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安清|《relationship》(2)

文/tumi

*前篇走这里
 

6.

如果时间可以倒带重来,加州清光一定回一周前阻止那个要接下今晚任务的自己,然后去隔壁把大和守安定揍一顿。当然了,如果来得及的话就再揍一顿。
今晚的任务雇主雇了两个人,除了他还有另外一位。另一位以前未曾谋面,两个人打个照面分了任务,加州清光负责近身保护,另一位则负责在外围拦下意图靠近的人。今夜雇主要参加船上的宴会,他穿了正装跟了雇主进宴会。宴会过半,雇主喝了几杯有点上头,便出去透气醒醒酒。加州清光跟着一起出去了。
一出舱门就闻到了海水的腥味,夜风猎猎作响,舱内觥筹交错的声音全被隔绝在内,耳边只能听到呜咽的风声与翻滚的水声,漆黑一片的夜空乌压压似要坠落。
在舱内戒备半场,在舱外也不是放松的时候。
加州清光站在雇主身边不远处,他思忖着今晚的情况,雇主接到消息说有人想杀他,所以干脆地雇了两个行业好手想反其道而行之将来人都杀掉。另一位想必是擅长夜间侦查远距射击,而他被雇则是因为贴身作战少有人能比,所以叫来以备不时之需。若另一位够厉害,今晚他不一定有开枪的机会。但对于雇主来说,也许这才是好事。
加州清光突然地感受到了一丝不寻常的气息,仿佛有什么人在盯着这儿。环顾四周虽并未发现任何异常,但那种锋芒在背的感觉他不会错,也许并非在盯着他,但是一定扫视了他附近的区域。积年形成的直觉叫他立刻防备起来。四周并没有可以近距离开枪的地方,倘若要进行远程一击得中几率太小,而若一击不中,人一旦发声,就不再有再次开枪的机会。
是要进行近距离偷袭吗?那么,人在哪呢?
加州清光眯起眼,仔细地盯着四周每一个可能藏人的地方。这夜晚无星无月可见度不高,他退了几步,状似无意地靠近了雇主。一边用不高的声音告诉雇主“有人来了”一边摸到了身侧的短刀。宴会不许带武器理所当然,但是既然是被雇来的角色,混过搜查带进来自己的靠谱家伙也不算什么本事。雇主惊了一下,他再开口嘱咐,“您慢慢退,不必担心,这儿有我。”
雇主稳了稳心神,沉下步子想退回舱门。舱内依旧歌舞升平喧闹异常。加州清光想着这宴会搜查严密,也不知哪儿来的机会混得进来,莫非也是人带进来的,那对雇主来说倒有些意思。
雇主慢慢往后退着,一步,两步,三步——来了!加州清光抽出自己的短刀迎面对上了那个从船侧突然急跃而出的身影。对方手上拿着匕首,长短跟他手上的差不多,刀身相撞,借着锋利的刀光,加州清光从自己的短刀的刀面上看见了来人的脸。
加州清光大脑突然崩了根弦。
这回是骂娘也解决不了的问题了,他也不能像上次撞见那样一走了之,雇主还在后面看着呢。已然正面对上了,想必暂时便退让不开。加州清光舔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突然升起一点趣味,既然交锋无可避免,索性就打一架看看——他确实也好奇对方的身手到底怎样。
刀身转向刺向对方的胸口时他的眼睛却已经偏向对方最可能转向的地方。与预计的弧度有些偏差,对方的刀出得比自己想得要更深,气势上凶狠而暴戾,仿佛只要被刺中就再无回转的可能。加州清光躲过这一击的同时已出了下一刀,他的刀很快,虽看起来并没有如同对方一样的气势,但却暗藏杀机。
几个回合下来加州清光衣服被大和守安定划出了几个口子,口子里开得有点深,皮肉绽开往外渗血。但大和守安定也好不到哪里去,身上的伤虽不及他深却远比他多,交叠的口子细细密密的划开一个又一个地方。加州清光有一段时间没受过伤了,此刻虽然伤口传来痛感,但是血液却灼热的沸腾起来。他对上对方的眼睛,看着对方的眼亮得惊人,便瞬间明白两个人该是一样的。
早上还在同一张床上耳鬓厮磨的两个人现在却持着武器要对方的命般进行着互搏,这场面大约是没人想得到的。但是现在却没人顾及脉脉温情,心里眼里都只有对面的这位对手。真切的杀意与兴奋感在身体里涌动着,身上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要对手身上见血,要对方褪皮折骨。
他的动作已经很快了,此刻心里却翻滚着想要更快一点。手上的刀在空中划出风声,精准无误地往对上身上刺去。回避间对方的刀也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冲向他,加州清光闻到了血的铁锈味,却分不清楚是谁的。彼此都有暗手,他袖口藏着小刀片,在动作间薄薄的刀片被他一一射出,对方则不知在身上哪处设了倒勾,伤口被割到的时候划出嫩肉叫加州清光忍不住倒吸口凉气。

皮肤被刀尖划开时有血液从中喷洒而出,薄薄的血雾融进了沉冷的夜风中,寒凉的风里海水与血的腥气混杂在一起灌入鼻端。
再十几个回合下来,加州清光已经有些狼狈。他余光盯着护栏和船面冷静地思考脱身的可能性时突然听到了子弹破空的细微声响。几乎顷刻间便下了判决,这不是朝着他的。
——是朝着大和守安定的!
太快了,来不及全躲了。大和守安定能做的也只是在那一刹那尽量地侧过身去,子弹乘风而来划过了大和守安定的肩膀,万幸之中并未射入他的肩内,但是高速产生的热量已经足够灼烧皮肤表层。骤然爆开的痛感让大和守安定皱了皱眉,加州清光意识到这是另一位杀手回来了,应该是雇主的召唤,此刻正躲在两人不远处。二对一这样的情势对大和守安定来说并没有好处,加州清光挥刀上前,对方转过脸来与他对了个眼神,下一秒突然大幅度的出刀击来,几乎在空中划成个半圆,加州清光理所应当的一躲,对方矮身就地滚了几下挪到了船边,加州清光跟上去追击。
大和守安定在船边跟他缠斗着攀上了护栏,加州清光一击落空,被对方伸手用力压住了他的肩膀,凭着这股力气,两人一起擦过护栏直直地跌入海中。
身体陷入冰冷海水的那一刻,耳旁都是海水翻涌的声响。加州清光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脑子里只剩下唯一一个念头。
——大和守安定你这个混蛋。

7.

从海水里脱身回到车上已经是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了,大和守安定肩膀伤得深所以坐了副驾,加州清光蜷在主驾驶位上给中间人打电话,今晚这事不好不坏,雇主没受伤,但是来人他也没在雇主面前做掉。定金收了不会再退,剩下的佣金大概会打个三分之二来。他贴身保护之名倒是实了,只是伤得实在不好看——
他一边通电话一边侧眼看向了坐在自己身旁的人,全为着这人,不然也不会弄成这样。大和守安定正低着头在手机页面上和谁发着消息,也不避讳他看,见他视线扫来甚至还扬扬手把手机向他那边偏来。加州清光并没有要看的意思,又移回了目光盯着方向盘。说完事情后他挂了电话,挂了档便踩下油门开了车。
车窗关得严实,狭小的空间里除了彼此微不可闻的呼吸声什么都听不到。加州清光没有放碟的习惯,只是此刻安静地有些过分了,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一只手摸索着按了播放键,车载音响里传来声音,也不知道是他哪年买来的唱片碟。
唱片里的男声深情的唱着舒缓的情歌,加州清光眼睛盯着前方的路,漫不经心地听着唱片,突然余光感受到了对方关了手机屏幕正侧过头看他。
加州清光下意识地没有偏头去看对方的视线,甚至没去琢磨对方是在用怎样的眼神看着他。正好到十字路口,他将方向盘打了个转向,顺势开口问了上车后两人之间的第一句话,“干什么?”
大和守安定没有回答他,只是低低的笑了起来。
终于到家了,两个人趁着夜色裹着大衣就上去了,看起来倒没有什么异常的样子。回到家丢了衣服,加州清光翻出了医药箱,大和守安定在他背后颇有兴味,“原来你将这玩意儿藏在这儿啊。”
“你要是多叠几次衣服就能早点看见它了。”加州清光打开医药箱取了消炎的药粉和酒精绷带出来。在开车前两人已经简单的止过血了,但此刻为了防止伤口感染,需要将已经止住血的伤口用酒精先消毒再撒上消炎用的药粉。
加州清光眼睁睁看着大和守安定开了酒精瓶就要往身上的伤口倒,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心疼他的酒精还是心疼对方的皮肉。他横手夺过酒精瓶,又从箱子里取了镊子和酒精棉球出来,低声说了句“过来”对方便乖乖凑上前来了。他低着头仔细为对方消毒,浸湿了酒精的棉球按到伤口上时对方并未呼痛,甚至连呼吸都未曾絮乱一秒。

点开微博第二张

 

*逻辑我也掰扯不清对不起(……)我只想开车。

*可是开车好难啊咋开啊

*虽然tbc了但是,后续也许有……吧?

热度(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