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三个吻(day3/30)

《三个吻》
文/tumi

#03 三个吻(接吻)

“我做了个梦”

耳畔有细细密密火炭爆开的声音,优一郎迷迷糊糊的听着那声音,觉得全身溢着暖意。他在意识模糊间醒不过来,却感受到有轻柔的吻落在他的眉间,眼睛上,鼻上,脸颊上,一路向下,最后吻到了他的嘴唇。

有温热的呼吸喷洒在优一郎的脸颊上,他被喷得微痒,终于醒了过来。睁开眼睛那一瞬间优一郎看到了一片如同天空般的湛蓝,带着笑与暖意的眸子看着优一郎,同他近得不过咫尺。

“小优醒了?”米迦尔朝他笑,又替他紧了紧身上的毛毯,解释道,“见你睡着了才给你盖上,不然会着凉的。”

“……我怎么睡着了?”优一郎仍不大清醒,他脑子模模糊糊的似乎有什么忘记了,可他一时之间却也想不起来。于是便不再费劲去想,他看着米迦尔靠着自己身边坐下来,跟着蹭过去,将身上的毛毯分了一半给米迦尔,然后两个人都拢在毛毯里,只露出两个毛茸茸的脑袋。

“噗呲”有轻微的笑声打破了安静的空气,优一郎抬头望去,看着棕发的少女端着茶壶与瓷杯慢慢走过来,脸上是抿着唇也掩不住的笑意。

“你们感情还是那么好啊”少女在两人旁边的沙发坐下,又看着两人的样子不禁感慨道。她放好杯子,端起茶壶,带着热气的液体从茶壶里被倒入白瓷杯。倒好了三杯,她将其中的两杯放在两人面前,仍是笑着道,“请用。”

“茜?”

优一郎看着棕发的少女,有些模糊不清却又顺理成章的喊出了这个名字,在听到他的呼唤后少女抬一抬头看他,“怎么啦,小优?”

似乎仍和记忆中的样子相像得很,仍是把头发扎成发辫放在胸前,模样与神色也与记忆中并无不同,可优一郎却觉得隐约的不对劲,因为他模模糊糊的记忆中茜的样子还停留在十岁出头,还是个女孩子,并没有后来长成了面前少女的样子。

是他忘记了什么东西吗,还是他那模糊不清的记忆出现了什么问题呢。又是否壁炉里的火烧得太旺盛了些,以至于让刚刚醒来的优一郎对着自己的家人觉得似是而非的意外与陌生。

“怎么啦,小优睡迷糊啦?”茜看着优一郎温柔的问道。

“没什么。”优一郎最终轻轻摇了摇头,然后接过米迦尔递给他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温热的液体从喉管一路流进胃里,自胃里升起的暖意让优一郎突然清醒了些。他环顾四周,确实是记忆中的百夜孤儿院的样子。米迦尔和茜也都在他身边。望过去的那几房子门关得好好的,年幼的那群孩子们估计正陷入沉眠。

壁炉里的火柴噼里啪啦的发出微的响声,身上盖着与米迦尔同分的毛毯,手里还端着温暖着掌心的茶杯,一切都那么恰如其分,最为亲近的少年少女都坐在他身旁,朝他温柔且亲缓的露出笑意。

分明一切都那么完美,可优一郎在这暖意四溢的空气中却嗅到了一丝微妙的不同,他那不知为何不太清醒的大脑有那么一块在疯狂的冲他叫嚣着说不出来的不对劲,微的违和感让优一郎无端有些僵硬。

可他看着米迦尔与茜,最后也笑起来

那笑容带着微的怀念

“感觉睡了一觉像是好久不见一样啊。”



优一郎躺在床上,耳畔能听到楼下的小草坪上孩子们的玩闹声,如果他愿意,只要他偏一偏头就能看见那些带着笑的打闹着的孩子们。

优一郎没有转头。

他能感觉到越发的违和感交织在空气里。从他那天醒过来之后,那违和感便与日俱增,越发强烈。优一郎能肯定,有什么不对劲,抑或说,他似乎忘记了什么。

这样的生活,真像是个梦一样啊。

这个天真又温柔的世界。

可这样有什么不好呢,这样的生活,有百夜孤儿院的所有人,那些鲜活的能笑着叫着他优一郎哥哥的孩子们。而他每天只要和孩子们玩闹就好,不用再做别的什么艰难的事情,没有烦恼也没有苦痛。米迦尔也在他身边,那双好看的蓝色的眼睛会一直一直看着他,没有阴霾,也不会沾染痛苦与深不见底的绝望。

——绝望?

优一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居然定义了这样一个词给米迦尔,他有些诧异,可不知为何的他能肯定,在某个时候,某个地方,他看见过的米迦尔湛蓝的眼睛里有深切的绝望与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但那到底是……什么时候呢?

“小优还不起床?”有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优一郎抬头,看见米迦尔不知何时走到了他床边,然后就那么坐了下来,看着他有点迷茫的眼睛便又关心的问,“怎么了?”

优一郎看着米迦尔依旧清澈的湛蓝的眼睛,突然笑起来,“米迦你亲我一下吧?”

如果是梦的话,那么就该醒了吧。优一郎内心某个角落轻慢却坚定的告诉他,他得找到那样的不对,他得抓住那丝已经在与日俱增的违和,他得——醒过来。

因为在梦醒的那边,一定也还有着他必须去守护与坚持的东西在。所以,如果这是场梦的话,美梦至此,也该醒过来了。

米迦尔伸手摸了摸优一郎黑色的短发,他看着优一郎碧绿的眼睛突然开口问道,“小优觉得不好吗?”

优一郎慢慢的摇了摇头。

“再亲我一下吧。”优一郎再次说道。

“小优……”米迦尔的手向下摸到优一郎的脸庞,然后缓缓露出一个优一郎熟悉的笑容,“如你所愿。”

接着,米迦尔凑上来,轻轻的吻了吻优一郎。窗外有风袭来,那样的大风把窗帘吹得啪啪响,窗帘被吹起划成半圆,阻隔了窗外孩子们的笑闹声与满树簌簌的不知名的白色的花。那一瞬间,优一郎世界里只剩下米迦尔和那风声。

下一秒,他感到自己的意识跌落到了黑暗里。在他失去意识的前一刻,耳畔有熟悉的声音,极轻的在他心上说道

“希望你幸福。”



优一郎睁开眼睛,还是深得化不开的夜。他转头,看着躺在身旁的人,突然满心温柔。

梦醒后的世界残忍又冷酷,可即使那样,这里也依旧有着他想要守护的,想要坚持的东西。而且——

轻微的夜风吹起身旁人金色的头发,优一郎伸手从那人的金发中穿过,然后挨近了吻了一下那个人的嘴唇。

只要你一直在我身边,无论是怎样的世界,我都无所畏惧。

“……小优?”米迦尔醒了过来,优一郎看着他,一双绿色的眼睛溢着笑意。优一郎轻轻开口道:

“我做了个梦。”

END


评论(5)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