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安清|《你看起来很好吃》(下)

《你看起来很好吃》(下)

文/tumi

*还是我们的小魅魔清光

@清树 女人,食我小甜饼。

*点这里是上

 

*

安定匆忙忙地出门时嘱咐了清光在家要乖乖呆着,可以看书可以用电脑只要别乱动其他东西就行。

“你要去哪儿?”清光在玄关追着他问。

“我要去上班,要赶不上地铁了。”安定一边低头提鞋子一边回他。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清光捧着安定刚刚因为他不肯吃早餐所以塞给他的苹果。

——“我真的吃不下东西了。”

——“不行、不吃早餐对胃不好,还会长不高的。”

——“可是我刚刚吃饱了啊……”

——“……那种东西不能算早餐。”

——“但味道很好啊。”

——“总、总之不能这样……你实在不想吃就吃个苹果……!”

这是刚刚才发生的对话。

“晚上六七点吧,你饿了就吃点冰箱里的东西,或者去楼下蛋糕店买点吃的,在楼下等我回来也可以。”

安定看着实在是要来不及了,话音没落就转身进电梯去了。

清光就这么睁眼看着安定进去,然后小小的电梯关上了门。

……嗯,要等到晚上吗?

他有点百无聊赖地转身,正准备探索一下这间占地虽小但五脏俱全的公寓时,突然发现桌子上放了个东西。

清光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

……啊、有了。


 

*

安定直到在公司坐定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出来得急没带已经做好的便当。

他无奈地扶额,心里觉得自己大概是被昨天突然出现并留宿下来的清光搞得有点手忙脚乱了,以至于连便当都忘记带。

看来只能够中午的时候出去买一买便利店的速食了。

忙到中午,办公室里的众人看着点到了都歇了下来,安定也伸了个懒腰松懈下来。他正准备起身去楼下便利店,就见着同事从门口探了个头进来,“大和守,你女朋友找。”

安定一脸懵逼,他哪里来的女朋友?他单身那么多年了,上次谈恋爱还是七八年级的事情。

他起身出去,还没到门口就见刚刚叫他的同事走过来一脸暧昧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女朋友漂亮啊,怎么一直没告诉我们自己藏着,太不够意思了。”

……到底是谁啊,是不是找错了?

安定实在摸不着头脑,他走了出去正打算一探究竟,结果一眼却见着了穿着红裙子黑丝高跟鞋三件套,正提着便当盒的清光站在走廊上对他笑。

怎、怎么是清光,还穿成这样?

清光还是少年身形,骨架并没有成年男子那么宽厚。他又长得好,眉眼细长,深邃却并不硬朗,有种雌雄莫辩的美,并非是生得女气,而是天然的便带着吸引周遭眼目的能力,所以穿着女装也并不维和,反而带着独特美感。

清光就这么站在走廊上,中午的阳光从落地窗外投射而入,他沐浴在阳光下,细小的尘埃颗粒在他周身起起伏伏地跃动,织密的丝袜在光下显现出有点暧昧的材质,红裙褶皱的裙摆自然地垂落在腿侧,细细的小高跟勾勒出被丝袜包裹着的脚踝凸起的曲线。

安定走上前,才说了声谢谢清光便伸手把那个便当盒递给他,“给你带来了,你的午餐。”

他舔了舔嘴唇,眼睛弯得像一双月牙,里面盛着狡黠的笑意。

——“我也来吃午餐了。”

“那你想吃什么?”安定脑子里盘算着周围有什么好吃的东西可以带清光去尝一尝。

“想吃你。”清光想也没想就这么回答了。

“……别、别说这种话!”

安定脸上有点发烧,他又想起同事刚刚的话,立即转移了话题,“你为什么要说是我女朋友,我同事都误会了。”

“因为我听说如果说是男朋友的话会给你造成麻烦。”清光眨眨眼,“原来说是女朋友也有麻烦吗?”

“……重点是我们并不是恋人啊。”安定为着这不知该怎么挑重点的回答而无奈起来。

“不是吗?”清光盯着他问,“做过那个了还不算是恋人吗?”

“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安定捻着便当盒叹了口气,“得相爱才行吧。”

“是这样吗?”

清光垂着眼点了点头,“我记住了。”

“所以——你为什么穿着女生的衣服来?!”安定终于问到了这个最至关紧要的问题。

“因为很好看啊,你不觉得我穿得很可爱吗?”清光提着裙摆稍稍转了个圈,他穿起小高跟来毫无压力,看起来简直是天生便点亮了技能。

……确实很可爱啦。

安定心里不得不承认。清光红裙黑丝袜的配置简直可以秒杀公司里一众程序员,他可算是明白刚刚那个同事的目光为什么那么羡慕嫉妒恨了。

“走吧,去吃午餐。”

清光主动地拉住了安定的手,“该往哪里走呢,你带我去。”

温暖的、纤细的手,掌心有些许发烫,指尖带来的重量仿佛将全身的信任都交托给了他。

安定觉得心脏突然悸动了一下。


*

结果最后吃完便当了还是被清光压在公司的卫生间里来了一发。

狭小的隔间里安定捂着嘴生怕自己发出什么声音让隔间的人听见,他看着清光低着头帮自己弄的样子,红裙的裙摆散开垂在他脚上,黑丝被撑开,隐约透出一点点的肉感,深褐色的头发发丝连粘在颈脖间格外显眼。

做完之后清光先离开了,走之前还跟安定说等他晚上回来。

等到安定出来后,他满脸发红地在镜子前呆了好一会儿脸上的热度才全退下去能够出去见人。他觉得自己算是看明白了,清光就是想跟他做,之前的也不是什么策略和打算,清光的目的一开始就绝对的简单清楚。

简单到就差脸上写三个大字,来、做、吧。

就好像对方真靠他弄出的东西为生似的,所以才一天三顿不差的跟他做。

安定想到这里时被自己的想法吓了好一跳,这样的想法实在是太不尊重人了,他连忙咳嗽了几声把这个想法赶出了脑袋。

事实上清光做的时候并不生涩,反而有种天然的熟练感,并非是熟能生巧,而是天赋使之然的感觉。但是真的有正常人生来会这个的吗,怎么想都不像是人类会的东西吧?

……说起来,清光好像昨天说过他不是人类?

安定沉默了几秒,再一次把水龙头扭开,决定再洗个脸让自己清醒一下,别再胡思乱想了。


*

下班回家后安定在楼下遍寻都见不着清光,他并没有给清光留家里的钥匙,公寓也没有管理人掌着锁匙,清光今天出来找他,应该回来看不了门在楼下哪个店里坐着才对,怎么会怎么都找不到。

……难不成已经想通了所以自己回家了?

安定这么想着的时候居然心里莫名的有些不是滋味,说不好是遗憾还是留念,但是打算无论如何先回趟家的他在上电梯时脑子里清光狭长的眼睛因为情热而泛红的模样却挥之不去。

他打开家门,本以为仍然会像往常那样是冰冷安静的家,但是一开门便见着沙发上趴着个人同他打了招呼。清光已经换回了昨天见的那套打扮,捧着那个不知道是不是他早上出门时塞过去的苹果,见他回来便仰起脸来对他笑。

“……你怎么进来的?”安定不可思议地看着清光,他家里的门是自动落锁装置,绝对不会存在掩着门不关的情况。

“我飞进来的啊。”清光指了指客厅主要采光来源的玻璃窗,“我早上出去时留了条缝,然后我回来的时候打开就进来啦。”

他语气轻松,仿佛在说什么理所当然的事情。

 安定不可思议地走上前去,那句清光曾说过的“我不是人哦”在耳边回响,社畜几年让他对这种非常规的东西已经失去了相信力,以至于一开始只把清光的话当做中二少年的绮想。但现下他却忍不住有些开始相信了。

他迟疑着缓缓开口问:“……如果不是人类,那你到底、是什么?”

“是魅魔哦。”清光坐了起来,他捧着那颗形状漂亮的苹果,指尖比苹果更红上几分,圆润的指甲在苹果表面轻轻摩挲,他微微侧过头看安定,“主食是O液。”

他只是坐在那里微笑,但便引得人心驰神往,渴望上前同他说话、渴望得到他青睐眷顾,渴望与他做些快乐的事。

漂亮而色气,精致又妩媚,浑然天成的魅惑感,天赋禀生的技巧。

流光浮动的红瞳,轻薄粉嫩的嘴唇,狭长高挑的眉眼,嘴角圆圆小小的痣

 是这样不似人间的存在啊、确实轻巧美丽得过分。

安定终于明白昨天看着盘子里烧瓷的天使时那隐约的违和感是怎么回事了。

怎应该拿清光比天使,他从不是。

对方并非从天而降携着月桂花冠救赎人身的上帝使者,而是从地狱爬出来蛊惑人心的恶魔啊。

清光将手里的苹果递给他,安定的手指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看着少年漂亮的眼睛里那一点动人的光亮,他终于丢盔弃甲、缴械投降。

……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啊。

他接过了恶魔的苹果。

“我会死吗?”

他问清光。

“不会,你会快乐的。”

清光只是笑。


*

清光就此住了下来。

安定便这样过起了比少年时代看的成人漫画更加幻想的生活。

他与一只雄性的小魅魔同居了,还是对方先行找上的自己。

为什么说是小,因为清光其实还没成年。但虽然没成年,也有两百多岁,可生了两百多岁的年纪,在另一边时大半日子只是混混沌沌地睡着,只长了年纪却不长一点见识。

清光说自己是见着通往现世的门开了,心里好奇便悄悄出了来,想看看现世是否与从小在家族里长辈们说的相同。

魅魔既然是恶魔的一种,自然会飞会隐身,他也长了角和尾巴,只是在现世看着人的模样便隐了起来,不叫人瞧出不同。清光虽然没成年,但他讲自己是能力不弱,绝对不会在外面出岔子,除非——

“除非很饿很饿,那样子说不定我就要暴露了哦。”

清光说着这话的时候眼睛里的狡黠藏也藏不住,叫安定怀疑起这话的真实性。

而且这话的下一句就是,“所以你要好好投喂我,当我的饲主。”

——你是猫吗还需要饲主,不要顶着那副人类的漂亮模样说这么犯规的话啊。

于是安定跟清光约法三章,他要求清光平时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不许未经同意随随便便就扑了人然后开始做。清光说那饿了怎么办,最后安定妥协一天早晚两次保证不让清光饿着,清光想了想同意了。

清光的衣服其实都是变出来的,他最开始的衣服是学着见到的人里觉得穿得好看的,就跟着变了合身的尺寸在身上。后来去看安定时他也是从楼上盯着下面路过蛋糕店的女生的穿着变的。

这样其实挺方便,因为不用买衣服,既减少了开支也不用担心领着清光到服装店时被店员投以奇怪的目光。但是、在清光不知从哪学来看时尚杂志之后,安定就经常看着清光一边翻页一边身上突然就换了套衣服,然后还转头问他,“这样穿可爱吗?”

这种时候是没人看得见衣服的,毕竟那样子纯粹地弯起嘴角的模样,就已经是可爱得过分了。

安定装着咳嗽转过头,目光在满页不知所云的报纸上没有目的的乱逛,低声夸一句“可爱”,清光就高高兴兴的继续看厚厚的彩页时尚杂志。

……虽然为什么变的衣服里面有一半是女装?

安定后知后觉地想到这个问题。

整个周末两个人能这么窝在沙发上一看就是一个下午,虽然安定的思绪被屡屡打断,但是居然也生不起气来。

而最后的最后,清光从网上进行学习后,开始尝试非常羞耻的衣服。有乳白色露出大半个背部的宽松针织毛衣,有在胸口露出爱心的紧身黑色背心,有半透明蕾丝掩着胸口和下面其他好风光一览无余的。

……不、不能再回忆了。

安定痛苦地捂住脸,清光本人对此根本没有任何自觉,也从来感受不到害羞这个词出现在清光身上,所谓羞耻全都是对他而言的。同居了一个多月,清光的所作所为一直在拉低他的尺度的同时提高着他的接受能力。

同居之后简直是定时定点每天不停,少则两餐多则安定不愿意认真数。清光三不五时就美名其曰要吃宵夜然后就穿得奇奇怪怪又很移不开眼的来夜袭他,两个人做完之后就窝在他怀里乖乖睡觉一觉到天亮,模样像只餍足的猫。


*

清光还是很好养的,不用吃喝,衣服首饰也可以自己变, 最大的开销就是沉迷于各种各样红色的指甲油并且兴致勃勃乐此不疲地涂抹。虽然安定并不能看出那些对他而言不放上色板根本捉摸不透的指甲油颜色到底有什么区别。

啊、倒是也有帮清光买化妆品,清光写好牌子和型号给他,安定就照着买就行了。

啊、值得一提的是安定虽然生活中每日投喂清光,但是身体却越来越好了。对此清光的发言是,和魅魔做这个有助于身体健康,虽然安定对此仍然半信半疑,但是到底每天都很舒服,所以也就不纠结这个了。

公司年会的时候需要成双结对的去,安定对公司里单身的女同事没什么感觉,也无意造成什么误会,便干脆问清光要不要一起去,清光听到的时候愉快地答应了,没有丝毫迟疑。

年会的日子如约而至,公司要求着正装,安定换好了之后看着清光给自己变了一身红色的小礼服,然后挂上菱形的金色耳饰穿上小高跟挽起安定的手,他眼睛上扫了点酒红色带闪的眼影,显得比平时更加漂亮诱人。他对着安定wink了一下,“作为报酬我要吃宵夜哦。”

——安定还能怎么说,当然不可能说成交啊,安定默默地转头按了电梯。

宴会上安定顶着众人嫉妒羡慕恨的目光一路被同事搭话,那些或好意调侃或压都压不住嫉妒的酸话被清光轻轻巧巧地就化解了。安定有些惊讶清光才几个月的时间都变得这么会说话,但他去看清光的时候清光只是朝他微笑。

例行的年终总结和游戏节目一套流程下来已经九点多了,安定被折腾得前胸贴后背了才终于结束四散去吃东西。安定没力气再跳舞了,他问清光想不想跟那些人跳舞,清光摇头拒绝了,然后他就带着清光到了比较角落里的地方吃东西去了。

说是吃东西,其实只有他一个人在吃,清光只是捧着玻璃杯小口小口地啜红酒。安定吃到最后的甜点时发现宴会的巧克力蛋糕做得水准很好,他向来喜欢巧克力,便又去盛了两块回来。坐定后他才吃了几口就发现清光突然放下杯子矮下身去。

安定本以为清光东西掉了要捡也没在意,结果还没过几秒就感受到有只手摸上了他的大腿。安定一愣,就看着一只手掀开了桌布的一角,然后清光从他身下出现,探出了半个脑袋。

“你、你干什么……”安定张口结舌,手里叉子都差点掉了。

“安定一个人吃东西好过分。”清光稍微蹙起了眉,“我也想吃好吃的东西。”

“不是说好回去再……”安定想起之前清光的话。

“但我今天也很努力啦,不给我一点奖励吗?”

清光看着安定这么问,他的嘴唇涂了唇釉,显得唇形更加饱满,颜色也与平时自然的粉色不同,是稍微有些艳丽的红,但是却并不违和。

确实,今晚清光一直表现得很乖巧很大方,也一直挽着他的手没有说什么出格的话,塑造了完美女友的形象。安定张张口,发现自己居然一下子没办法说出拒绝的话来。

“那我开动了。”

清光不给他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手已经隔着裤子按住了安定的物什,指尖灵巧地揉弄着小安定,清光清清楚楚知道怎么弄安定会最快变得舒服起来,才弄了一会儿安定的裤子就支起了小帐篷。

清光舔着嘴唇去脱安定的裤子,安定一边紧张地直咽口水观察着周围有没有人注意到这边一边感受着身下变得密集起来的快感,一波接着一波的快感冲击着他脆弱的感知神经,手上拿着的握勺的力度几乎要将小小的银勺掰歪了。

清光弄了一会儿之后安定出在了他嘴里,他愉快地将那些液体咽了下去,然后又爬回了桌上,除了面上因为沾染了情热泛着有些不太正常的红根本看不出任何异样。安定最后两块蛋糕吃得食不知味,因为清光一直趴在桌子上看他,叫他一刻不停地脑子里回放起刚刚脸红心跳的事。

……实在是太大胆了。

宴会终于结束,安定带着清光离开时有人注意到清光的脸色有些不对,便好心问安定,“大和守你女朋友是不是喝醉了?”

“啊、啊这个……是,她酒量不太好。”

安定有点磕磕绊绊地回答了。

清光在旁边眯着眼睛笑起来。


*

安定喜欢巧克力,以及所以巧克力的味道的其他东西。苦巧克力、白巧克力、巧克力蛋糕、巧克力奶茶对他来说都很好。他最喜欢的是距离上下班都很远平时还得大清早就排队限量出售的一家巧克力店里的巧克力,虽然很喜欢,但是因为路远又排队排得久,所以实际上大约也就是一两个月买一次。

“你喜欢吃什么?”

在某次滚完被单的晚上两个人缩在一床被子里时清光这么问他。

“嗯、巧克力。”

安定做完之后有点困了,他意识不清地这么回答道。

“为什么不说喜欢吃我呢?”清光轻轻嘟囔着,“和以前看的不一样啊。”

见安定已经快闭上眼睛了,清光连忙追着他问,“是什么牌子的巧克力?”

睡过去之前安定给清光报了个店名,然后就陷入了梦乡。清光一个人咀嚼着那个名字,接着也闭上了眼睛。

白日里如常一样上下班,乘地铁回到公寓,刚一打开门就被突然扑上来的清光抱了个满怀。安定条件反射还以为清光要做什么,但是却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这个意图。安定愣了一下,换了鞋后被清光牵着进了客厅。然后,他在客厅的桌子上见着了那家巧克力店的包装袋。

“……是你去买的?”安定有点不敢置信。

“它又没有长翅膀,只有我长了翅膀,所以当然是我去买的。”清光坐了下来打开了那个漂亮的包装袋,然后把其中精致的小盒子递给安定,“排了一上午队,买的都是你喜欢的款式。”

“……谢、谢谢。”安定仍然处于震惊中接过了装着巧克力的盒子,他想起了昨晚睡前似乎确实报了个店名给清光,但是他没想到清光真的会去买。

“等会我也会让你吃到东西的。”

安定想了想去不知道该在说什么,踟蹰了好几秒才这么再次开口。他以为清光会立刻欢愉地满口答应,但清光只是轻轻笑了起来。

清光圆润的指甲在自己嘴角的痣上轻轻摩挲,浅色的唇瓣稍稍张合着,他微微垂下了眼睛,羽睫颤动,眼眸里浮光流动。

“什么啊,我买这个是为了让你开心的。又不是希望你回报我什么。”

清光抬起头,一字一句地说,“也不是希望你会抱我。”

……他怎么连这个都知道了。

安定捧着小小的巧克力盒沉默着,然后突然主动地拆了开,然后将其中一颗先行塞到了清光面前,“张嘴。”

“诶、给我吃吗?”清光有点诧异,但看着安定认真的样子,于是只好张开了嘴。

安定将巧克力送进去之后清光闭上嘴尝了起来。非常顺滑的口感,甜而不腻,柔柔软软的就这么在嘴里化开了,浓郁的可可香气在口腔里扩散开,稍稍咀嚼间唇齿都是浓厚的融化的巧克力。虽然确实不会填饱肚子,但、真的非常好吃。

清光不知不觉地就把那块巧克力吞下去了,他眨眨眼看着面前安定自己不吃却看他吃,不知道安定到底在想什么。

“可以吻你吗?”安定突然开口这么问,声音变得比平时低上许多。

清光看着他,没说好也没说不好,只是用指尖指了指自己的嘴唇旁边的痣。

——吻吻这里。

安定俯身上去吻住了那颗小小的痣,他稍微用了点力,似乎要把那颗痣吃掉一样。然后,顺势便吻到了清光的唇瓣。他撬开清光的牙关,在口腔里探索起来。浓郁的巧克力香气还没散去,舌尖还能在唇齿间舔舐到甜味。

啊、腰被抱住了。

清光感受到腰侧温热的触感,他注视着安定湛蓝的眸子里自己小小的倒影,然后伸出舌与安定在口腔里搅弄纠缠了起来。

一起跌入了巧克力里,置身于此,满怀欢喜。


*

那么、最后其实还是要告白的。

因为安定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清光。

在发现自己会呆呆地看着清光看书,即使没有在和清光做那些事,但是只要看着清光心脏就会有点不正常的跳动起来。

……救命、不要那样对着我笑啊。

那分明只是一个再正常不过的笑容了,但是却为此而心里异动起来。于是安定就知道自己沦陷了。

“清光,我喜欢你。”

好像不能够用更加漂亮的句子来表明自己的心意了,安定最后还是选择了用最短也最普通但是最真挚的句子告了白。

清光抬头看他,一下子似乎没反应过来。

“我、我是说人类的那种,想要呆在一起,会渴望亲吻、拥抱……还有做喜欢做的事。”

安定磕磕绊绊的想要解释,生怕清光误会。

清光上前了两步,凑得太近了,两个人之间近得可以听见彼此的呼吸声。

“我知道啊。”

清光笑起来。

“诶?”

这回安定是真的呆住了。

“你很迟钝啊、现在才发现吗?”清光用手绕了绕自己的头发,“我一直在等你说。”

清光想了想,接着补充道:“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人类这边要等着对方先主动,我还想着你再不说我就先说了。”

……他到底从哪里学来的、为什么这么懂啊。

“我也喜欢你。”

安定的呼吸停滞了一息。

清光狡黠地笑起来,手指点了点安定的胸口。

“我不饿,但是想跟你做。所以是爱情哦。”

这是独属于魅魔的告白。


*

巧克力蛋糕是甜的,你也是甜的。

巧克力很好,你也很好。

融化的巧克力会流进你的身体变成能让我吞下的甜点吗?

——你看起来很好吃


end

 

热度(1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