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一些零落的片段

祝米总生快。
实在写不出什么成段的东西了,发一些散落的片段。
感谢阅读。


*各段之间互相不相关

#

优一郎站着听着对方往箱子装东西的声音,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几乎捉襟见肘。他低低头看草席上自己穿的白袜,又抬头去看放在角落里的花瓶,那朵永远不会凋亡的花仍然盛开着。他最后才把视线挪到房间中央发出声音的那个人身上,落在那个人金色的头发上。他有些迟疑地问:“米迦以后还会回来的吧?”

#

说不出口

没办法像六岁的时候一样,在熊熊大火下抓住那个男孩的手跟他说,「我们两个一起逃走吧。」

没办法像十六岁的时候一样,推开窗子拉着少年的手
跟他说,「我们两个一起逃走吧。」

面对二十六岁的青年,这句话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再说出口。

仅仅是以前一样拉住他的手,都己经花费了全身的力气。

「……我,我还能再喝一杯……」青年含糊不清地说着醉话,碧绿的眼睛茫然而失焦

分明是和小时候一样的人

可是为什么仅仅是隔了时间就变得不一样了?没办法随心所欲地同他说话,两个人之间最私密的角落也被幽微的香气插足。

可是有些话,有些事

说不出口

死不了心

「我送你上车。」他捞起面前的人,准备拉着人送上车。前一秒还在喋喋不休的青年靠进他怀里之后意外的安静了下来,只是不停的喘气。热气一下一下的吹拂过他的颈脖。

车上新娘已经坐定许久了,此刻看他扶着青年打开车门,温柔地笑着从他手上接过青年,一边感谢他一边让青年以更舒服的姿势躺在自己的大腿上。

他站在原地,突然微妙地感到了难过。

仿佛刚刚将青年交出去,他的整个世界也被交了出去。

那句话,终于再也没有机会说出口。

#

他靠在厨房门旁,看着女子手忙脚乱地做菜,优一郎在旁边打下手打得一样的手足无措

「啊——起火啦?!」

「不是…………那个是盐」

「这是味精!」

「对!是那个……喂,倒多了!」

两个人打打闹闹地折腾着食材,简直是错漏百出。

他突然就发现自己插不进一句话。

优一郎不吃芹菜不吃重油不吃生胡萝卜。这些他如数家珍,本该提醒女子,可他最后还是一个字都没说。

如果要说,该以怎样的身份说?

——你男朋友最好的朋友?

#

他曾经天真的以为时间阻断不了真正的感情。
后来发现很多人的一辈子原来也就那么短。
嘴上说了几百次几千次的一辈子,到最后不过三五载,就再也收不到对方的音讯。
是生?是死?是成家?是立业?
全然不知。
此生不怕生离,不怕死别,只怕渐行渐远。

#

「我以为你喜欢我。」

#

「头一次在别人家留宿,还是有点拘谨的吧……」优一郎摸了摸头,稍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我是别人吗?」米迦尔挑挑眉。

「当然不是,米迦的话——」优一郎低着头想了想,然后扬起脸笑起来,「是自己人。」

「…………要喝什么吗,我去拿。」米迦尔愣了一下,然后接口问道。

「可乐!」

「好。」

米迦尔打开冰柜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胸口,那里面的心狂乱地似乎要跳出来。

自己人……啊。

#

年少时候的喜欢是藏不住的。
闭上嘴,喜欢也会从眼睛里溢出来。
那整个青春的时光和感情,都交给了同一个人。
那个,黑头发、绿眼睛,笑起来好看极了的人。

#

「我喜欢你。」

「我也是。」



*我知道我写得很糟糕不知所谓。

评论(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