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于我而言

《于我而言》

文/tumi


*之前生日的点梗,谢谢姑娘的点梗。

 *米迦生日快乐,迟到的生贺。


“进藤同学又去天音老师家补课了?”

“毕竟是优等生嘛。像我们想去只怕天音老师还不愿意呢。”

“也是啦,好羡慕进藤同学啊。”

 

 

“来了?”

优一郎打开门,非常熟络的拉起米迦尔的手将人拉了进去,然后带上了门。米迦尔脱了鞋子跟优一郎上楼,在跨上一阶阶旋转楼梯时,米迦尔听到优一郎问他

“晚上要不要在我这儿吃饭?”

“那就麻烦小优了。”米迦尔点了点头

“想吃什么?”

“只要是小优做的都好。”

“那吃咖喱怎么样?冰箱里应该还有咖哩块。”

“嗯。”米迦尔压了压自己忍不住翘起来的嘴角,一边应声一边跟着优一郎走进了房间。

当优一郎端来两杯柠檬冰茶时米迦尔已经打开了作业,用红笔标了注释和详解的作业能看出主人的用心。难题的题号前有小小的红圈,米迦尔找好了笔,又接过优一郎递过来的饮料,然后便看见优一郎带上了眼镜,收敛了刚刚随意的态度,坐下来看了看作业,然后认真的给米迦尔讲起了题目。

“这里……这样。”

优一郎用红笔在稿纸上流畅的写下了过程,又圈出米迦尔答案上的数字,“换成圆再画图,一开始就直接联立会很难算。虽然这样也没错,不过米迦目前的知识还不能化简。来,我来帮你化个简……”

米迦尔认真地看了看听着优一郎的讲解,在自己的本子上随手做着重点讲解的笔记。时间随着柠檬冰茶里逐渐降下去的高度在优一郎的圈化讲解里流逝,在屋内的摆钟敲了六下的时间,优一郎放下了笔。

“……嗯,大概就是这样了。”

优一郎伸了个懒腰,然后用手撑着下巴看着米迦尔,“怎么样,你饿了吗?我去给你煮咖喱。”

“嗯,我也去。给小优打下手。”米迦尔合上本子回道。

“走。”

 

 

米迦尔和优一郎真正相熟起来是在三个月前的某个周五。那天米迦尔因为社团的事情忙得晚了,准备走之前突然天上就下起了倾盆大雨。而且他在等了十几分钟后雨不但没有变小反而有加大的趋势。米迦尔下楼,换好鞋子站在台阶上看着雨点凶狠地打落在地面上的情形,略迟疑了一下。

“近藤同学没带伞吗?”

从楼梯另一端走来黑发的青年,正是米迦尔班上刚来一个月的实习老师天音优一郎。他看着米迦尔站在台阶前犹豫的神情,上前开口问道。

米迦尔有点诧异地转头,看到优一郎朝他举了举自己的黑伞问,“我伞还够大,近藤同学如果需要的话我撑伞送你回家吧?”

“麻烦天音老师了。”米迦尔微微皱了皱眉,“可我家里学校不太近,现在可能不太能赶过去。”

“这样啊……”优一郎想了想,又问“我家离这里很近,那你要不要先来我家避避雨?学校等会就关门了,总呆在这也不行。”

“到老师家去?”米迦尔有点惊讶。

“嗯。”优一郎看着米迦尔的表情反而笑了起来,“放心,我又不能卖掉你。”

“多谢您了。”米迦尔难得的也露出了微笑。

“别用尊称啦,不然我总觉得我是个老头子。”优一郎一边打开了伞一边向米迦尔走过来,“靠近我一点,不然等会淋湿了要感冒的。”

“好。”米迦尔又微微靠近了优一郎一寸,然后在优一郎低声的说了一声“走了”之后,优一郎撑着伞挡着两个人走出了校门。

在这之前,米迦尔和新来的优一郎总共也没说过几句话。这个从国外留学回来在学校实习的新老师空降他们班一个月,虽然那双绿色的眼睛很惹眼,但是那群蠢蠢欲动的女生目前为止还真没谁敢鼓起勇气上去问老师要联系电话和地址。要真论亲密程度,估计也还没谁和优一郎靠得那么近过。

靠得似乎真的太近了,米迦尔隔着毛衣都能感受到优一郎衬衫的褶皱。优一郎领着他避着人少积雨的地方走,两个人之间到没说什么,但雨点溅落在伞上发出激烈的劈啪声似乎已经足够弥补两人的声音了。

优一郎带着米迦尔来到学校旁不远处的一栋小别墅,然后在开门时有点无奈的解释道,“这是我爸妈的房子,他们现在在国外,刚好我回国工作就留给我暂住了。你可别对我有什么奇怪的印象。”

米迦尔跟着优一郎进门,然后看着优一郎找了两条毛巾出来,递给米迦尔一条让他擦擦头发,又问他想喝什么,米迦尔要了一杯水。优一郎意外的贴心的递上了纸杯装的热水,又看了看窗外的雨势,对米迦尔道:“先给你爸妈打个电话吧,看等会他们有没有空接你回去。这样看这雨一下子小不了,还是得让人来接才行。”

“他们都在国外,我自己住。”米迦尔停了一下擦头发的手回道,“他们应该来不了。我在老师这坐一会儿自己回去就好。”

“这样啊……”优一郎皱了皱眉,又看着米迦尔被风吹来的雨打湿的衣角和袖子道,“你衣服都湿了,怎么能放你自己回去?”

“在我这洗个澡吧,我还有备用的衣服,正好我们身量差不多。”优一郎不由分说的上楼找好了衣服然后把米迦尔推到了浴室前,“去吧去吧,不然等会就感冒了。”

等米迦尔洗好澡出来的时候,一开门就闻到咖喱的香味。然后听到他的推门声,优一郎走上来招呼他,“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就先做了咖喱,要来吃吃看吗?”

“谢谢老师”米迦尔跟着优一郎下楼,看着碟子里浇上了咖喱汁的饭卖相极佳,令人食指大动。他在和优一郎一起说了“我开动了之后”就舀了一勺放进嘴里,浓郁的咖喱味在唇齿间散开,微微的辛辣掺杂着咖喱特有的味道,米饭和咖喱汁组合之后意外的好吃。

“怎么样?”米迦尔抬起头,看见优一郎满怀期待的看着他,“我高中的时候做这个可拿手了,不过留学几年都没碰过了,回来之后还是第一次做这个。”

“很好吃。”米迦尔笑起来,真心实意的评价道。

“那就好。”优一郎也露出的笑容,然后拿起勺子舀了一勺咖喱送进自己嘴里。

“衣服还合适吗?”优一郎在舀第二勺时看了看米迦尔问道。

“嗯,很合适。”米迦尔顺着优一郎的目光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衬衫和裤子,“麻烦老师了。”

“果然我没看错嘛。”优一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吃了作为晚饭的咖喱之后雨势依旧不小,优一郎便问米迦尔要不要留宿,明早再走。米迦尔答应了,当晚留宿在了优一郎房间隔壁的客房。直到第二天早上吃了早饭才走。

 

那场大雨将两个人的关系一下子拉近了,优一郎和米迦尔自那之后就熟络了起来,隔三差五优一郎就带米迦尔到自己家去,多的时候的是补习,少数时间优一郎也会像个高中生一样拉着米迦尔陪他打双人游戏。甚至打输了的时候优一郎还会嚷嚷着让米迦尔陪他再来一局。两个人之间打得火热,也常常会露出让对方都惊讶的一面。就连称呼也从老师和同学变成优和米迦。

 

 

“啊啊啊,米迦你怎么做到的?这里我都打不过!”优一郎整个人都快趴在米迦尔身上了,绿色的眼睛闪亮亮的看着米迦尔顺利的通关了自己卡关了一个多星期的地图。

“因为小优是笨蛋?”米迦尔自己说完就忍不住笑起来,然后在优一郎炸毛之前认真的告诉了他通关方法,然后优一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靠着米迦尔的肩膀,手上拿着手柄将这一关再通了一次。

“嗯,原来那么简单啊。”优一郎有点诧异,“我之前想错了啊。”

“嗯,再一起通下一关吗?”

“来来来。”优一郎立刻坐正了,认认真真的拿好手柄按下了确认键,进入了下一关的冒险。

 

 

尽管在外人看来只是关系好的师生,但私底下交际起来感情却愈发好。虽然在同学们眼中米迦尔只是去补课,但可没人知道米迦尔还常常在优一郎家蹭饭打游戏。而明明在平时同学们面前还表现得挺沉稳的优一郎私底下在米迦尔面前表现出来的样子却总让米迦尔觉得这是他的同龄人。况且优一郎又长得嫩,倘若换了校服带出来肯定没人怀疑这不是高中生。

 

 

“有时候真的看不出小优已经23岁了啊。”

“你是在夸我长得嫩吗?”优一郎诧异的指了指自己的脸问

“不,我是指性格方面的。”米迦尔倒是很认真。“某些时候和高中生一样。”

“我该把这当成夸奖?”优一郎挑了挑眉,“毕竟我高中毕业就出国留学了,留学几年忙得要死要活的,也没时间玩。”

“所以现在补回来吗?”

“不。”优一郎摇了摇头,“几岁都可以玩游戏机,米迦你要认同这个常识。”

米迦尔愣了愣,然后笑了起来。

 

 

倘若一切都那么顺理成章,那么,米迦尔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优一郎的呢?

在搬作业的时候,在回答问题的时候,在那个雨天转过身的时候,在被递上换洗衣服的时候,在吃到对方做的咖喱饭的时候——?还是在更多更多的彼此交互的瞬间?

 

 

优一郎实习期准备结束的时候正好迎来夏日祭,两人相约去逛。优一郎许久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意外的兴奋得又捞金鱼又买糖吃,还塞给米迦尔让他跟自己一起吃。

米迦接过优一郎递过来的苹果糖,他看见优一郎亮闪闪眸子里自己有点无奈的脸,然后认命的咬了一口。红色的糖衣与黄色的果肉的搭配又酸又甜,是米迦尔八岁之后就没有再尝过的味道了。

“听说九点的时候会放大烟火?”

“嗯。”米迦尔点点头,“传说这个烟火还有许愿的功能。如果小优要是有什么愿望可以试试看,听说很灵。”

“真的吗?”优一郎有点期待的看了看表,“还有两个小时。”

“小优真的有要许的愿望?”

“有啊——”优一郎回道,“不过不能告诉你。”

“好吧。”米迦尔又咬了一口糖苹果。

在八点半左右的时候人突然多了起来,很多还不够两人腿长的小孩子笑笑闹闹的跑来跑去,后面跟着追也追不及的家长,一时间场面变得有点乱了起来。

而等优一郎终于把那个突然抱着他腿不放的小朋友交还给随之而来不停向他道歉的家长后,他发现,从之前为止一直在他身边的米迦尔不见了。

不知道是被熙熙攘攘的人群冲走了还是因为自己的停顿而分散了。优一郎左右环顾,没有找到熟悉的身影,突然有点着急。他一边说着不好意思打搅了一边穿过人群寻找米迦尔,但那一个个身影没有一个是优一郎要找的人。

他低头看了一眼表。

八点五十五。

优一郎挤出了人群,然后有点无力的靠在挂在闪亮的星星灯的树下,心想着今晚出来没带手机真是个错误。他又看了一眼表。

八点五十九。

“小优——!”

突然间,米迦尔的声音传来。优一郎抬起头,看见米迦尔努力的从人来人往的人群中挣扎了出来,然后一路小跑到了他面前。

“米,米迦。”优一郎不可思议的看着米迦尔,“你是怎么——”

“小优,你先别说话。”米迦尔喘了口气,然后抬起头认真的看着优一郎,“你听我说。”

优一郎拿着苹果糖的手下意识的握紧了,他轻轻的点头。

“我喜欢你。”

那一瞬间,绚丽的烟火绽开在了米迦尔身后的天空里。

“小优……?”米迦尔看着优一郎定定地看着他,忍不住向前一步,轻轻喊了他。

“这种事情……”优一郎笑起来,“你还总说我是笨蛋。”

伴随着优一郎话的结束,优一郎突然上前主动的吻了米迦尔。

米迦尔被优一郎的动作惊了一下,然后看着优一郎闭着眼睛生涩的吻,索性将人往后推了一步,使优一郎抵在树干上,然后米迦尔搂住了优一郎的腰。两个人就这样在人们看不见的角落拥吻着,生涩又激烈。

“哈……所以,你懂了吗?”一吻结束,优一郎有点喘的靠着树干看着米迦尔问。

“嗯。”米迦尔点点头,然后笑着问,“再来一次吗?”

 

 

在米迦尔第一次看见优一郎的时候,一瞬间就把什么东西跌落在了那双绿得纯粹的眸子里。后来的后来,在那个雨夜米迦尔留宿在优一郎家,他走过优一郎房门看见优一郎整理东西的侧脸时,突然明白了自己当初掉了什么东西在那汪绿潭里了。

大概,自己掉了整颗心进去。

那之后,终于明白一见钟情而自知。

 

 

“那天晚上米迦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

那之后的某天优一郎突然提起了这个问题。

“嗯,因为小优很显眼啊,所以就看见你了。”

“很显眼?”优一郎有点纳闷,“那天我穿的深蓝色,哪里显眼了。”

米迦尔笑而不语。

 

 

两件优一郎不知道的事。

那个雨天,米迦尔的伞安安稳稳的放在他的制服包里。

还有,米迦尔在看见烟花绽开的那一刻许了愿望。

——希望能和小优在一起。

 

一件米迦尔不知道的事。

优一郎在看见烟花绽开的时候没许愿。

因为在看见烟花的瞬间,他的愿望已经实现了。

 

对于我而言,你是万中取一。无论在哪儿,你都是最显眼的。

 

END


评论(17)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