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我会有狗的| weibo:Tumi途弥

安清|《你看起来很好吃》(上)

《你看起来很好吃》(上)

文/tumi

*靠吸取人O液为生的小魅魔清光出没哦请注意

 *@清树亲一口我的树宝宝 

 

*

他在看我。

安定在用勺子舀下一口巧克力蛋糕的边缘的时候注意到了那个站在银杏树下的少年。

恰是深秋时节,银杏叶纷纷扬扬落了一地,在夕阳的映衬下成了一片灿金。少年就是在那棵银杏树下扶着树干看着他的。

在看什么呢、在看我吃东西吗?

坐在蛋糕店外品尝的安定揣着这样的微妙的疑问咽下了嘴里的蛋糕,香甜可口的巧克力慕斯入口即化,吞下去舌尖立刻会溢开巧克力的香气。

浇上了巧克力酱的蛋糕体被染成了深色,巧克力融化在蛋糕的每一寸之间,松软的蛋糕和顺滑的巧克力糅合在了一起。

在他吃完最后一口,放下雕刻着贝壳图案的小银勺时,少年听着银勺与陶瓷碟的碰撞的那一声清脆的声音,乘着满地的银杏叶向他走来。少年走路轻飘飘的,若说是踩,不如说是点,轻微的响动中便走到了他身前,拉开了他身旁的椅子坐下,然后将身体趴在了小小的圆桌上,大半张脸从环抱的手臂间露出来看他。

好像两人早该相识、他正等着这个少年来。少年没有任何的不安与踌躇,就这么过了来,似是理所应当。

“你饿了吗?”

安定去看少年,少年模样还有些稚嫩,看起来还是念国中的年纪,但却没穿制服也没带书包,深秋时节了只是穿着单薄的半袖,袖子下半截手臂还往外露。

你饿了吗,所以才在那儿一直看我。

“嗯、我饿了。”少年眨了眨眼,眼角弯了起来,“可以请我吃东西吗?”

这么毫无羞耻地便开口了,说得一派的纯粹自然。

安定看着少年,少年有双罕见的红色眼睛,透着宝石般的光泽,好看极了,容貌也精致漂亮。安定又低下头看着还残留着蛋糕碎屑的陶瓷碟,金色的边线上烧着一群带着竖琴与风笛的小天使,那些带着光环与翅膀的小可爱乖巧的前推后拉绕成了圈。

感觉有些不一样啊,安定模糊地想。

但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

家就在蛋糕店楼上的公寓里,安定带着少年回了家。本来不应当这样的,只要给少年买便利店的三明治和饭团就好,但是他见少年消瘦又单薄的模样,便动了恻隐之心想让少年吃点新鲜热的东西。

毕竟这样的男孩子怎么看也不像坏人。

家里还有热着的罗宋汤,再炒个饭加个鸡蛋,对方看起来还在长身体的时候,还是得好好吃点东西。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了,是和父母吵架了,还是逃课出来了所以现在无家可归?

安定一边猜测着一边领少年进了家门,在玄关放好东西后他让少年先去沙发上坐坐,然后自己去了厨房。在厨房里安定正准备打开冰箱门找找鸡蛋在哪,突然就被扑了个正着。安定一吓,发现少年不知何时毫无声响地到了自己身后,现在正在用手抱着他的腰,近得几乎要贴在他身上了。

“你、你先松开……”

安定转过了身,忍不住有点脸红,他并不习惯和人靠得那么近,这种像是在撒娇的动作更是招架不住。

“我好饿……”

少年小小的喉结稍微动了几下,看起来确实是饿极了的样子。

安定本想说“你再等一下——”,但话还没开口就看见少年伸手去解开了他的裤子。工装裤里面纯白的内圌裤一下子露了出来,非常童真的款式,安定顿时不好意思起来。他搞不懂少年想干什么,正手忙脚乱地打算自己系上裤子,就看见少年又突然猛地拉下了他的内圌裤,然后张口含圌住了他的东西。

“……!?”

安定吓得一时忘了动作,他就这么看着少年开始吞吐他的东西,嫣红的嘴唇有点费力地张圌合圌着,对方娇圌嫩的口腔将物件紧紧包裹着,舌头灵巧地在进入口腔里的部分上游走,细细地舔圌舐着那根东西,看起来仿佛在尝着什么好吃的美味。

安定感受着自己的物件在对方嘴里变得灼热发硬圌起来,他不常自己弄,所以对方只含圌着舔圌了一小会儿他那儿就不可自抑的起立了。少年的手也伸了上来,指尖抚摸着小圌嘴含不进去的部分,然后前后的动起来。

安定这个时候才发现对方染了指甲,纤细的手指上有着漂亮的红色指甲,白与红的对比让他有些眩目,手下意识抵着冰箱门支撑住身体,快圌感强烈地涌上大脑,弄得他除了喘息别的想说的都暂时忘却了。

少年专心又认真地为他弄了几分钟,安定在快圌感最强烈的那一刻眼前发白,他头靠在冰箱门上,本来想着一定要马上拔圌出来,但是才准备去拉少年的肩膀,少年就突然使劲地吮圌吸了一下头部那儿最敏感的地方,安定一下没把持住,到底是泄在了少年温热的口中。

少年松了口自己退了出来,他仰着脸来看安定,眼角都泛起红来,似乎有些委屈,“……你这个人怎么这样,说好请我吃东西的。”

对啊、说好请你吃东西的,所以我不是正准备去做吗,是你突然扑上来打断我的啊。

安定刚刚泄完,整个人脑子还有些不清醒,他头晕脑胀地想着这是什么初中生新型的整人技巧吗,一上来就这样给别人来一下实在无礼唐突过分,虽然、虽然刚才确实被弄得很舒服就是了。

但是被看起来还在念国中的男孩子弄了,而且还把东西留在别人嘴里,怎么想都……

“你、你快吐出来,那个很脏——”

安定才想起了这档子事,但是少年已经喉头吞咽几下全部咽下去了。听着安定的话时少年甚至还伸手将嘴边残留的液体蘸起来伸舌头舔掉了,那副浑然不知自己在做什么的样子弄得他脸红心跳起来。

“可是我已经咽下去了啊。”少年看起来无辜得很。

安定看了少年好几眼,最后居然再没办法定心看下去,他错开眼落荒而逃。

——“我去给你做个炒饭。”

居然在自己家被搞成这副德行,实着狼狈


*

最后当真做了蛋炒饭给少年。

安定将蛋炒饭端给少年的时候少年似乎有些迷惑,抬头问他,“要我吃这个吗?”

安定点点头,以为他是担心自己的手艺不好,所以开口道,“你尝尝,应该不太难吃。”

“啊、谢谢。”少年拿起勺子准备开动,他有些不熟练的样子,看起来似乎不常用这些器具。

少年尝试着舀了一勺炒饭进嘴里,试探性的咀嚼着,然后稍微有点惊讶的样子,但紧接着又舀起了下一勺。

看到少年的反应安定明白对少年而言味道应当不算太差,放了心的同时便忍不住回想起刚刚的事。下面似乎又有了点反应,约莫是因为适才少年唇角还沾着液滴的模样有点好看过分了。

他胡思乱想间少年已经吃完了,安定便下意识地问少年饱了吗要不要再来一碗,少年想了想之后这么回了他,“还有点饿,但是不用再来一碗了。”

是在害羞害怕吃太多了吗?

安定这么想着,于是主动起身打算去再给少年盛一碗。

然后、居然又被对方扑倒了。

——他为什么动起来声音那么轻,我一点都没听见。

这是安定被按在沙发上时脑子里唯一在想的问题。

少年的手开始往安定的下面伸,安定以为对方又要干刚刚做过的事,立刻开口说,“你别再用嘴给我做那个了。”

少年迟疑了一下,然后居然点头了,“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安定以为对方想通了,但是下一秒他看见少年开始解自己身上的紧身短裤。

……要干什么啊?!

少年里面居然是真空的,没有穿内圌裤,牛仔的短裤一脱下安定就看见了对方的下面。安定想挣扎,但是少年这个时候力气出乎意料的大,纤细的腿卡着安定的身体叫安定挣脱不开,然后安定便眼睁睁看着少年自己用手分开了白桃似的两瓣后坐了下来。

少年柔软的臀压在了安定的腿圌根处,安定的物什被少年恰恰好对准了,那个可以吸纳东西的小口热乎乎的吸缩着含入了安定的物什。

这是与刚刚有些不一样的快乐。

少年身体里湿热柔软,壁上的肉自发地过来吮圌吸揉按着突入进来的物件,热乎乎地紧贴着,渴望入侵者翻圌弄搅乱里面的每一寸。

少年自己上下扭动起腰来,隔着薄薄的半袖衫可以清晰地看见腰圌肢优美的线条。锁骨在起伏间若隐若现,颈脖扬起的线条流畅漂亮,雪白得像天鹅的颈。

少年一边动一边喘了起来,那声音又低又急,听起来诱人得很。少年脸上沁出粉色来,似乎是身体情热起来,于是便如实反应了出来。

来来回圌回折腾了几十下,安定从来没有那么舒服过,他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少年,竟有些不真实的错觉。进到深处的时候他忍不住伸手按着少年的腰往里进,少年猝不及防,啊的叫了一声,调子都有些变了,听着这一声安定再忍不住,便在里面释放了。

少年咬着嘴唇用下面吸附着安定的物什,那些灌进去的东西居然一点也没流出来。他微微垂着眼,红宝石似的眼睛里流光浮动。

退出来后,少年在安定整理衣服的时候坐在他旁边。他眼角眉梢都透着餍足,看起来像是被喂饱了的样子。

“谢谢你请我吃饭,我决定了,我要留下来。”

少年开了口,用着刚结束完所以有点沙哑的嗓音这么宣布了。

 

*

安定变得一团浆糊的脑袋花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对方说了什么,紧接着深吸了口气果断地拒绝了。

“不行,你留在这的话不回家,你家里人会担心的。”

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就这么待在外面不回去怎么想都不妥当。

而且刚刚、对方是渴望用这种方式换取他的认同暂且不归家吗,现在的学生未免也太主动太拼了吧。

安定有点忧虑。

“我家里没人了,而且我现在也回不去。”少年稍微皱起了眉,似乎没想到自己会被拒绝,“你不高兴我留下来吗?人类不是应该都很高兴的吗?”

“人类……?”安定重复了一下这个指代起来显得中二兮兮的词。

“啊,忘记说了,我不是人哦。”少年突然像是想了起来,他一边用手卷弄着自己扎成发辫的发梢一边对安定轻轻巧巧地开了口。

“你是不是饿太久了所以才会这么想。”

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我不是人哦这种话就好似国中时脑子里天马行空并将绮丽幻想信以为真的半大男孩,这种即视感叫安定忍不住这么开了口。

“……我是第一次来这边,确实饿了好几天了。”少年瞧着他,似乎有点困惑,狭长的眼睛往上挑,“但我没有任何问题哦,不信你可以自己来摸摸看。”

救命、这种台词也太糟糕了吧。

刚刚两回猝不及防就胡天胡地起来,现在再碰着这样的话,安定下腹又不禁发紧起来。

……搞什么、为什么对方说话为什么一点自觉都没有?对方从小到底受的是什么教育啊。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相信吗?”少年凑了上来,一下子靠得极近,直直把安定往后逼得往后退。安定看见了少年唇角的痣,那么小小的痣似乎在少年这么轻轻笑起来的时候也跟着晃动着,晃得人心乱。

“我叫清光。”

少年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在安定的腿上写下了汉字,他呼吸间的热气一股脑地往安定身上涌。安定瞧着他的模样,一时之间有点移不开眼。

……像妖精一样啊、真漂亮。

 

*

安定到底是妥协了,让清光留了下来。

但他问清光家在哪,电话是多少,监护人的名字是什么,清光却一概避而不谈。安定再怎样也不可能强逼着人开口回答,于是便作罢,暂且收留了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

只是几天而已吧、等对方想通了就会回家了,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应该都是这样的吧

安定如此想着。

他家里只有一间卧室,想着对方毕竟还是个没长成的少年,安定主动把床留给了清光,自己打地铺睡觉。

夜间他洗好澡换上睡衣回到房间,想着刚刚赶工完的文件,正准备悄悄躺下不打搅到清光,结果乍一掀开被子便看见了浑身赤圌裸的清光。

“……你、你怎么在这里?”

安定以为清光搞错了地方,可他之前分明已经跟清光嘱咐了睡觉的位置。

清光圆圌润的肩头露在外面,见安定来了便撑着下巴对他说,“我来给你暖床。”

“不能这样随便睡在别人床上……!”

安定几乎不忍直视对方轻轻松松便说出口的词语。

“你不喜欢吗?”清光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反应,半仰着头看着他问。

……要说不喜欢也太违心、但是说喜欢的话就太过分了。今天的事已经很让他意外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在想些什么,但作为年长的那一方无论如何也不应该不坚持自己的底线,对着那么大的男孩出手。

所以、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安定打定了主意,也不回答,把清光连着被子一起抱着丢到了床上,然后自己扯过床上的那一床被子转身就睡,把自己包得严严实实的,从头到脚一点都没放过。

被残忍地丢上床的清光全然没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他从被子里露出脑袋,一脸懵逼。

……诶、为什么会这样啊?这和从小知道的不一样啊。

清光想着,又摸了摸肚子。

原本他还以为会有宵夜吃,但现在看起来没希望了。

 

*

次日安定醒来时看见了坐在床脚看起来委委屈屈的清光。

对方见他醒了便一脸控诉地看着他。

“……怎么醒那么早,你择床吗?”安定揉了揉自己早上乱作一团的头发,有点奇怪地问。

“我饿了。”清光回答道。

接着安定便看他突然从床上跳了下来,一下子蹦到了安定身前。

“我想吃东西。”清光接着说。

“嗯、嗯……那我……”安定突然被清光逼近,颇有点不好的预感,正打算跑清光就按住了他的关键部位,安定一下子不敢再动。

“你也觉得不舒服吧。”清光用手指划过因为生理原因而立起来的地方,他舌头伸出来舔圌了舔嘴唇,然后骤然拉开安定的裤子便俯身下去了。

……又、又来。

尽管安定有点猜到了,但是清光动作太快,他实在来不及跑,便被清光制住了行动。清光卖力地帮他弄着,从安定的视角可以看见清光衣服下露出的雪白的背部,以及随着动作起起伏伏的突出的肩胛骨。

是早上的原因吗、变得口干舌燥起来了。

安定控制住自己不让自己去看那个地方,视角乱瞟间身体的感受却越发清晰起来。清光技巧很好,又是早上最热切的时候,于是一拍即合,没多久安定的东西就被弄出来了。这回也是,清光一点不落的好好都咽下去了。

在安定去洗手间洗漱的时候清光一个人留在房间里回味着刚刚的事。

早上的好多好浓、啊,好满足,好久没吃那么饱了,感觉都有点撑了。

他的心情非常好。

他抬眼去看洗手间的位置,心中越发觉得自己昨天做的决定没错。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别扭,但是毕竟是人类嘛,只要再多试几次一定就会明白他的好啦。

好吧、我会等到你觉得我好的时候的哦。

深褐色头发的少年眯起眼睛笑起来。

tbc

 

*请大和守同学对自己带回来的男孩子有一点清醒认识,世界上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吗?

对吧,不会,所以他真的不是人。

*点这里是一边吃饭(?)一边谈恋爱的下,点之前你们先点个心吼不吼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