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冲田组|《此日前后》

文/tumi

 

 

审神者新锻刀时出了一点点小意外。

她本来就既懒又咸,整天摸鱼,锻刀时一边跟刀匠唠嗑一边往锻刀炉里输送灵力,然后输着输着正说到她兴奋点上,一拍大腿,好嘛,灵力供给就拍乱了。炉子开始轰隆隆响,吓得她以为锻刀炉终于要坏了,感叹着自己一生戎马死前还没捞到新刀,正打算战略性撤退,烧得火红的炉子就啪叽掉出来两个显形的付丧神。

审神者这么一看,惊了。

小高跟,黑发红眼,红围巾,加州清光。

高马尾,浅葱羽织,白围巾,大和守安定。

这人虽然没问题,尺寸不太对啊。

面前这俩刚显形出来的付丧神看起来也就五岁大小,比她天天嚷嚷着要犯罪的小短刀们还矮上一大截,小脸粉嫩得她能一口一个小朋友。

最主要的是,一般来说,无论拥有多少振同一刃,一个本丸只会显形一把。她本丸里的冲田组两人早就满练度毕业了啊,怎么还能再搞出新的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审神者冷汗直冒,转头看刀匠,和蔼的刀匠微笑着看着她,一脸自己做事自己当的表情。审神者欲哭无泪间跟这俩新显形的刀打了个招呼,生生有种自己意外怀孕的感觉。

然后她便看着小了不止一号的小清光突然朝自己笑起来,然后伸出了手。

要抱抱——

一边的小安定也睁着圆溜溜的蓝眼睛看着她,那眼睛澄澈得让人心都柔软下来。

妈呀我的天太可爱了。审神者颤抖着手当机立断一手抱起一个,然后看了左边看右边,呜呜呜好可爱啊是天堂吗绝对是吧你们是天使吧。

沉浸在双份的可爱就是1+1>2的审神者在这一刻并不知道她已经大难临头。

 

 

冲田组二号机们维持着小天使的可爱形象没超过半个小时。

在接下来的三个小时里,审神者目睹了这两个只有她小腿高的孩子的所作所为。

这俩从她怀里下来后就兴奋得不行,然后推开房门就往外跑。两人一阵风一样冲进了厨房,在烛台切光忠没注意的时候拖走了新买回来的南瓜,接着两个小小的人拖着南瓜丢进了水塘,惊得藤四郎家小短刀们养的观赏锦鲤都翻了肚皮。

两人噢啦噢啦地追逐着,冲过歌仙兼定新晾好的衣服,洁白的衣物上被玩得脏兮兮的小手印下了乌黑的爪印,在扯飞了山姥切国广的被单后一路打闹着踩过刚播种好的田地,最后奔向了本丸的樱花树,途中一阵鸡飞狗跳望月叫。

这两个人看着小小一只,但是能力并非寻常幼儿,到了樱花树下一阵死劲摇晃,本来就秃的樱花树哗啦哗啦,更秃了。

也一直到这里,机动比石切丸还慢的审神者终于抓到了这俩倒霉孩子。两人被她拎在手上时仍睁着无辜的大眼睛看着她,试图萌混过关。审神者动摇了一秒后转身看看身后一片狼藉,深吸一口气,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她一边疯狂殴打之前摸鱼摸出事的自己一边哭唧唧的大喊了一声。

长谷部,给我把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叫到我书房!

这一嗓子,凄厉又绝望,叫得全本丸都听见了。

 

 

所以,您想让我们代为照顾?

加州清光手上拎着正在死劲扑腾的小安定,挑着眉这么看着审神者问道。

她刚刚小小声把前因后果跟俩人说了,这会正对手指呢。

审神者讨好地笑了笑,然后眨眨眼卖乖,清光,你可是我初始刀你不能见死不救要是你也不帮我我一个人带这俩不到三天我就得完了。

最主要是她看着可怜的樱花树觉得她真的这么照顾下去估计下一个秃的就是她啊。

全本丸都是男性,又是刀剑男子,真得抓一个无所事事的估计算来算去还是她这条咸鱼。她也于心不忍祸害其他人,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想法,她觉得把二号机们交给冲田组两人是最合适的做法,毕竟人都是比较了解自己的嘛。

所以就有了现在这一幕。

她有点心虚地看着两个人。

大和守安定倒是没拒绝,他看起来仍然挺温和的样子,举着小小只的小清光看来看去。小清光也就给他举着,也不害羞,眨着眼睛任他看,一副乖觉样子。

加州清光狭长的眼微微眯了起来,没同意也没拒绝,只是看着审神者。审神者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都要挂不住了,背后开始疯狂冒汗。

突然,她像想起了什么一样,一拍大腿开了口,要不你们再考虑一下,照顾他俩也是有好处的。

这回两个人都看着她了,等她说个下文。

她反手摸了摸,从背后掏出了一张申请表,然后凑近给他们看。

就是这个,填了这个付丧神就能申请到现世去了!虽然只有一天,但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我好不容易才在同事们中抢到的!

她又晃了晃手上的表,表给你们,换你们把他俩照顾到灵力耗尽消失,怎么样!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对视了一眼,俱从对方眼中看出了几分不可思议。

审神者举着那表,突然声音变小了,抓着表格的手也轻微的晃动起来。

而且,最近不是要到那个开放的时候了吗,我特地给你们抢的,你们……去看看吧。

几息之间,那张表格被她交到了加州清光手里。

去看看吧。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最后还是接下了这个照看二号机的任务,同时也接下了那张表。

两个人翻着日历彼此心里都有数,对视时却谁都没有说出口。他们坐下来认认真真地填了表格,二号机的两只居然也乖乖在一旁看着他们填完没有闹腾,只是凑得挺近似乎在议论着什么。

等填好表格交了上去,然后转过头来,两人蹲下来看着在地上坐得好好的两只小的,开始研究这到底属于什么情况。

小清光虽然小,但是指甲油耳坠小高跟三件套一样不少。加州清光上去摸了摸对方的脸,然后啧了一声,转头对大和守安定说,他涂保湿了。大和守安定一脸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加州清光无语哽噎,他就知道不管他说过多少回大和守安定都没记住保湿防晒乳液面霜的区别。

他又转回头,见小清光奶声奶气对着他说保湿大计很重要,两人对了一眼,一下子达成了共识。

大和守安定撑着下巴看着小安定,对方穿着小小的羽织,看起来就跟什么儿童品牌出的纪念服一样。小安定看着大和守安定,圆溜溜的眼睛转了好几下,似乎有点反应不过来的样子。然后又低下头嘟囔起了什么。在大和守安定好奇地凑过去听时,小安定顿时就住嘴了。

安定——

加州清光喊他,大和守安定转过脸去,小安定也抬起头看加州清光。加州清光只好咳了一声,用手戳了一下大和守安定,要带他们去吗,他微微侧脸示意。大和守安定反问他,不带去的话放在本丸如果出事了怎么办?

加州清光看了一眼二号机们,然后有点无奈地点头了,你说的是。

二号机们是不可能出事的,这俩跟铁打的一样能上房揭瓦,但是要是把本丸哪儿弄坏了,回来就是直接责任人他俩出事了,而且很可能会直接被压切长谷部念叨到明年。

说来也有些奇怪,二号机们闹腾得不行,但是在面对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时倒是乖巧,乖巧得让加州清光都觉得有点想不通了。

但想不通归想不通,能乖一点不闹事总是好事。不过因此也只能把二号机们时刻留在身边了。

于是,就这么决定了,带着两只二号机一起去现世。

 

 

去现世是不可能穿内番服或是出阵服的,审神者特别批了点钱给他俩去万屋让两人买了现世常人的衣物。但苦于万屋并没有儿童尺寸,所以二号机们只能穿着小号的出阵服了。不过审神者表示现世这么大的小孩常有穿得奇奇怪怪的,上到美少女战士下到奥特曼超人,所以并没有太大问题的样子。

啊,审神者对着手上的相关须知看了看,又提醒道,队服不可以穿哦,到时候要记得让他脱下来。大和守安定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两人抱着对方的二号机站在时空跳转装置前,这是第一次不是出阵远征却用到这个装置。分明不是出阵,也不是远征,不存在任何危险,但站在装置前的两人心却都不由自主的跳快了起来。

加州清光确认了两次时间地点才抬起头对大和守安定点了点头,然后按下了确定键,光芒闪过,两个人出现在了东京一角无人的巷内。

小安定有些不安地攥紧了加州清光的衬衫,抬起小脸问他这是哪里。加州清光稍微迟疑了一下回答了他一句江户,小安定立刻好奇地左右看了起来,小清光也从大和守安定怀里探出头四处张望。

 两人按照实现做好的攻略坐上了地铁,在地铁上有个女孩子坐在大和守安定身边。似乎被大和守安定吸引到了,频频用余光悄悄地往这边看。

大和守安定对此置若罔闻,只是盯着自己正对面的小电视里的广告看得认真。加州清光倒是颇有趣味,在那个女孩又一次悄悄瞥过来时转了过头,然后对那个女孩弯起了嘴角。

他眼睛狭长,上挑的眼里的眼瞳似红宝石般闪烁着光芒,女孩子瞧了便肉眼可见地脸红了起来,飞快地转移了视线。大和守安定发现加州清光转过脸来,后知后觉地问他怎么了吗,加州清光笑了笑,没什么——。

小清光转过脖子看他,加州清光维持着笑容低下头看小清光,两双一模一样的眼睛彼此印出了对方的脸,小清光停顿几秒,若有所思地低下了头。

小安定倒是趴在加州清光怀里没抬过头,一直地把玩着自己胸前毛茸茸的羽织扭,神情十分的专注,跟身边正看电视的大和守安定如出一辙。

终于,地铁到站了。

 

 

出站后步行一段路就到了那里,加州清光从没来过,大和守安定倒是来过还呆了许多年,但是世殊时异斗转星移,早就跟记忆里的全不一样了,只能凭着加州清光的手机地图导航。

当天并不允许送花,所以来之前就先去了花店然后拜托审神者提前一天送去。

去花店时是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一起进去的。加州清光抱着小安定转了两圈选了几束开得正好的满天星和白菊花,再转了一圈后停在了桔梗花前。

加州清光伸手去拿花时有些踌躇,手指迟迟未碰到花枝。小安定轻轻地开口问他,你在犹豫什么?加州清光如梦初醒般摇了摇头,然后一连选了七八枝开得正好的,连花带梗的拿在了手里。

那边大和守安定已经叫了起来,清光你好了吗——?加州清光便一边应声一边往结账的门口去了,小安定在他怀里伸出稚嫩的小手轻轻抚摸了几下桔梗的花枝,圆圆的眼睛倒映出那枝叶的模样。

选好的花被包成了漂亮的花束,审神者郑重地接过两束花后说了一定送到。

到达寺庙门口时已经排起了队,他俩站到了最后面。排了一会儿便进去了,进去之前小安定的羽织被脱下收到了包里,小安定似有所感,并没有折腾,只是乖乖张开手让人脱。

加州清光给他脱羽织的时候忍不住感叹了一句,安定你以前可没有这么听话。大和守安定说是吗彼此彼此吧你以前也不这样。加州清光回想了一下倒还真是,两个人以前一见面坐一起呆不到三分钟就能吵起来然后吵着吵着就开始打架,手合用坏的竹刀数数都不知道有几把了。

但是,吵归吵,打归打,不见面的时候又觉得空落落的。冲田总司带刀上街的时候只选一把,另一把被留下的就只能呆在住所里。加州清光还记得自己一个人坐在廊下无聊的晃着脚,眼睛时不时就往门口望的样子,那个时候的记忆隔了太多年现在想起已经有些模糊,但是那份感情却牢牢的在心底里的一角不曾忘却。

 

 

有些路其实走起来会觉得比想象的要短,两个人站到了墓碑前时仍有些微的恍惚。

这就到了。

二号机们在进来以后已经被放下来了,领先走在前面。地面并不平整,小小的他们一步一步的往前走。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走在后面,未曾窥见前面两个孩子的表情,但他们此时却也无心揣测了。

满心都是不知该从何开始理清的杂乱思绪。

期待已久的事情到了真正发生那一天,很多时候会觉得并未有想象中那么澎湃热烈,而是,原来是这样啊。

在他们之前祭拜的人都很安静,默默地合手祭拜而后默默地离开。加州清光发现大和守安定似乎眼角沾出了泪,他转过头,刚想去拉大和守安定,便见对方用手擦了擦脸,然后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加州清光蹲下去看小安定时才发现他也哭了。小小的二号机比大和守安定哭得放肆得多,也不知道是不是一路上早就哭了,此时已经哭花了脸,却强忍着一点声音都没发出。他见加州清光看他,便胡乱用手擦了擦眼睛,好容易没再哭了。

紫色的桔梗花与白色的满天星菊花交错的花束被放在在墓碑前,加州清光认出了那是他选的那束。

大和守安定站在指定的地方,遥遥地看着墓碑,只觉得仿佛看了许多年,从许多年前见着这个碑被立起,一直站在这儿看着,看到了几百年后,看到了现在。

但与那时又有些不一样,那时的他孤身一人,现在身旁却跟着加州清光。失而复得的在本丸的相遇本来就像是奇迹一样,让他空落落的心脏找回了一片。而此时此刻,站在这里,看着冲田总司的墓,大和守安定感觉到了归属的完整感。

冲田总司与加州清光都是大和守安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失了哪一个都像是心脏硬生生被挖去一块,即使疼痛麻木后仍然会对着心脏的空缺无所适从。

在历史中七零八落锈掉不知所踪的他,在此刻,终于再度拼凑出了完整。

他想起许多许多年前,他和加州清光一左一右的跟在冲田总司身边时,两个人一边仰着头争着要和冲田总司说话,一边悄悄在冲田总司看不见的地方向对方比鬼脸,那场景如此炽热鲜明,仿佛便在昨日。

墓碑前上了香,香的气味飘散到了鼻尖,让大和守安定嗅着有了终于有了实感。

有好多要对冲田君说的话,一时全都涌了上来。他在心里几乎是磕磕绊绊开始说的,虽早在来之前就想了很久,想了很多,但现在在心里默念的话却变得格外朴实简单。他闭着眼,对着冲田总司的墓碑安静地说了很久。再睁开眼时,发现加州清光已经站起来了。见他睁眼,便伸了手来要拉他起来。大和守安定借力站了起来。

二号机们里小安定又哭了一回,但是小清光却没哭,只仍若有所思的样子。祭拜结束,两人带着二号机们默默地像前面的人一样向外走去了。

返回到专称寺门口时,大和守安定扭头看着里面的人群,突然对加州清光说,如果冲田君知道了现在还有那么多人记得他,还有那么多人怀念他知道他的事迹,一定也非常开心吧?

加州清光认真地看了看人群,然后点了头,一定。

无需出口,但此刻他们是与有荣焉的骄傲与自豪。

这位天才剑士能在死去那么多年后仍被人们所记得,没有比这更让他们觉得高兴的了。

迟早有一天这墓碑也许会磨损,这寺庙也许也会不再,但是那个人的精神与风骨,想必会永远的流传下去。

那么即使此身身陨,也不再有遗憾了。

 

 

去餐馆的路上小清光主动要求换一换位置,加州清光便抱了他来。

小小的孩子窝在他的怀里,走了半路,便觉得胸口有些湿润。加州清光慢慢地拍了拍怀中孩子的背,然后听到了小清光用极小的,仅他们二人能听见的声音开了口。

那之后,我是不是不在了?

加州清光愣了愣,然后低声回了他一个嗯。

几天相处下来他和大和守安定早就发现,因为灵力传输得有问题,二号机们不仅身体停留在幼年,记忆也是残缺的。但是加州清光还并未全揣测出二号机到底缺失哪些记忆。

小清光似乎攥着他胸口的手紧了紧,又低低地问他,是总司不要我们了吗?

加州清光缓缓地,一个字一个字地回了他。

不是他不要我们了,是我们留下了。等到现在的职责完成了,我们会去找他的。

小小的孩子没有再说话了,只是安静地埋在他的胸口。

 

 

可乐加冰吗——?

小餐馆的服务员这么问着。

两杯都加冰,再要两杯橙汁,加州清光这么说着。

我不想喝橙汁我要喝可乐,小安定坐在一旁的儿童专用椅上抗议。

驳回,小孩子喝可乐长不高,两杯橙汁,加州清光毫不动摇。

服务员记下了订单便先行离开了,留小安定鼓着脸一脸不高兴。

清光,他们好像不会因为喝可乐长不高,大和守安定指出了这个华点。

加州清光用手撑着下巴,是吗?

大和守安定的直觉告诉他如果这个时候再问下去会得到他并不想知道的答案,于是他选择暂时闭嘴。

点的饭上来了,两个人例行交换了一下不喜欢的东西,然后非常平常地吃下了对方递过来的食物。

儿童套餐也上来了,加州清光看了看小清光,然后帮他把不吃的东西夹到了右边,然后把饭推到了左边。而对面的大和守安定对于小安定的求助视若无睹吃得非常安定,小安定的脸都快鼓成馒头了。

小清光把自己的盘子递了出去,给我吧——

加州清光看得非常心痛,这孩子怎么年纪轻轻的就这么主动。

结果,小安定在把自己不吃的东西夹过去之后,紧接着把对方不吃的夹了回来。

加州清光哑口无言。

他转头看了一眼大和守安定,对方正安定地在吃盘子里的猪排。

加州清光觉得这日子没法过了。

 

 

一路上顺利吗?

审神者用手撑着脸这么问回来的二人。

非常顺利,两人点点头。

那就好啦,辛苦了,快去休息吧——

审神者赶他俩带着二号机出去,两个人便回了部屋,时候不早,稍微梳洗后便早早睡了。

睡前凑在两人中间的两只小二号机头次主动地投入了二人分别的怀抱中。

谢谢这几天的照顾啦,小清光这么小小声的说着,然后蹭了蹭加州清光的胸口。

旁边的小安定则跟大和守安定说,今天能去,真的很高兴。

大和守安定看着他,两人的眸子是一样的澄澈,他说,我也很高兴。

睡意袭来,很快便睡着了。再醒来时晨光熹微,加州清光先睁开眼,发现身旁那两个温热的小身体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他再熟悉不过的他和大和守安定的本体刀。

大和守安定几乎也是同时醒来了,睁开眼时加州清光便对他说,他们消失了。

大和守安定细细地看着床上两人之间的两振刀,应该是灵力用完了。

加州清光微微垂着头说,啊,总算是回去了。

清光,大和守安定喊他,加州清光应声抬起头,看见大和守安定已经拿起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振,我们把它们收起来吧,大和守安定这么说。

加州清光点点头,掀开被子起身把自己的本体刀收到了一旁的箱子里,里面还有几把一模一样的酒红打刀。他再转身时,大和守安定已经先行收好然后又回了床上。

我发绳找不到了,大和守安定在床上摸来摸去。

加州清光叹了口气,走过去跟他一起找了起来。

 

 

这就是此日前后的故事。

 

End

 

*强行掐点进行了一波假装我是七月一日写完的操作。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