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冲田组 |《再见此时之你》

文/tumi

*幼清出没注意

 

 

大和守安定跟着审神者在打扫锻刀室的时候发现了一张有点残破的委托符,上面画的咒都有截失效了。他把那张委托符交给审神者,审神者晃了晃那张符,对着光张望,“看起来有点破了嘛,应该已经没效用了吧——”

话音没落,她手一抖,没抓稳,那张委托符就轻飘飘地飞进了锻刀炉里。

审神者习惯准备好材料,所以锻刀炉里玉钢啊冷却材啊木炭啊砥石啊都是备好的,不多不少正好是审神者从家乡带来的绝学六六六公式。

审神者看着锻刀炉上立刻跳出了1:30的显示,先是哈哈哈大笑我就知道就算是这种奇迹般的开头也不会出4:00的然后便立刻转头变了表情哭丧着脸看着大和守安定,“没想到居然能用我以为肯定已经失效了……会不会出什么事啊安定我好慌啊……”

“没关系,看起来不会炸。”大和守安定盯着锻刀炉这么安慰审神者。

审神者一脸发愁地看着锻刀炉,顿时觉得自己又要掉发了。她和大和守安定一起看着锻刀炉上的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只剩五秒的时候她突然捂住了脸大喊,“安定我不敢看你去开炉——!”

十秒之后她松开了捂脸的手,看着眼前的场景时顿时觉得自己刚刚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眼前站着的新召唤出来的付丧神红眼睛,嘴角一颗小圆痣,小红围巾高高挂,即使她本丸里还没有过,但是她在外出时常能看见别的审神者身边的近侍就长这样,绝无认错的可能,这就是加州清光。

虽然,从身高到衣服,一个都没对上——

面前这个付丧神看起来也就五岁左右,面容稚嫩,穿着有点旧的襦绊和行灯袴,踩着木屐,加州清光的标配的红指甲和金耳坠小高跟一个都没有。

可即使灵力有点弱,但是确实是付丧神没错。

她下意识地转头看了一眼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正直愣愣地看着只到他大腿高的小付丧神,她在大和守安定和小清光之间回来打转,只觉得自己让大和守安定去开炉就是送上了活生生的圣遗物。

好似那教科书级傲娇一脚踏入召唤阵叫出了少年时代把自己当女神的政 | 府无偿工作者。

虽然串戏了让她有点汗颜,但是在下一刻她毅然决然地把地上的小清光抱了起来塞到了大和守安定怀里,“走,我们去找药研!”

大和守安定和怀里的孩子面面相觑对了一眼。

 

 

“大将,我记得这不是我第一次告诉你不要玩来历不明的东西。”药研藤四郎推了推眼镜,非常头疼地给面前的小付丧神做着检查。

“我没玩……安定给我我就随便看看而已……”审神者对着手指试图澄清事实。

“好了,检查完了。”药研藤四郎放下了工具,给在一旁的审神者和大和守安定下了结论,“灵力只有正常付丧神的五分之一,应该是委托符部分失效导致的。所以导致了身体的幼化,不出意外应该记忆也停留在以前,具体哪个阶段还需要进一步询问。”

“那能恢复吗?”审神者问了最迫切想要知道的问题。

“放心,本丸里灵力充足,付丧神身体会自动吸收灵力,大概三天之后就会恢复正常了。”药研如此回答。

“有加速灵力吸收的方法吗?”审神者再次提问。

“如果能提高练度应该可以加速吸收,但是这个状态太危险了,不建议出阵。”药研摇了摇头。

审神者眨了眨眼,看着地上一直乖乖听他们说话的小付丧神,这孩子小脸软软的样子让她心都软下来了,她想了想,低着头问小付丧神,“你记忆里最后是什么样子的,可以告诉我们吗?”

“……总司说明天要早起出门,让我早点睡。”小付丧神摸着自己的小小的发辫回答了问题。

大和守安定心里微微一动,他作为近侍有和别的本丸审神者的加州清光打过交道,被召唤出来在本丸显形的加州清光已经对冲田总司的名讳避而不谈,只用那个人代替。像这样听到加州清光毫不避讳亲亲热热地叫一声总司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那你认得他吗?”审神者指了指自己旁边的大和守安定。

小付丧神先是点了点头,又摇摇头,“不认识——”

看来记忆还停留在很之前,大和守安定还没被冲田总司入手的时候。

审神者思虑了一番,最后决定这三天把小付丧神交大和守安定照顾。

“你要好好照顾他哦!”在本丸手入室门口分别时她这么嘱咐着,最后冲小清光露出了一个微笑,“等会吃饭时再见啦。”

审神者消失在了回廊转角,大和守安定低下头看着轻轻拽着自己衣领的孩子,打算先把这家伙带回部屋再说。他是本丸第二振刀,隔壁土方组来得比他晚,但老早就团聚了,要说他没想过加州清光来是不可能的,只是没想到再见面时对方是这个样子。

回到部屋后他突然想起最近本丸里多余的农作物换来的,听说可以小幅度提高练度的白色根兵糖,恰好上次是他去换的,整整一包都留在他柜子里,还没吃多少。结合刚刚药研藤四郎说的如果提高练度就能加速灵力吸收,他立刻从柜子里取出那包糖递给了小付丧神。

“都给你了,吃吧。”大和守安定颇为豪气地说着,大有土豪不差钱的气势,一见面就塞了对面小付丧神一嘴糖。

幕末时代糖还是个稀有物件,大和守安定还记得那时候自己和加州清光吃糖都得数着数着吃,一颗糖在嘴里融化了还能砸吧嘴回味好久,得了一小把金平糖就能高兴好几天。

他看着小付丧神嚼了两下之后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两颊都鼓了起来还含糊不清地抬起头对他说,“……这个、好甜!”

是吧、这个时候能吃到的糖已经比那时候吃起来只有淡淡甜味的金平糖浓甜了不知道有多少倍了。大和守安定自己也拣了一颗吃,甜味在舌尖蔓延开。

他其实已经远不如原来爱吃糖了,大约是没人跟他一起吃,又也许是没人会摸着他的头给他糖了,自己换来的糖,品质上比以前的不知好到哪里去,原以为会吃得很高兴,但事实上一整包糖换来到现在也没吃多少。

他就这么看着小付丧神吃呀吃呀,眨眼间居然一整包糖就这么吃完了,但是小付丧神的身体看起来却没有任何变化。大和守安定没办法,于是收了糖包,看着天色不早,便抱着人去大广间吃饭了。

他的座位在土方组旁边,远征回来的土方组还穿着出阵服没换,也因此似乎还没收到消息,在堀川国广和和泉守兼定踏入大广间时,都被大和守安定身旁的小付丧神惊了一下。

和泉守兼定仗着自己腿长先迈到座位上坐下,刚下坐下就抱起了小付丧神上下打量,“这是怎么回事,加州他怎么变得这么小了?”

小付丧神骤然被抱起,有点惊慌失措地晃动着手脚,转着脸眼睛看着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想也没想就夺下了小付丧神抱到自己怀里,然后那边和泉守兼定就被堀川国广教训了。

“不能随便抱别人起来,这样很失礼哦兼先生。”

“啊啊我知道了……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和泉守兼定认错态度良好的对小付丧神道歉,又转头看自己的助手,“可我真的很好奇啊,国广你难道不好奇吗?”

“确实我也很好奇啦。”堀川国广钻上前看着小付丧神,本来爬在大和守安定怀里的小付丧神一看见他的脸便露出了笑容,跟他打了个招呼,“国广——!”

“啊、还认得我呢清君。”堀川国广对着小付丧神友好地笑了笑。

“国广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还……穿得那么奇怪?”小付丧神上下看了看,眼睛盯着堀川国广这么问道。

大和守安定记得堀川国广还在屯所时是留的长发,穿的也是正统的和衣,后来新选组改了服制换了洋服,堀川国广在那时随着土方岁三一同换了新衣,连同头发都绞了,彻底一副西洋装扮。

“……啊,这个就……”堀川国广愣了一下,恰好烛台切光忠端上了菜,他便顺势转移了话题,“等吃完饭有空我再跟你慢慢解释吧。”

小付丧神点了点头。

吃完了饭,本来打算给两人解释,结果一结束正好又遇上审神者叫土方组二人过去准备明天的出阵,所以大和守安定就自己抱着小付丧神回去了。此时已是皎月初悬,淡淡的月光撒在两人回路的廊上,小付丧神靠在大和守安定怀里,仰着脸看他,轻轻地开口道,“其实、刚见到你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总司的弟弟,因为你跟他长得好像。”

大和守安定低下头看他小小的脸,抱着他的手微微攥紧了。

小付丧神接着又自言自语地说,“但我知道你不是啦,总司他没有弟弟只有两个姐姐。而且他家里连他都养不起了,更养不了其他比他小的孩子。”

“可是你的气味跟他也好像。”小付丧神凑近闻了闻大和守安定的衣服,这么说道。

大和守安定一时不知该作何反应,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加州清光。当初对方跟他一见面就因着冲田总司的缘故彼此看不顺眼,那时年纪小,打架的时候倒比不打架的时候更多些,能够好声好气说话已经是不容易了。这样柔软稚弱的跟他说话的加州清光是他记忆里都没有过的。

“所以,现在到底是什么时候了?”小付丧神再次仰起脸看他,小小的脸上红玉般的眸子里澄澈清明,“现在已经不是我知道的那个时代了吧,好多东西都变得不一样了。”

小付丧神不说话时始终在看周遭的一切,而心中累积的疑问却一直到这时才开口问询。

大和守安定不知道该怎么说、如何说,一直到推开部屋的房门对着漆黑的房间,踏身而入半个身子融进了黑暗里,他才开口说了第一句。

“现在是公元二二零五年年,冲田君已经……不在了。”

怀中温热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半晌,黑暗中传来小付丧神的声音。

“是、这样啊……”

好似已有预兆,他的声音并没有多少惊讶,更像是叹息般,那低低的尾音轻而易举地消散在了夜里的微风中。

 

 

大和守安定用意外的平静口吻为小付丧神解释了那之后发生的事。他尽可能的简洁地、快速地诉说了那段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对现在而言名为历史的过去。小付丧神刚开始的时候还能睁大着眼看着他,到后头就慢慢垂下眼去不发一言。在听到自己在池田屋折了的时候,他的手微微失了力,再攥不住行灯袴的料子。

说完之后,谁都没有再说话。大和守安定为小付丧神铺了床后灭掉灯,看着小付丧神钻进被子里睡了,便自己也盖上被子阖上眼。

半夜时他因细微的响动而醒来,他睁开眼去看,发现对面的被褥耸起的部分正在微微起伏着。大和守安定仔细去听,似乎是隐忍的哭声,他愣了一下,立刻爬起来去掀了对面的被角。小小的付丧神本是背对着他,骤然被掀开被子,便下意识转了头看他,一双眼睛里还含着泪,脸上都是泪痕。

……这是哭了多久了?

见着对方哭,大和守安定反倒自己手足无措起来。印象里倒是他自己哭得多一些,还被加州清光嘲笑因着眼角长着痣,所以便格外多泪,是个长不大的爱哭鬼。

加州清光是有事也不哭的,只是一个人自己蜷在角落里,也不跟任何人讲话,像只独自舔伤的猫。但过一阵子恢复了又可以无事发生般跟别人谈笑。他这样在自己面前露出毫无防备的哭颜似乎还是记忆里第一次。

大和守安定学着曾见过的妇人拍小孩子那样笨拙地拍了拍对方的肩膀,“别哭了。”

是因为今天晚上听了他说的自己将会折在池田屋的事,还是因为之后新选组众人的命运,又或是为分明记忆里昨天才见过的,但现下却再见不到,已逝去多年的冲田总司的死而哭呢?

他想出声问一问小付丧神,但是对方在下一刻就用手捂着嘴抽泣着告诉了他答案。

“……牙疼,呜,疼得睡不着。”

大和守安定哑然,想来想去也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原因,他想,啊,是我输了。

他伸手抱起小付丧神后站起了身。

——“我们去找药研藤四郎。”

 药研藤四郎是块砖,哪里需要往哪搬。

 

 

在半夜敲栗口田的部屋是件非常危险的事,因为你会吵醒的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一群人。而且十几个极短对着你,机动打击都超高,跑也跑不过,打也打不过,忒丢人。

大和守安定敲门时是抱着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精神,他咚咚咚地轻敲了三下,里面在几息之后悄无声息地拉开了门,一张脸从黑暗中冒了出来,橙色的长发在夜风中随意飞扬,颇有审神者心爱恐怖片里井中贞氏女士的风范。

“打搅了,我想找一下药研藤四郎。”大和守安定咽了咽口水后轻轻出声道。

乱藤四郎点点头表示知道了,又缩回了黑暗里。然后大和守安定就听着一阵轻微的响动,悉悉索索的拿衣服的声音,然后过了一会儿,药研藤四郎就披着白大褂出来了。

大和守安定一路上抱着小付丧神给药研藤四郎赔不是,对方倒是没说话,但似乎有点起床气,一脸阴沉。手入室门一拉开,点上灯,药研藤四郎拿了工具为小付丧神做检查,过了一会儿工具一丢下了结论,“糖吃多了,蛀牙了。”

大和守安定愣怔着看着他,有点没反应过来。然后在接下来的三分钟内,他被药研藤四郎暴力输出了一番。

诸如儿童不能吃太多糖你要看着他,什么这糖是你喂他吃的还一吃就一大包,你这样子没有尽到监护人的责任请对孩子更上心一些——

大和守安定合理怀疑药研藤四郎因为平时帮着一期一振管栗口田家那些小短裤们,所以说起这些话一套一套的停都不带停的,还说得特别有理有据,直说得他不知不觉间在这个比自己矮上不少的短刀面前气势生生差了好一截。

小付丧神身体太小了,止疼药也用不了。药研藤四郎考虑了一下,最后把小付丧神推进了手入的位置,然后推了推眼镜,“就用这个修复一下吧。”

白光闪过几息小付丧神就出来了,他捂着自己的嘴眨了眨眼,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不疼了。”

“那就回去早点睡觉吧。”药研藤四郎对着小付丧神倒是好声好气的,然后,他就毫不留情的把抱着小付丧神的大和守安定踢出了手入室。

药研藤四郎用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没出口的话。

——滚犊子回去睡觉,别再来吵我了。

 

 

折腾到半夜回去睡下就格外好睡,大和守安定也没再分被子,索性抱着小付丧神就钻进被子里滚在一团睡了。等到他醒的时候,一睁开眼就看见缩在自己怀里孩子的小脑袋。小小的发辫在白色的枕头上格外显眼,大和守安定立刻回忆起了像梦一般的昨日,怀里温热的身体告诉了他一切的真实无二。

他稍微一动靠着他的小付丧神就跟着醒过来了,对方蹭了蹭他的胸口,把头埋得更深了些,似乎还不想起来,就这么靠着他就迷迷糊糊地开了口。

“……总司你是不是要出去了,可是我还好困……”

大和守安定到底是愣着了。

小付丧神的声音软软的,毫无防备的冲他撒着娇。

“唔,总司你抱我一下好不好……别让土方先生看见……等到了门口我就起来……我再睡一下,现在眼皮、好重,睁不开……”

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小小的打了个哈切。

“对了总司我跟你说……唔,昨天我做梦了 梦到有人说你死了……还在梦里遇到跟你长相和味道都很像的人,很奇怪吧……”

说到这里的时候,小付丧神突然停了下来。他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慢慢地从大和守安定怀里退了出来,然后睁开了眼。他看着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也在看他,但是却一个字都没说。

小付丧神微微垂下眼,“啊……不是梦啊。”

他看起来都有点低落的样子,一直到大和守安定抱着他去吃了早饭后心情才好起来一点。大和守安定被安排了内番,又不能放着小付丧神不管,就带着一起去了。

小付丧神人还没有锄头高,大和守安定再怎么丧心病狂也是不可能让他干活的,所以他就被大和守安定放在了田地旁的阴凉的走廊上。大和守安定在旁边干活,小付丧神就晃着脚躲在阴影里看他。

大和守安定中途休息喝水时转头过去看,发现这孩子不知道从哪儿捡了一只向日葵,正摇着向日葵的柄玩它的花瓣。

大和守安定莫名有些不爽起来,对方看起来也太悠闲了吧。他走上前问小付丧神,“你要是没事做的话不如来帮我播种吧?”

“不要。”小付丧神想都没想就拒绝了,然后义正词严地对他说,“种地会被晒黑,而且会变脏,一点都不可爱了。”

大和守安定无语凝噎,原来这人从那么小的时候就开始注重这些事了吗。

“但是我可以给你唱歌。”

小付丧神把向日葵转向了大和守安定,一脸认真。

大和守安定懵逼。

接着,他就听到小付丧神唱起了川下小调,似乎印象里他以前也听加州清光自己哼歌时唱过,但是他一靠近对方就停嘴了,还没真正听过个全。大和守安定本来也是休息,索性便做到小付丧神旁边喝水,打算避开阳光最盛的时候,等到太阳降下去些再继续。

小小的孩子就在他身边唱着歌,这首唱完了就换下一首,一连唱了三首之后,突然又转了调子。

等等、这首是……

大和守安定记忆的一角被这调子掀开了,在八木邸时,他们曾经与冲田总司共同坐在廊下,身边放着茶水和点心,冲田总司望着屋子的檐角,给他们哼得最多的就是这首小调。

那个时候加州清光捧着杯子喝茶,偏生又是个猫舌,常常给烫得不得不伸舌头出来吐气。然后大和守安定便会从冲田总司身后探过半个头笑对方,给加州清光斜眼瞪了好几下,反而笑得越发灿烂。

接着大和守安定伸手要去拿配茶的甜点心,结果手没拿稳点心掉地下去了,圆滚滚的团子沾了土不能吃了,大和守安定又心疼又懊恼的时候加州清光就挑衅着笑对他眨眼睛,气得大和守安定恨不得扑上去跟他打架。

但是一旦冲田总司低下头来看他们,两个人立刻就乖乖坐好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捧着茶杯一本正经假装品茶,其实心虚得很,都不敢抬头看一看冲田总司,怕被他拍头。

小付丧神的稚嫩的歌声与记忆里冲田总司随意哼唱的声音重合在一起,那时候的记忆突然被染上了颜色变得鲜活生动起来,仿佛才是昨天发生的事。

大和守安定就这么清晰地想了起来。

等到下午干完活的时候,他把小付丧神带回部屋后嘱咐对方别乱跑后出去了一趟,然后带回了一个小盒子。小付丧神眨巴着眼看了他又看盒子,大和守安定把盒子一打开小付丧神就哇了一声。

小小的盒子里分了四格,装着颜色不一样的四色和果子。

“给你。”大和守安定把盒子推给他。

“可以吗?”小付丧神期冀地看着他,在大和守安定点头之后有点迫不及待地伸手拿了一块,但放到嘴边前却犹豫了一会儿才小心翼翼地张口咬了。

小付丧神嚼了两下,眼睛都弯弯地眯了起来,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

“都给你。”大和守安定这么说。

“你不吃吗?”小付丧神问他。

大和守安定摇了摇头。

小付丧神也不怕腻,一个人就吃完了四个格子。吃下最后一口后舔舔还沾着糖霜的手指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呀,是以前的我跟你说过吗?”

“算是吧。”大和守安定含糊不清地回答。

他心里想着以前有一次冲田总司的友人来看冲田总司的时候恰好带了同款的和果子,然后冲田总司把同样的四个一盒留给了他俩,结果恰逢堀川国广和长曾祢虎彻来,作为招待去了两个,剩下应该是他们一人一个的,但是加州清光那一份不小心掉地上弄脏了,所以最后加州清光都没吃到。

为此加州清光一个人躲着不说话呆了俩小时,但是大和守安定搞不明白一块和果子为什么这么大反应,又过了很久才知道加州清光在川下的时候曾看见有衣着华丽的小童拿着这样的和果子吃,加州清光那时还没实体,只能躲在刀身里悄悄地看那个小童吃,所以后来没吃到才会那么大反应。

加州清光说起这件事时已经不再对和果子有所留念了,但是语气却还带着微妙的不易察觉的遗憾。那时冲田总司等人已经是被幕府承认的新选组的武士了,但是加州清光却不再像以前那样那么喜欢吃和果子了,更何况京都和乡下并不一样,也再找不到一样的和果子。

倒是大和守安定没忘记这事,之前去万屋的路上看见了那样的和果子盒,便一下子记住了。这个下午想起,便出去买了这盒和果子来。

“我以前跟你关系应该很好吧?”小付丧神笑着问他。

“嗯……”大和守安定没想到有朝一日加州清光会问他这样的问题,大多时候都是他的问题逼得对方不知如何作答,可这时的提问却叫他进退两难了。

小付丧神只是笑,他脸上轮廓还很稚嫩,但已经可见未来模样的漂亮。这一笑,狭长的眼睛都弯起来了。

“我知道啦。”

 

 

下午吃了一盒的和果子的下场就是晚上小付丧神吃不下饭了。

审神者颇为担心小付丧神晚饭没动几口的情况,在得知了真实情况之后恨不得暴打大和守安定。

“你这样养小孩他是会长不高的!”审神者的语气恨铁不成钢,一边咬牙切齿一边想起了今天去翻手入记录时发现的那笔用于加州清光的资源下写着用途是治疗蛀牙时她的懵逼感和心痛感。

“而且,又吃那么多甜的,如果又蛀牙了怎么办?”她一拍桌子,痛心疾首,“手入室不是用来修复蛀牙的!我的资源不要钱的吗?!是你玉钢飘了还是我冷却材不值钱了?”

大和守安定看着年轻的审神者因想起的财政赤字快要暴走的样子,决定带着小付丧神逃离现场。

“大和守安定你这个浪费我资源的王八蛋!你别跑!”

他身后是少女中气十足的喊声。

——再见了主上。

大和守安定顿时如有神助像骑了望月般快速地离开了,小付丧神还从他怀里探出头向着审神者的方向挥了挥手。

 

 

晚上在冲田组的部屋里新选组五人总算是凑齐了。

小付丧神看着远征回来的长曾祢虎彻便问他怎么长得那么高了,还变得强壮了好多,又问他自己以后是不是也会长得很高,众人一时无语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看着小付丧神期待的脸没人能够开口说出真相。

“以后清君会比我高哦。”堀川国广想了想,最后这么委婉地说了。

“哇……那好高了!”小付丧神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过去比了比堀川国广的身高。他才到堀川国广大腿,顿时觉得自己以后长得很高,便高兴起来。

大和守安定在一旁无语凝噎,不知该作何反应。

似乎以前在屯所的时候,大和守安定那时刚来不久也就是个小孩子,堀川国广带他俩颇有点带弟弟的意思。那时他好像也觉得过堀川国广很高,不过很快长起来之后就超过了堀川国广,得抬头看堀川国广也不记得是哪年间的事情了。

这几人凑在一起,有小孩子在又不能喝酒,最后干脆去开了演练场手合去了。小付丧神不上场,就在旁边看他们。等到大和守安定手合时便一直紧盯着他看,似乎要将每招每式都看个清楚去。大和守安定余光发现那道追着自己的目光,心里觉得有点好笑。

大和守安定最后是跟和泉守兼定对上了,打到兴头上就同和泉守兼定毫不留情地干了起来,也没余力用余光去看小付丧神了。

等到最后结束时大和守安定和和泉守兼定具是大汗淋漓的模样,大和守安定走过去,才发现小付丧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在堀川国广怀里睡着了。堀川国广用手指比了个嘘,然后指了指墙上的钟表。大和守安定一看,才发现两人这场手合居然打了快一个小时,现在都快十一点了,怪不得这孩子居然睡着了。

“小心着凉,给他披件衣服再回去。”堀川国广用口型示意。

大和守安定点点头,把穿着的羽织脱了下来,然后用浅葱的羽织包住了小付丧神小小的身体,然后把他抱了起来,同样用口型回了对方,“我先回去了。

余下三人都笑着点头了。

回到部屋里大和守安定换了衣服,然后简单地洗漱了便打算上床跟小付丧神一起睡。

他进了被子才发现小付丧神已经醒了,正睁着眼看他。

“你很厉害,以后我也会变得那么厉害吗?”

大和守安定点点头。

“三段突我还没学会,明天可以教我吗?”小付丧神接着问他。

“好。”大和守安定认真地答应了。

“谢谢安定哥哥。”小付丧神笑得甜甜的。

大和守安定还是头次听到对方这么软地叫他哥哥,这可是以前从没有过的待遇。以前别说是哥哥了,就连叫名字也是得两人不打架的时候才叫,平常急起来还不是大和守安定大和守安定这么的地喊。

鸟朦胧月朦胧,明天还有一天小付丧神就会变回正常状态的加州清光了吧,不知道变回来之后还会不会记得这三天的事。

大和守安定这么迷迷糊糊地想着陷入了梦中。

 

 

“……大和守安定你为什么跟我睡在一起?”

大和守安定是被掀开被子带来的凉意惊醒的,他一睁开眼就看着和自己一般高的少年体型的加州清光捂着被子一脸羞愤和怀疑地看着他。

不要露出这种表情啊搞得好像昨晚我干了什么一样!?

昨天你还是个看起来只有五岁的小孩啊我能干什么啊?

而且昨晚明明是分着被子睡的我怎么知道醒来就睡一起了到底半夜是谁踢被子钻过来的还说不好吧?

等等、今天不是第三天吗,为什么提早变回来了?

大和守安定脑子里跟过弹幕一样刷刷地过了这一大段内容,然后他看着对方什么都没穿光着露出的肩膀,抓过自己床头的羽织扔了过去,“我去给你找我的衣服,你先穿我的——”

加州清光穿上大和守安定的内番服后终于暂时恢复了冷静。他一边小声吐槽着果然蓝色不适合我啊一边坐在床上系围巾,那条随身的红围巾倒是勉强还能带。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大和守安定凑过去问他,也说不好是希望对方说记得还不是不记得,只是这么问了。

“……记得什么啊。”加州清光稍微扭过头去,垂下眼这么说道。

两人僵持了几秒之后,大和守安定本打算先起身去向审神者汇报加州清光恢复正常这个消息,但是突然被加州清光拉住了手。

“那盒和果子,谢谢你啦……”

对方的声音很低,倘若不仔细听几乎听不清楚。

“那你再叫一声安定哥哥。”

大和守安定一贯是不知道见好就收的道理的,想也没想就这么说了。

 

 

三分钟之后三条的部屋前跑过了一红一蓝两个身影,加州清光握着自己的本体刀,刀身雪光熠熠看起来锋利无比。

“啊,年轻人真是有活力呢。甚好、甚好。”

三日月宗近端起茶杯,如此说道。

 

End


热度(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