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我会有狗的| weibo:Tumi途弥

清安|《游乐园中》

文/tumi

*生日快乐呀世酱稍微晚了点不好意思



审神者笑眯眯地说今天六一啊大家出去玩吧的时候长谷部是拒绝的,他大喊着风里雨里阿鲁几我不会离开你的被审神者镇压了。
我靠你不想放假我想啊我想出去玩我才三岁我不要工作啊啊啊啊啊啊!
审神者这么叫着把长谷部糊脸打压了,接着啪地甩出一打票子颇为豪放地摊在桌上,然后一拍大腿叫众人凑过来拣。
这都是我攒了大半年的票子,我辛辛苦苦工作都没时间去玩,今天就分给大家!大家好好都去现世玩!
然后我自己也,嘿嘿嘿。
审神者微微一笑,接着便豪情万丈地让大家选。
那些花花绿绿的票子电影院海洋馆动物园博物馆应有尽有。众人好奇地瞅着那些票子,然后由钻到最前面的藤四郎家的小短裤扯了第一张。
是动物园——!
小短刀扑到哥哥怀里把票子递给他看,小脸通红地说一期哥我们大家去吧!绿发的青年揉着弟弟的头接过票看,没过期,还没人数限制,看起来真不错。然后藤四郎家闹腾起来凑做一堆研究起那张票。吵吵嚷嚷间其他人蠢蠢欲动,然后纷抢起来。
鹤丸国永盲选拿了张红的,一看是电影院,他一边笑着这可真是惊吓呀一边到审神者旁边让她查近期电影了。和泉守兼定抢来抢去摸了张展馆票,一看——土方岁三纪念馆。他低头看堀川国广喊了声国广,那边堀川笑得还挺开心地默契点头了。
加州清光对这些不太感兴趣,如果能放假他只想呆房间里——嗯,还能试试新指甲油。大和守安定看起来倒是挺有兴趣,但是看来看去没下手,结果再看都抢得差不多了。不犹豫了,大和守安定饿虎扑食抢过一张白的,展开一看,好嘛,游乐园。
加州清光侧眼撇了一眼就笑了,几百岁了还游乐园。不去不去,才想这么说,就被大和守安定拍了肩,一转过头去就看见对方满脸热切。
我们现在就去吧!大和守安定说。
……去,就去吧。也不是不行。
加州清光盯着那双眼睛,突然就毫无立场地改变了主意。



请问,儿童节去游乐园是什么体验?
不用问答了,反正到处都是肉眼可见的人,人山人海,看得见的就一大堆,看不见的小孩子还有更大一堆。小孩子的声音叽叽喳喳地传进耳里,比寻常的噪音更加可怕。
加州清光在人流中开始有点后悔了。
人太多了,救命。
他们排过山车排了二十分钟了,前面就动了三厘米,看这架势这辈子都休想坐上了。突然手被人拉住,他转头去看,看见大和守安定用痛定思痛的脸说,清光我们跑吧!
接着就抬腿拉起他跑了,两个人一路冲出去活像私奔的。呸,大白天的什么比喻。加州清光被拉着高速跑了一阵,一边跑一边还得小心别撞到人,人都要不好了。再反应过来,已经被拉到了鬼屋前。
哦,这个倒是没多少人排队了。可喜可贺。
于是两个人就站前面准备进去了。进去前加州清光还瞅了一眼门牌上的鬼怪传说,哦,是吃了一百个活人的百年厉鬼阴魂不散的居所——行吧就这年龄,真现形了还能喊声弟呢。
跟着一群人一起进去了,里面四周黑漆漆的,只有向前的路上点着不太亮的灯,明明灭灭,鬼屋里又森冷,气氛还真有些吓人了。为首的男人拉着女朋友的手一马当先向前冲去,然后人群都往前去了,就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两个人在后面瞅来瞅去。
准确的说,是大和守安定在瞅来瞅去,加州清光在瞅他看来看去的脸。
清光,这个血做得好假!
嗯——凑合着看吧。
清光,这个骷髅好像是塑料的!
嗯——你居然知道塑料是什么。
清光,那个东西动来动去的一点气息都没有。
嗯——是假的嘛又不是活人。
两个人活像看展览一样逛鬼屋,全然不顾前面那群人此起彼伏的尖叫。一路逛地颇为气定神闲。一直到震动板那儿,地板突然震动起来,安定正好奇地左看右看呢,猝不及防地一震,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结果还没来得及做出什么举动就被清光抱住了。
小心点啊——
清光这么说着。怀里的人懵逼了一秒才点了点头,毛绒绒的高马尾随之而动。然后安定钻了出来,叫着我会注意的然后转身再往前走去。加州清光下意识地回顾了一下刚刚怀里的触感,软软的。
头发也好,脸也好,都是。
他轻轻咳了一声,自我反省刚刚到底为什么那么熟练就把人抱怀里了啊。明明放着不管最后肯定也不会摔的。
清光快点啊!
大和守安定转头催他了。
加州清光这才发现两人已经差了好几步,连忙跟上。
不要一个人先走啊——!



从鬼屋出来就接着直接去吃冰淇淋了。
天气太热,实在没有再排别的项目的力气了。这样的天气里只有冰淇淋才是人生的真谛。加州清光在接到甜筒以后由衷的在心里赞美了人类的夏天伟大发明之一,冰淇淋。
两个人躲在大遮阳伞下面吃着甜筒冰淇淋,遥看中午最大的太阳,就下一个项目要玩什么进行了讨论,然后由加州清光拍板决定放弃露天项目,一起去划船。
划船是真的划船,没啥不可描述的替代,是有蓬有自动控制器的小船。小天鹅样式的,在水面上飘着,看起来特讨人喜欢。
两个人前后脚上了船,被工作人员目送着开了出去。大和守安定一开始还乖乖地研究了一下怎么操作,等几分钟之后熟练了就开始疯狂输出起来,左左右右加速加速!要不是现下湖上没人,他能活生生把一艘小电动船玩成高速碰碰船。
加州清光按不住他兴致勃勃的一通操作,也懒得按住他,就坐旁边任他折腾。说好的泛舟游湖的闲适气氛已经变成了水上高速冲刺的激烈,亏得这船居然能开这么快——不超速吗?
两个人在湖上飞了十分钟大和守安定的性质才削减下来调成自动挡任它随意前进。他一屁股坐下来,喘了口气,好累啊——
加州清光就笑他,明明上的是个自动船也能玩成这样。大和守安定反驳他说因为以前没见过嘛,所以多试了几下。加州清光说你管那叫几下,要不是有区域限制你都快给开出游乐园了。大和守安定扑上来同他掰扯,不动还好,一动这么大个人就没个重心,两个人在船上滚在一团,真成船震了。
加州清光捂住脸,怎么这种时候这人看起来就连个表面年纪都没有,真想用本体刀敲他脑袋。
还好没翻船,不然就真的——叫什么来着,审神者常说的,友谊的小船翻了。
算了吧,就他和安定这样,每天不翻船几百次都算好的。
不过——
也许还能开开别的船。



两个人站在打气球换玩具的店面前为谁上面面相觑了一秒。
要是陆守奥来了就好了,他不是很擅长这个吗——
加州清光这么琢磨着,接着就看见大和守安定在背后的背包里摸索了起来。
只要能弄破气球怎么样都可以吧?大和守安定认真地这么问了。
加州清光眼瞅着对方就要掏出背包里被使了咒才过了安检的本体刀,冷汗直下,一把按住大和守安定的手。然后一边叫着我来,一边接过了小气仓。
抬手,瞄准,发射——动作倒是有模有样,但是苦于十发才中两发,准头实在着急。加州清光有点不好意思,转头看大和守安定的反应,发现对方正指着角落里的弓箭问,用这个行不行?
店家凑头出来看,说行啊,就是弓箭难用,不如小木支好用,放着备用而已,旧没人用了。大和守安定得了回复便拿起弓箭,拍拍弓身上的灰,又取了几支尖头并不太锋利的箭摆开,选了一支放在弦上。
后头排队的人窃窃私语起来,说这人行不行啊别不是在装吧,哪有不用仓用弓的,不是难用得很。结果那些议论在大和守安定射出第一箭时就戛然而止了。
无他,那箭射得太漂亮了。
少年的这一箭锋利又有锐气,与射出那一瞬间便气势凛然的少年一齐地叫人一惊。看起来温温和和的男孩子此刻神色极其认真,湛蓝的眼里流动着光芒,那手上的弓仿佛可射杀一切阻碍之物。
一连十箭,十发十中。气球应声而破,正对红心。店家看呆了,晃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问他们要什么礼物。大和守安定看加州清光,加州清光说你射的你自己选,于是又转回头去看货架上陈列的玩意儿。
半分钟以后加州清光就后悔说那句你射的你自己选的话了。因为两个大男人并排走在游乐园里,其中一个手上还抱着一只穿浅葱色羽织的猫布偶,看起来实在是——
救救清光,他只是个三百多岁的孩子。



玩了一天,趁着夕阳的余晖两个人坐上了喜闻乐见的摩天轮。
太阳快落山了,气温渐渐低了下去。加州清光坐在摩天轮里,觉得身体挺凉快,但是心理忍不住有点热。
摩天轮一点点升了上去,快升到中间了。他犹豫了好几下才开口。
喂安定——
大和守安定抬起头,怎么了?
你有没有听过那个,就是……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听他说。
加州清光滚动了一下喉头,然后盯着对方那张熟悉地不得了的脸缓缓开口。
人说,如果恋人在摩天轮正中心亲吻就能永远在一起。
大和守安定愣了一下,反问他,可我们不是恋人吧,也有用吗?
加州清光抿了抿嘴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接。
大和守安定看了他一眼。
所以,安定——
加州清光开口了。
这是告白。
迟到了好久的告白。
在两个人还在屯所里住着的时候没说。
那天出门前意气风发时没说。
在本丸重逢后打打闹闹的日常里没说,
现在说了。
我喜欢你。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接吻了,在摩天轮升到最高处的那一刻。
加州清光那一刻想的是,果然啊,这个人,头发是软的,脸是软的,嘴唇也是软的。
早该亲的。



回本丸时正赶上疯狂shopping回来的审神者和提了七八个袋子的长谷部。审神者大老远就给他们打招呼问玩得怎么样。大和守安定高高兴兴回玩得很好。审神者听了便回了说那就好那就好,接着目送了这两人回房。
两个人刚一走远,审神者就转头跟长谷部说明天煮红豆饭吧。长谷部先一口答应接着莫名其妙地问为什么,审神者一脸不可说的表情摸了摸嘴唇说之后你就知道了。
她心里感慨,这两人是亲了多久啊,安定居然嘴唇都是肿的。
不过,是件好事啊。
审神者美滋滋地想,不枉她收集的票子们了。
诶不过这两人能赶上明早吃饭吗?红豆饭要不,还是放中午好了?
诶你瞧,本丸的樱花开得正好呢。

fin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