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修伞】蝉

生日快乐呀叶修


外面的蝉在叫。

叶修醒了过来。

已经是黄昏了,他醒来时窗外透进的光已经变成了暗沉的颜色,撒在小小的桌子上,看起来并不灼人。

暮色四合。
他一整颗心也跟着夕阳一样落到了最下面,在他睁开眼睛前从那个梦里醒过来之后,异常的疼痛从梦境伴随着他一起跌落在现实里。
胸口是从未有过的心悸,疼得让他那个本应该遗忘的梦一点点的在脑子里清晰起来,黑白绘成彩色,静态变得生活。
叶修低下头,看着侧躺在他身边仍睡着的苏沐秋。从梦中醒来的他仿佛很多年没见过这个人,既熟悉又陌生。苏沐秋躺在暗处,他凭着窗外度进来的光隐约隐约看苏沐秋的轮廓,细长的眼和薄削的唇。这是个已经褪去青涩的成年男人的脸,毫无疑问。
也许是他起身时的响动吵醒了对方,苏沐秋慢慢睁开了眼,刚刚醒来的人还没适应光,于是便维持着半开半合的状态。
沉默被打破了。
叶修张开了嘴
“我做了个梦。”
叶修定定地看着苏沐秋,慢慢地、慢慢地开口说道。
“什么梦?”
苏沐秋从嗓间发出疑问。
“我梦到你死了。”
叶修的声音突然变得有些艰涩,“我梦到你死在一场车祸里,死在荣耀联赛开始之前。”
苏沐秋怔了一下。
“我一个人在联赛里打了十年,拿了三个冠军。后来沐橙也来了,她用你的账号卡沐雨橙风,成了联盟里最好的枪炮师。”
“我后来还把君莫笑玩了起来。用散人和千机伞,又拿了一个冠军。还在退役前出国在荣耀国际联赛当了国家队领队。”
叶修闭上嘴,然后就是短暂的沉默。
窗外的蝉声成了唯一的声音。
吱吱吱吱,吵得人心乱。
“叶修你……”苏沐秋开口了,他爬了起来,半个身子照在光里。他伸手用指尖戳了戳叶修的脸,有点埋怨
“你就不能想着我点好吗?做个梦就把我梦死了。”
“说好一起拿十连冠的,我可没忘啊。叶大大要丢下我跑了?”
明明是你丢下我先走了。
叶修心里无声的想。
太过真实的梦,以至于一时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甚至分不清面前的男人是否真实
那么鲜活而生动的苏沐秋,就在他面前
似乎单单就这一个认知,就叫他潜意识里觉得不可思议了。
苏沐秋、苏沐秋。
他默念了两遍。
然后下一刻,他突然被人抓着手拽回了床上。被子一拉,两个人就罩在被子里,将外界的光啊蝉啊都隔绝开来了,仿佛世界上就剩下他们两个人。
就像是曾经挤在逼仄的房间里躺着同一张床上挨着靠着的时候。
在小小的房间里的两人一腔热血,世界无敌。
“叶修你一看就是没睡醒,我们再睡一觉吧。”苏沐秋的声音近在耳边,他搭着手在叶修肩上,然后边说边打了个哈切。
“沐秋。”
叶修突然喊了一声,然后侧过脸去亲苏沐秋。
苏沐秋仿佛毫不意外,顺理成章地加深这个吻。
两个人在黑暗而狭隘的被子里亲着对方,啃咬着、舔舐着。
然后分开,两个人在同一个枕头上乖乖躺着。
“去躺你自己那个。”苏沐秋用眼神示意叶修。
“苏大大怎么那么小气。”叶修不动。
于是两个人继续紧挨着,手碰着手,谁的膝盖贴着谁的大腿。
“睡吧。”苏沐秋似乎是真的困了,他又打了个哈切,然后闭上了眼。
“沐秋。”
叶修喊他
“嗯?”
苏沐秋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我喜欢你。”
叶修说完,突然心里一松,仿佛多年求而不得的愿望终于实现。
“嗯,我知道,我也是。”苏沐秋没怎么在意,轻声回答着,然后舒展开眉,不再说话。
叶修突然眼皮也发沉了,沉重的倦意一下子涌上来,叫他再撑不住。
然后他睡着了。
蝉不叫了。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