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After the drunken


《After the drunken》
文/途弥
 

*77的生日贺文,感谢她读完还帮捉了虫。希望她今年生日愿望都顺利达成:D

*我不想谈论我的状态和文力问题,让我缓缓吧😌

*感谢阅读


差一个小时到凌晨。
 
近藤米迦尔掏出钥匙打开了门。
 
米迦尔进门的瞬间就被冲上来的人扑住压在应声而关的门上。然后那个只到他肩膀高的人就不由分说的拉扯起他的衣服,对着露出的脖子旁的一大片肌肤毫不犹豫的凑上去就咬。
 
虽然像只小狼一样气势凶狠,但是优一郎的力气却不够。对着那块露出来的肌肤,他刚开始还紧紧的咬住,用一用力。但等肌肤被口水濡湿后他便变成了半咬半含,又下意识的用舌头去舔舐那块柔软的肌肤,力道也越来越放松,要咬不咬,将放不放。
 
“唔——”优一郎吞咽了一下口水。
 
米迦尔在看到少年扑上来的一瞬间就知道无须做他想,能拿着他家钥匙在客厅等他回家的只有优一郎无疑。但此刻他被优一郎气势汹汹的动作惊得愣住了,脑袋在忙了一整天后在夜间强撑着继续工作,只觉得隐约头疼起来。
 
“小优……?”
 
米迦尔低声开口。
 
“唔……?”
 
优一郎应声松了口,然后抬头起来。米迦尔看见他一双在只有隐约的月光的夜里意外的亮得怕人绿色眸子,随之而来的便是优一郎应声时嗓间传来的浓郁的酒气。两个人靠得极近,酒气直直熏进米迦尔肺腔里,让米迦尔一瞬间大脑几乎被酒意麻痹了。
 
小优喝酒了。
 
米迦尔在“你怎么在这?”和“你喝了酒?”的问题之间稍微犹豫了一秒选择了前者,然后他瞧见优一郎盯着他看了又看,才含含糊糊的开口回道:
 
“我在等……等米迦。”
 
等我?米迦尔有点诧异,可他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反应就听到优一郎继续开口了。
 
“因为…米迦,米迦说今天回来……”
 
“所以,我……我就过来了……”
 
“可我等到好久都没见你……”
 
优一郎迷迷糊糊地说到这儿的看了米迦尔一眼,然后低声有点不太清楚的抱怨道,“米迦你好慢……”
 
米迦尔想起来早上优一郎打电话过来问今天会回家吗的时候米迦尔看了看进度估摸着今天大概能回家睡一会儿,就边记着笔记边回了今天会回家。谁知道优一郎居然等他等到了现在。
 
“小优……”米迦尔一时间不知道作何反应,微的酸涩伴随着异样的情绪涌到胸口左边的那个位置里,他低低的喊了少年的名字。
 
“所以,所以要惩罚……嗯,惩罚米迦。”被叫到名字的少年自顾自继续开口道,虽然含着酒意的声音有点不太连贯,但是却很认真。
 
所以就咬我是吗?米迦尔顿时哭笑不得,简直想问问优一郎小朋友你今年几岁了。但看着优一郎认认真真的目光,他还是没能问出口。他微的叹了口气,伸手一捞直接把比自己矮一个头的优一郎打横抱到了沙发上。
 
“别动!米迦不准动……”优一郎在米迦尔怀里挣扎闹腾不给抱。但他在被米迦尔放到沙发上那一刻突然就安静了下来,然后他闭紧了嘴将脸扭到米迦尔看不见的地方去,似乎不准备再理会米迦尔了。
 
“小优?”
 
优一郎没理他。
 
米迦尔只好认命站起来,转到沙发那边去。幸好优一郎没再把头转过去,只是一双绿色的眼睛看着有点黯淡,整个人都显得萎靡不振的样子。
 
“对不起,我没跟小优说回会得那么晚。”
 
米迦尔伸手摸了摸优一郎的头发,然后真心诚意的带着歉意跟面前的人道了歉。米迦尔比谁都清楚,优一郎作息一贯良好,十点睡六点起多年没变过。而他打车回来前看了看表时已经十点半了,这会儿本该在床上的人在这儿等他不知道等了多久。
 
“小优不放心我吗?为什么来等我?”
 
“不是……”优一郎有点费劲的摇了摇头,“因为你说要回来,所以,所以……等你。”
 
“而且……”他似乎犹豫了一下,但是很快就又继续开口,“我讨厌你出去鬼混。”
 
米迦尔本来正酝酿着说些什么,乍闻“鬼混”这个词差点被自己呛到。他想说谁教你这种词的时候发现正皱着眉认真的看着自己的优一郎,便哭笑不得地解释道,“我不是出去鬼混。小优知道的,我接了一份重要的研究,今天才刚忙完最后阶段。”
 
“就是。”优一郎似乎认了死理,“我看见,看见的。那个穿高跟鞋的女人,送……送你,回,回家那个,还抱你……”
 
“而且……”优一郎说着说着被翻涌上来的酒意呛得先打了个嗝,然后他又坚持着继续道,“你还对她笑。我看见了,我都……嗯,都看见了。”
 
“米迦……是,是骗子。”
 
“明明就……”优一郎梗了一下,声音有点低下去了,“说好和我一直在一起的。”
 
优一郎自顾自的说完,也不管米迦尔的反应,就把头埋膝盖里去了。也正是在这时,米迦尔的余光终于看见了桌子上的易拉罐。
 
一二三,好嘛,从来没喝过酒的人上来就喝了三罐。而且看样子是一濑红莲放在冰箱里的储备酒,度数到底多少一时间虽然还不清楚,但肯定不低。
 
还是个未成年啊,一下子喝那么多。见到他肯定都醉糊涂了,还能说话真不容易。
 
米迦尔缓了缓,微微用头疼着的大脑思索了一下言辞,然后慢慢的开口解释道:“我没骗你,小优。那个是我学姐,从小在法国长大的,最近刚回来,见谁都会抱。”
 
“真的……?”优一郎将头抬起来,有点质疑的看着米迦尔。
 
“真的。”米迦尔点点头,然后有点无奈地笑起来,“小优不相信我吗?”
 
“不是……就,就是……”优一郎急得有点口齿不清的辩解了起来,他伸手想去拉米迦尔的手,却在半途就被米迦尔拉住了胳膊,然后下一秒,米迦尔倾身去吻了优一郎的额头。
 
是个蜻蜓点水的吻,很温柔。
 
优一郎睁大了眼睛看着米迦尔的动作,然后直到米迦尔结束了这个吻后看着他时他仍然保持着这个姿势。
 
“我从来没骗过你。”米迦尔放下优一郎的胳膊,转而摸了摸优一郎额前的碎发,“一直在一起也是真的,我自己说的,我没忘。”
 
“小优可以相信我吗?”
 
米迦尔温柔的看着优一郎,对于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少年,他付出的耐心和感情可能比少年感受得到的还要多。在米迦尔十二岁时两个人拉钩要永远在一起的话也是那时候的米迦尔想了很久才认认真真提出来的。他比谁都更清楚当时涌动在胸腔里的是什么感情,那样的感情炽热的催促他去做一些事情,和眼前的少年有关的事情。
 
“我相信你。”
 
过了半晌,优一郎说出了酒醉后难得的完整的一句话,很轻,很低,但米迦尔听见了。
 
“好,快去睡吧。”米迦尔终究还是担心优一郎的身体。晚睡加上酒醉,再折腾下去明早起来情况还得更糟糕。他转回去又抱起优一郎,低头问这个这回乖乖在他怀里不动弹的少年,“今天太晚了,睡我这儿先吧,明早再回去?”
 
“嗯……”优一郎眼皮都快睁不开了,他含糊的应了一声,又放心的往米迦尔怀里拱了拱,然后异常安心的合上了眼睛。
 
米迦尔将优一郎抱到自己床上,再给他垫好枕头盖好被子后,看着已经沉沉睡过去的少年,终于忍不住微微叹了口气。
 
“快点成年吧,小优。”
 
翌日,米迦尔给优一郎煮好醒酒汤留好字条后赶回学校处理研究最后的收尾终结工作时,他有点诧异的发现几个同级的同学一直以有点奇怪的目光看着他。可当他扫过去,那几位同学又赶快低下头装作没事发生。最终,那位喜欢高跟鞋的学姐走上来,低声笑着递给了米迦尔一面镜子——米迦尔白大褂露出的脖子上赫然是一大块红色的痕迹。
 
“昨晚和你的小女朋友玩得很开心?”学姐暧昧的笑起来。
 
“……”米迦尔难得的有点窘迫,但很快又恢复了平静的脸,“还不是那种关系。”
 
“啧啧,那你可要加油啊。”学姐仿佛感同身受,又严肃道,“可要对人家负起责来,不能干完就跑。”
 
“我会的。”米迦尔颔首,扯了扯衣领将其拉高,遮挡住那片红痕。
 
米迦尔想优一郎永远不会知道守着喜欢的人却无法有何动作是多么难受的事情。因为无论再怎样优一郎始终比他小上四岁,他怎样也不能对还未成年的少年下手。平常晚安吻和吻额头就已经是极限了。他忍得多辛苦就连优一郎也不清楚。
 
赶快成年吧,小优。
 
END

评论(21)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