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那个男人和他的爱人

《那个男人和他的爱人》
文/tumi

*给一位妹纸的生贺,希望她喜欢😂拖了有点久不好意思哦
*偶像paro

“所以,你的任务就是等会两位进藤先生一坐下来,你就去给他们倒水。”
“是,是。谢谢您,我记住了。”
负责台前的总指挥浅野指导着第一次进行台前工作的樱子,樱子一边点头一边端好水杯准备上前。她努力克制着自己波动起伏的内心,端着杯托的手却忍不住微微发抖。
她好不容易和同事换来了负责台前的工作,终于、终于——她眼神发亮地看着灯光闪耀的前台,主持人春野拿着手上的卡片,正微笑着念出本期节目的嘉宾。尽管她和台下所有的观众一早就知道了答案,但还是忍不住屏住了呼吸,紧张地盯着春野。
“他们就是——进藤米迦尔和进藤优一郎。”
台下的观众们在春野话音落下的瞬间发出了巨大的欢呼声,樱子克制着自己和她们一起发出欢呼的欲/望,目光移向了嘉宾们进入前台的必经之路——那道半月门。
门被推开了,金发的男子率先走了出来,挥了挥左手向主持人和观众示意,他的右手牵着跟着走出来的黑发男子。两个人穿着同色的黑西服,裁剪合身的西服将两人的身材完美的展现出来——台下一波新的尖叫以更高的分贝席卷而来。
“还站着干什么,去了!”浅野用纸卷敲了一下樱子,樱子这才回过神,应了一声,赶快小步跑了上去。她进入灯光璀璨的前台,一下子被炫目的灯光打得有点恍惚,控制着自己由侧方走向两人落座的地方,然后放下手上的水杯到两人之间的小桌上。
樱子低头鞠躬示意的时候目光停留在了优一郎放在桌上的右手无名指上——银色的戒指上小小的钻石在灯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夺目的光彩。
樱子内心小小的尖叫:这就是论坛上有知情人说的由米迦亲自定制的对戒!还是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看到戒指真正的样子,好可惜没办法拍照发到论坛上!
“谢谢。”她抬头时对上了优一郎的微笑,那双绿眼睛笑起来几乎让她忍不住想落荒而逃——太漂亮,太动人了。她再次微微示意后端着茶托沿着原路回到了台后。她放稳了茶托后拍了拍胸口,内心几乎落泪:我明明是真爱cp粉啊可是优桑的眼睛的太漂亮了啊他刚刚对我笑起来那一瞬间我我我要背叛组织了啊。
“干得不错。”浅野拍了拍她的肩让她再次回过神,樱子露出礼貌的微笑对他鞠躬,“是,多谢您关照了!”
她摸着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脏再看向前台——春野已经打开了卡片集准备开始问第一个问题了。
“好的,那么第一个问题也是我们由网上公投出来的问题是——”春野的手指向了大屏幕,“这个!”
大屏幕上出现了一张照片,看得出来是抓拍,拍得不是很清楚,但照片上的两个人却被完好地捕捉在了镜头里。照片是冬天,出境的两个人似乎在跑,一前一后,都穿着大衣。跑在后面的那个人被前面的那个人牵着手,还转过小半张脸来看镜头这边——口罩遮住了大半张脸,可那一双绿眼睛却显露了出来。在漫天的大雪里那双眼睛仿佛黑夜里的灯光般令人忍不住看了再看,几乎移不开眼。
这张!
樱子心脏猛烈地跳了一下。她入坑虽然才两年,但是这张照片却见了十几次。这张拍摄于七年前的照片,当时无数人都传言这是米迦尔和优一郎出来约会被拍到的照片,但是正主却始终没有出来谈论过这张照片。如果是真的——那是不是证明两个人从七年前就已经开始……
“这张照片一直总说纷纭,那么,这张照片上的两个人到底是不是你们呢?”春野笑眯眯地看向两人问。
“是的。”优一郎率先承认了,他说完之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想了想才缓缓道,“这是……七年前的照片了吧。”
真的是、真的是!樱子捂住了嘴。
“没错”春野点点头,“优桑好记性啊,居然还记得年份。那么——可以请你说说当时的事情吗?”
“当时啊……”优一郎似乎有点为难,他转头看了一眼米迦尔,对方会意地搭上他的手。樱子睁大了眼看着这个小细节,兴奋地几乎忍不住自己嘴角的上扬——天啊天啊天啊有什么比正主在自己面前发糖更开心的事吗?搭手!解围!天啊!
“当时是这样的。”米迦尔回忆着,“嗯……那时候好像是我们才刚在一起吧,还没对外公开。我当时到他录音工作的那边等他,在他工作完之后就逮住他问要不要一起去吃晚餐,我说我请你想吃什么都行。然后——”米迦尔笑着看向优一郎,优一郎点点头接过了话,“然后我就说……米迦我们去吃关东煮吧。”
“关东煮?”春野铃有点好奇。
“对,关东煮。还是便利店的那种”米迦尔耸了耸肩,“其实那次也是我们第一次约会,吃的就是关东煮。”
“原来那是约会啊!”优一郎有点后知后觉地看向米迦尔,“我还以为你当时就是随便来找我吃饭。”
“你怎么会觉得我是随便来找你吃饭?”米迦尔突然有点无奈地笑起来,“其实我当时下一句话就是我认识一家不错的牛排店要不要一起去吃,结果你脱口而出说我们去吃关东煮吧。我看着你眼睛发亮地看着我,根本拒绝不了你啊。那句话也就没说出口。”
优一郎愣住了。
“米迦尔桑说不是随便来约优桑吃饭,啊,那莫非——?”春野饶有兴趣地问。
“对。”米迦尔坦诚,他露出一点笑意,“我在牛排店里准备好了蜡烛玫瑰钢琴,结果一个都没用上。”
“你——”优一郎微微睁大眼。
米迦尔扣住了他的手,然后朝他微笑。
樱子觉得自己已经要晕眩了,她扶住了桌子支撑自己的身体,内心除了咆哮着你们怎么那么甜啊之外已经想不出别的词汇了。她深吸一口气,继续密切关注着场上两个人的一举一动。
“之后我们刚从便利店出来就被粉丝逮住了,粉丝好像还是个初中生吧十几岁大,她特别激动地拿着手机想拍照。当时还没公开如果被拍到不好解释,所以我就拉着小优跑了——结果他还特别实诚地一边跑一边回头看。”米迦尔一边回忆一边说着,然后又笑起来,“最后还是被拍到了。”
“会被认出来大概还是因为我的眼睛吧。”优一郎打量着屏幕上的照片说道。
“毕竟你的眼睛那么特别。”米迦尔自然地接过话。
“谢谢。”优一郎低头微笑,很大方地接受了爱人的夸奖。
这张七年前的照片在今天终于有了定论。
樱子突然觉得像是被肯定了什么一样,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
“原来这就是这张照片的来源啊。”春野微笑着说出了第一个问题的结束语。
随着第一个问题的结束,现场的气氛已经十分热切,樱子望去的时候发现前排应援的女生们眼睛和她们手上举着的应援牌一样闪闪发光。她忍不住想,如果自己现在转头看看镜子里自己的眼睛,说不定也和她们一样亮。
春野接着问了许多恋人之间有趣的小问题,米迦尔和优一郎都很配合地一一回答了。樱子站在台后看着两人在不经意间露出的细微的动作和表情,觉得仿佛被灌了一勺又一勺蜜,连呼吸都能嗅到甜味。米迦尔在侧脸去看优一郎时的眼神那么自然的宠溺与温柔,而优一郎回应米迦尔的眼神则是几乎要满溢出来的信任与爱意。
两个人从未遮掩过这样的眼神啊。
旁人又怎么能看不懂这样的眼神?
樱子默默地想起在两个人还没有公开时论坛里有个姑娘开了个长楼去截两人的眼神互动,并通过事实证明雄辩这个道理在最后用黑色加粗的字体写道:我怎么相信他们并不相爱呢?
樱子这个时候真正地看到了两个人,看见了两个人之间的互动,莫名地就想起了那个长楼结尾的那句话。她想,就连看到他们说话时望向彼此的样子都让人觉得心里都软了下来,又哪里还有什么别的理由来质疑两人的相爱呢?
“好——那么我要问大家最关心的问题啦。”春野小姐挑挑眉翻出那张万众瞩目的红色的卡片,然后念出了上面的问题,“请问,米迦桑是怎么向优桑求婚的呢?”
“哦哦哦哦——!”
台下的场面一下子几乎要控制不住,呼声大得让樱子毫不怀疑他们能掀翻房顶。她自己也紧张地握住了手上的小苹果,手几乎把手机壳给扒下来。
优一郎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几乎揉乱自己一头柔软的黑发,他微笑着,又似乎有些不好意思,目光左右飘忽了一会儿,最后落在米迦尔身上,“你说。”
“好好好,我说。”米迦尔举手投降。
他想了一下,缓缓开口,“小优去年开巡回的时候,他最后一场表演完之后我到后台去找他。他当时刚换好衣服,看见我来整个人都愣了。然后我就带着他到我停在露天的车那里,跟他说有件事要跟他说,再然后,我说——”
米迦尔突然转过头看着优一郎。
“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本应该欢呼的时刻,观众们和樱子却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看着优一郎,大概是因为米迦尔的眼神太深情又太认真,让大家都忍不住将这句话当成真正求婚去看——大家都期待着优一郎的回复。
优一郎露出微笑,那双碧绿的眼睛像是有星屑飘动般闪亮,他极其认真地回答了。
“如果是你的话,我很愿意。”
压抑已久的欢呼声一下子爆发了,樱子在忍不住跟着小声的欢呼时眼尖地看到前排有个女孩子喜极而泣地捂着脸,突然也热泪盈眶起来。
“真好——”春野小姐也捂住了嘴,她缓和了一下情绪,接着问道,“那么,当时你们就是这样的是吗?我们是不是看到了现场还原?”
“其实……有一点偏差。”米迦尔微微皱起眉想了想,他看了看优一郎,优一郎点点头开口道,“对,有一点不一样。当时其实米迦往他的后备箱里放满了玫瑰,然后他让我开后备箱,开了之后就突然跟我求婚。我被他吓到了,一下子没开口回他。”
“那米迦桑当时肯定特别忐忑?”
“我当时还没来得及忐忑。”米迦尔回忆着道,“因为突然有个粉丝那时候不知道从哪儿看见了我们,刚好跑过来。她拿了个本还拿了只笔,过来特别惊喜地说是我们俩的粉。然后就先把本子递给我,说想要进藤先生的签名。”
“那个粉丝出现得也太不是时候了吧?”春野有点诧异。
“不,事实上,我很感谢她。”米迦尔笑起来,“因为那个时候小优突然靠着我的肩膀凑过来,然后跟那个女生说——”他看向优一郎。
“你想要哪位进藤先生的签名?”
优一郎默契地接上了话,他和米迦尔相视而笑。
“这、这——”春野愣了一瞬间,然后突然笑意便止也止不住地涌了出来,“天啊、这个回答实在是……优桑真是……”主持人捂着嘴笑起来。
台下也传来观众们隐忍的笑声。
樱子刚刚感动时都没落下的泪被这下子一突然地笑刺激地落了下来。她胡乱地拭了一下自己脸上的泪水,又是好笑又是忍不住的觉得满心甜蜜。
樱子莫名其妙地想,搞得像是自己结婚了一样。可是真的好甜啊,甜到心坎里去了。亲眼看见正主在面前这么发糖已经是没有什么她了,她仿佛看见了组织在召唤她。
“小姑娘怎么了?看着台上又哭又笑的。”
因为已经进入尾声了,结束了大部分工作的浅野便松了口气四处走动,在经过樱子的时候看着妆都要哭花的樱子颇有些好笑地问道。
“浅野先生,我是觉得、觉得……”樱子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解释,支吾之间她再次定睛在台上,看着台上正因为主持人提问自然地转过头跟优一郎说话的米迦尔和笑着给他比手势的优一郎,突然就有了答案。她转过头坦诚地笑着回道,“我是觉得,他们这样真好啊。”
“哦……”浅野合了合掌,然后看了一眼台上,也笑起来,“是啊,难得见这个位置的艺人还来参加我们这类节目,还配合互动得那么好,真好啊——”
樱子觉得浅野似乎跟自己说的有些偏差,可是一下子也不知道怎么纠正,只好配合地笑了一下。她侧眼看到台上双方已经站了起来——要结束了。
“啊,要结束啦。”春野小姐眨眨眼,“还挺舍不得的呢。非常谢谢米迦桑和优桑的支持和配合哦。”
“多谢关照。”
“多谢关照。”
两个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看到你们我都想结婚了啊。”春野有点感慨。“两位真的非常恩爱呢。”
“那么——”她转过身面向观众,“本期节目到这里就结束啦。谢谢各位!”
在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中节目结束了,这回在台后的樱子也终于可以和工作人员们一起尽情地鼓掌了。
樱子想,今日自己见到的说不定只是那个男人和他的爱人之间最寻常的一角,可仅比而已,她已经觉得心满意足了。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她微笑起来,默默地想
遇到你们,真好啊。

end

评论(1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