他认真的想了想之前自己是否有开口,在还没有确定之前,他听到少年开口问他。

“不说吗?”

说,说什么?总,总之先感谢肯定没错!

“谢,谢谢!”

优一郎还没反应过来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但在他道了谢之后,他就被少年放了下来。

“你的吗?”脖子上还挂着耳机的对方递过来了刚刚掉下去的那份报表,优一郎立刻接过来,一边舒气一边感激的回答,“是我的。刚刚不小心掉下去了,还好有你。”

“不客气。”

对方笑起来,露出的笑容让优一郎觉得比午间的阳光还要炫目。

“下次要小心。”对方一边说一边看了看表,“还有十分钟上课。先告别了,再会。”

“等,等一下!”优一郎看着少年准备离开的身影,下意识的喊住了他。在少年露出有点疑惑的表情抬起头时,优一郎吸了口气,然后有点决然的开口说

“那个,真的很感谢你!我是天音优一郎,在二年级(3)班,是剑道部的部长。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请务必来找我!”

听到优一郎的话之后少年微微迟疑了一下,然后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近藤米迦尔。”

诶,好熟悉的名字。

在分别了之后,优一郎一边狂奔在回班的路上一边后知后觉的想到。

 

20%

 

 

嗯,世事奇妙,大抵如此。

在午休结束前连人带报表掉下树的优一郎在那时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晚上会和米迦尔在学校外面的餐厅吃饭。

在优一郎的认知中他那么认真的说了“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请务必来找我”,那么对方大概会找他去做打打群架之类的事。结果当天下午他就被同学传信近藤同学找你放学小树林见。

优一郎以为会有什么大事发生,如临大敌的到了小树林结果一见到米迦尔对方就特别认真的问他喜欢吃什么,然后在得知他喜欢吃咖喱之后说啊好巧我也喜欢那我们一起去吃吧学校不远处有家咖喱味道不错的餐厅。

优一郎懵逼的说好啊那我给家里打个电话,说着还真给妈妈打了电话说不回家吃了。接着就被米迦尔领到学校外不远处的一家餐厅,两个人点了两份咖喱然后开始聊天。

“嗯……所以说,小优在操心报表不能过的事情?”

在一份咖喱吃得快收尾的时候,优一郎和米迦尔已经意外快的喊起了对方名字的昵称。

“对啊,我以前都没做过。”

优一郎舀了一勺咖喱苦恼的说。

“没关系。”米迦尔安慰他,“我对这个还算熟练,如果小优愿意的话周五下午放学我来帮你组织一下语言吧?”

“诶?可以吗。”优一郎惊喜的抬起头看着米迦尔。

“嗯。”米迦尔点点头。

“麻烦你了。”优一郎露出了笑脸,又有点不好意思,“老是麻烦你。”

“不,我觉得认识小优是件很奇妙的事情呢。”米迦尔若有所思的又摇了摇头,“如果真的觉得麻烦了的话就帮我付饭钱好了。”

“这个倒是没问题。”优一郎很爽快

“嗯,那好。”米迦尔合掌,转头出声,”服务员,麻烦这里再来两杯果汁,算在对面这位先生账上。“

“喂!”

 

35%

 

 

周五下午,米迦尔在之前约定了的两个人第一次见面的小树林和优一郎见了面。然后两个人在折腾了两个多小时之后终于让优一郎熟悉了关于报表的讲话应该如何进行。

“呼,终于搞定了。”优一郎拿着报表靠着树喘了口气,“多亏米迦了。”

“嗯,这样说的话就没问题了。”米迦尔倒是胸有成竹的点点头。

“原来都没想到这个那么麻烦,多亏君月这几年才让我们部顺利通过啊。”

优一郎在体会到这玩意儿的辛苦了之后将心比心的诚恳说道。

“报表对于每个部都一样麻烦。”

米迦尔一副看起来很懂的样子。

“啊…现在也不早了。”优一郎看了看表,又看了看有点晦暗的天色,。他稍微思索了一下,开口道,“无论如何米迦多谢啦,麻烦你了。为了答谢米迦,今晚要不要去我家吃?我妈妈手艺很好哦。”

优一郎说完便有点忐忑的看着米迦尔,但对方却异常爽快的答应了。

“刚好我今天家里大人不在。”米迦尔点头,“那就拜托小优了。”

“那么巧?”优一郎有点吃惊,但很快就开心的笑起来,“太好了,那就走吧!”

优一郎拉起了米迦尔的手。

 

50%

 

 

“先说好,不准笑。”

在据优一郎说再过一个拐弯口就能到他家的地方优一郎突然停下来,严肃认真的对米迦尔说

“笑什么?”米迦尔不明所以。

“反正就是不准笑。”优一郎持续的维持着严肃的脸说。

“好好好,我不会笑的。”米迦尔举手表示投降。

然后,在优一郎带人拐过了那个路口之后,两人面前出现了一家可爱的玩偶店,虽然已经挂上了休息的牌子 不过里面仍旧亮着灯。

“…是啦,前面那里就是我家。”优一郎稍微有点羞耻的说道。

“啊,这里就是小优的家啊…”米迦尔边走边打量着这个还在橱窗里放着白色抱抱熊的布置得超级可爱的玩偶店,倒是没露出什么奇怪的表情,不过内心稍微翻腾了一下。

原来看起来不太好相处的剑道部部长家里居然是开玩偶店的吗?

剑道部那些以优一郎为人生目标的少男少女们如果知道了内心肯定会幻灭一次。

“米迦不觉得…嗯,很奇怪吗?”优一郎在店门口站定了,有点犹豫的纠结了一下,然后开口问道。
“不会啊。”米迦尔摇头,“我觉得是件很棒的事。”

“真的?”

“真的。”米迦微微点头并补充,“其实意外的很适合小优。”

和他能感受到的优一郎内心一样温柔柔软的店。

“为什么适合我啊?”优一郎看起来有点不爽。
“小优我饿了。”

米迦尔正直的转移了话题。

“好吧,我开门了。”

优一郎点头,放过了这个话题转而去开门了。

 

60%

 

 

天音太太是个温柔的好女人,晚餐盛情的款待了米迦尔后又给饭后在优一郎房间里独处的两个人端上了甜茶和枫糖浆饼。

“怎么样,我妈妈手艺很棒吧。”

“很棒。”米迦尔给予了真心的肯定,“你妈妈的日本料理做得非常好吃。”

“那个,小优,我刚刚晚饭时看了看店里面,好像很多都是手工制的东西。是阿姨做的吗?”

米迦尔抿了一口甜茶,然后有点好奇的开口问道。

“嗯,很多都是我妈妈做的。”优一郎点头,他感慨的说“有很多很可爱的啊。”

在发现米迦尔并没有像他小学时带回家玩的男孩子一样嘲笑他之后,优一郎也算是放下了心结,认认真真的跟米迦尔进行有关这家店的对话。

“阿姨手真巧。”米迦尔夸赞。

“嗯,她在我小时候还给我做过好多娃娃呢。”优一郎陷入了回忆

“肯定还抱着睡过?”米迦尔挑了挑眉猜道

“那,那时候还小!”优一郎微微脸红着争辩。

“原来小优小时候真的抱着娃娃睡觉啊。”

米迦尔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自觉似乎被坑了一下的优一郎立刻把放在两人中间的盛着枫糖浆饼的碗抱走了。

“米迦你还想吃吗?”优一郎威胁。

“我说的不是实话吗。”

米迦尔无辜的看着优一郎。

优一郎看了看米迦尔的表情,然后毫不犹豫的把剩下两块一起吃掉了。

“小优你觉得你这样过分吗?”

米迦尔稍微露出有点伤心的表情。

回答他的是优一郎两颊像仓鼠一样鼓起来然后不停咀嚼食物的脸。

“茶。”

担心优一郎噎着,米迦尔递过去甜茶。

外人完全想不到剑道部部长在人外的是这个样子吧。和社团练习时凌厉又凛然的样子不一样,也和教导社员们是严肃又认真的样子不一样。

该说是他看见了别人看不见的优一郎吗。

不过,这样吃东西的小优好像仓鼠,好可爱。但可惜这句话不能再说了,不然连茶都没得喝了。

米迦尔又端起自己的茶喝了一口,内心如此独白道。

 

70%

 

 

“你是新上任的部长吗?怎么以前没见过你?”

周日聚集在学生会门口准备进去依次做今年份的预算报表讲话的各个部的部长们在开始之前为了防止情绪太过紧张纷纷和身边人攀谈了起来。而一位漂亮的少女看着优一郎坐在角落里没人说话,于是踯躅了半天小心翼翼的上前搭话。

“我是剑道部的。”

优一郎不知道怎么跟人解释这种往年都是副部长君月代为开会的事情,于是只这么回答。

“我是舞蹈部的。”听见优一郎回了话女孩子不自觉的松了口气,她本来以为这样的少年会很不好相处。然后她同样自报身家后又有点感慨的说,“我也是新上任的,前任会长考大学准备去了。我还是第一次弄这个,也不知道行不行呢。”

看来少女已经完全把优一郎当成和她自己一样新上任的部长了。

优一郎见状,什么“我从国二到现在一直都是剑道部部长”的话也说不出来了,只好配合的点点头。

——“下一位,请舞蹈部的同学进来吧。”

会议室的门开了,有人出来传唱。

“啊,到我了,先走啦。祝我好运吧。”

少女向优一郎微微致意后挥挥手转身小跑进了会议室。

在冗长的等待后优一郎中听到了有人出来喊。

“下一位,剑道部的同学。”

优一郎立刻打起精神站起来,然后在剩下的几人的目光中努力维持着镇定走进了会议室。

他刚走进去,就看见负责喊人的那位同学向他点头示意后为他关好门出去了。仅留下他和学生会长——那个出了名不好讲话的部草。

优一郎抬头看去,然后,他看见了米迦尔正坐在座位上朝他微笑。

“米,米迦——?”

“早上好,小优。”米迦示意他做下,然后在优一郎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哑然失笑,“怎么这样看我?”

“米迦你是学生会的会长?”

优一郎直到坐下来都没有反应过来这个事实。

“小优才知道?”米迦尔有点无奈地叹口气。

为了近藤米迦尔这个名字那么熟悉,因为他就是学生会长啊!

优一郎终于把米迦尔的名字和记忆深处模糊的熟悉感对应在了一起。

优一郎有点崩溃,“我真的不知道。”

毕竟他身边的女生提起米迦尔永远都是“部草大人”以及“学生会长”,真正喊名字的倒还真没听过。也可能听过吧,但被优一郎完美的无视掉了,也以至于到现在才知道这个事实。

“没关系的。”米迦尔反过来安慰他。“来,我们开始吧。”

“好,好的。”

优一郎有点紧张的开始了自己的讲话,虽然中间还有些地方稍微卡顿了一下,但总体来说倒是很流畅,没有辜负米迦尔当日悉心的教导。

“……就是这样的,以上是我们剑道部今年的预算报表,希望您支持。”优一郎在结束钱例行公事的说了这样的结束语,然后,他咽了咽口水,等待着米迦尔的答复。

“嗯,没问题。”米迦尔爽快的点头,拿过了那份报表,翻到结尾处直接用会长的公章盖上了,并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这,这么快?”优一郎有点傻眼,“不是说还需要二审三审才能最后盖章吗?”

“不用了。”米迦尔将报表递回给优一郎,他轻松的说,“反正二审三审也一样是我来看。没必要让小优再徘徊那么久,现在就签字放你过你肯定就能安心了。”

“真的不再看看吗?”优一郎有点不安的问道

“我周五那天已经看够啦,每一条都认真的研究过了才放你过的。”米迦尔对优一郎的话无奈地笑起来。

“也就是说,你们剑道部的预算报表已经批了。”米迦尔端正表情严肃起来,“钱和器材方便会在这个月尽快到位的。”

“谢谢!”优一郎终于放下了心中的沉甸的石头,他不自觉的舒了口气,然后站起来给了米迦尔一个深鞠躬。

于是,关于预算报表这件事终于完美的解决了。

 

 

——“中午要一起吃饭吗?一天看那么多报表真累。”

优一郎在出门不久后收到了和自己互换了邮箱地址的米迦尔的短讯。

——“好啊。”

——“我带小优去吃一家新餐厅。”

——“我很期待!”

 

90%

 

 

“妈,真的要我带这个去给米迦吗?”优一郎拿着刚刚被天音夫人塞到手里的挂件有点不可置信的问。

“这个很可爱啊。小优小时候不是最喜欢这种毛绒绒的东西了吗?”天音夫人笑眯眯的说。

“那也是我小时候了啊…”优一郎无奈的看着自己手里两个成对的小熊玩偶的挂件,“而且这是一对的吧?”

“对啊,正好你们一人一个。米迦那孩子我一见就喜欢,你和人家多促进感情常带回家一起读读书多好。”天音夫人有理有据的说。

“妈你偏心。”

“哪里有。我还是觉得我们家优最可爱嘛。”

“妈我已经是收到可爱这样的评论不会高兴的年纪了。”

“我开心嘛!”天音夫人一脸你好不可理喻的看着自家儿子,然后一锤定音,“好啦,决定了。小优下周去上课的时候就去送给米迦吧。然后你们把这个挂在书包上,这样显得你们感情好。”

——“挂书包?”

 

 

 

“谢谢小优。”

米迦尔收到那只小小的布偶熊的挂件后看起来很惊喜。

“不客气……”优一郎挠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其实是我妈妈让我带给你的。她很喜欢你,还让你多去家里玩。”

“那就请小优带我向阿姨致谢啦。”

“还,还还就是……”优一郎有点想要捂脸的冲动,他有点羞耻的接着说,“我妈说希望我俩能把这个都挂在书包上,这样显得…嗯,我们感情好。”

天知道优一郎用多大的勇气才把这句话说完。

“……拜托你了!”优一郎叹口气,然后闭上眼朝对方微微低头。

“我很乐意。”米迦笑了起来,“不过我也有件事想拜托小优。”

“米迦你说。”优一郎听到自己的话被同意了,于是立刻豪气干云的拍拍胸口,“只要我能做到的都可以。”

然后,下一秒,优一郎毫无征兆的被米迦尔壁咚了。

——“可以请小优和我交往吗?”

——“诶?”

 

99%

 

 

“哎呀。”

百无聊赖的在天台吃完饭准备回教室的筱娅在低头时在校园里的角落里看见了熟悉的身影和不可思议的的事情。

——她的部长优一郎,正在和学生会长米迦尔接吻。

更准确的描述一下,是优一郎被米迦尔抵在墙上,米迦尔单手搂着优一郎的腰接着吻。

筱娅不禁想起了自己收到的由刚和未来从新开的游乐园回来的君月送到的赠票时,问未来的一个问题。

“是谁送给未来游乐园的门票的呢?”

“啊,是…”未来看起来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上个星期我帮学生会长整理文件之后他送给我的。让我和亲人去玩玩看。”

米迦君,打得一手好牌嘛。

筱娅看着已经沦陷在米迦尔攻势里的优一郎,为自家嫁出去的部长默哀一秒钟。

祝你们幸福。

筱娅又看了看表,还有一个小时午休结束,不如猜猜看两个人会不会用这一个小时做到最后一步?

筱娅有点恶趣味的笑起来。

 

100%

 

END


*题外话:米迦在以前刚转过来偶然路过剑道部的时候就被优吸引啦,但优看起来不是很好相处的样子所以一直不知道怎么接触。努力爬到学生会长的位置想着好歹交交报表和开会能见人了吧结果都是君月来代开,米迦很崩溃。最后从妹妹入手解决了君月(点烟 终于Get了优。

*没错,那个百分比就是米迦攻略优的完成度。

评论(36)

热度(2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