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Please

《Please》
文/tumi

*非常短的生贺TUT下晚修肝的
*小优生日快乐!爱你一辈子!

拜托了。

制服的扣子再扣上去一颗,不然那段露出的白皙的颈脖让人克制不住。
笑容再收敛一点,不然那样子的对着他笑的时候他怕自己会亲上去。
皮带不要总是系得那么刚刚好,被勒出来的腰也太诱人了一些。

拜托。
别让我每天都那么努力的克制自己。

百夜优一郎这个人,对于他来说,实在是比任何事物都要有诱惑力的存在。

“米迦?”
又来了,米迦尔抬起了头——优一郎披着浴巾站在他面前,头发还湿漉漉的。那条白色的浴巾只遮到了大腿根,再往下就……
拜托,
“怎么……”米迦尔莫名地口干舌燥,“披着浴巾就出来了?”
“因为头发还湿着,如果滴到衣服上就难办了。”优一郎指指自己的头顶,说话间浴巾滑下去了一截,而优一郎毫不自知。
米迦尔认命地替人扯好浴巾,并稍稍侧过视线,逼着自己不去看露出来的那片肌肤。
“我去洗澡了。”
他有点落荒而逃地进了浴室。

出来时米迦尔掩好了浴室的门——大概再过一会儿气味才会散去,如果被闻到了……
他走到优一郎身边时发现对方的头发还没有干,夜晚有点凉,米迦尔担心优一郎被风吹感冒。
“怎么还不吹头发?”
“唔唔?”优一郎无意识地应了两声,米迦尔垂眸去看,优一郎正在翻阅一份作战计划书。
“先吹头发,不然要着凉的。”米迦尔用手上的毛巾擦了擦优一郎的头发,终于博得了优一郎的注意力。
他说:“等我看完就——”
米迦尔看了一眼计划书的厚度,毫不留情:“那就是十几分钟后的事情了。”
优一郎眼巴巴地看着米迦尔。
米迦尔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
“好吧…你看,我帮你吹头发。”米迦尔败下阵了。
吹风机被米迦尔拿了过来,他站在床前,而优一郎盘着腿坐在床上。吹风机被打开,发出呜呜的噪声,米迦尔用手拨着优一郎的湿
发给他吹头发。
“对了”米迦尔突然问道,“明早想吃什么?”
“什么——?”优一郎低着头翻着纸页,似乎没听清楚。
“明早想吃什么?”米迦尔稍微提了一点音量。
“什么——?”优一郎似乎被嘈杂的噪声干扰了,仍然是疑问的口气。
“我说……”米迦尔突然像是断掉了一根弦,从嗓间涌出了一句话。
“我说,我喜欢你。”
米迦尔说完那一刻仿佛哑了嗓子,再也说不出一个字。他盯着优一郎,看优一郎翻页的手停也没停,心想对方大概是没听清了。他也说不出是失望还是放心,只是在低下头继续吹头发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优一郎开口了。
“我也是。”
米迦尔按停了吹风机。
“小优,你说什么?”
优一郎转过身跪在了床上。
“我也是。”
优一郎缓慢又坚定地重复了自己的话,然后笑了起来。
“总说我迟钝,其实米迦你才是个笨蛋吧?”
“我在等米迦你说啊…”优一郎稍微有点不自在,“让我等了好久啊。”
他丢下那份计划书,然后拉着米迦尔的衣领吻了上去。
米迦尔加深了那个吻。
然后一切都顺理成章。

拜托,不要克制自己。
拜托,告诉我你的心意。

拜托了,我喜欢你。

评论(4)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