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 weibo:Tumi途弥

安清|《从天而降的你》(Ⅴ)

*安定转生设定,清光付丧神原设 

*存在土方组要素 

*前文点我

*祝阅读愉快


14.

那天的夜里,那孩子到最后都没哭,只是一个人久久地站在廊下。而大和守安定就那么站着那儿,一直地看着那个孩子。

够了吧、够了吧?

……已经够了啊。

那个梦是什么时候开始,又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他都不知道。但醒过来时,他已泪盈于眶。惺忪之间他望着白得刺眼的天花板,被泪水弄得模糊不清的视野里什么都看不清。心脏痛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真切的痛感从胸口自发出,呼吸之便间蔓延到四肢百骸。

安定花了好一会儿才变得正常过来,他翻身下床,随手拭去自己脸上的泪,决定去卫生间洗个脸好好冷静一下。走到卫生间门口,发现门是半掩着的,里面的洗漱镜前清光正在刷牙。

清光似乎刚醒,还没洗漱好。头发有几缕都还是翘起来的。他穿着睡衣,低着头挤牙膏。小半截形状姣好的颈脖从没扣好扣子的睡衣里露了出来,像天鹅的颈。但他在动作之间,颈脖更多的部分露了出来。喉结下面的皮肤上,一条有些狰狞的红痕蜿蜒其上,像是要吞噬肌肤的恶兽,张牙舞爪的环绕着整个脖子。

安定本来打算转身先走等清光洗漱完再来,但他一看见对方脖子上那个伤痕时突然脑子里就断弦了,手无意识地使向前使了力,门被推开了。清光放下牙刷有点诧异地转头,然后便看见了站在那儿的,泪水正怔怔地从眼眶中涌出的安定。

安定的表情有点茫然又有点空白,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但是泪水却一刻不停地往下掉。清光心里一软,虽然不知道安定这是怎么了,但还是上前抱住了他。

清光一边拍着安定的背一边放低声音问他,“怎么哭了,是发生什么了吗?还是你做噩梦了?”

安定本来只是安静的在流泪,但在听到清光说出噩梦那个词之后他却突然地抑制不住地哭出了声。然后越哭越厉害起来,泪水争先恐后地往下拥,几乎要浸湿清光的颈脖。

“别哭了别哭了……”清光软着声音顺毛摸,但安定还是在哭,哭得像丢了什么心爱东西的孩子。

“……到底怎么了啊?”清光有点头疼,他觉得怀里这人哭的时候根本不听人说话,只能不停地爱抚,别的叫人一点办法没有。而安定哭着哭着,突然按住了清光的手,然后把清光往后压到了洗手台上,一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一边就要去吻清光。

清光有点懵逼,下意识的就想躲。结果对面这人哭归哭,但是准头一点不差,手上力气超大地攥制住他,然后他整个人就被迫靠在洗手台前跟人接了吻。他甚至在亲吻的时候觉得舌头尝到了微微的苦味。

好在接完吻后安定总算不哭了,只是一双圆圆的眼睛仍然湿漉漉的,像小狗一样地看着他。清光无奈地看着他,心想着你大清早的一上来就哭,哭着哭着还压着我亲,现在还这么看我,到底是谁对不起谁啊?

“喂,清光……”安定哭过的声音哑哑的,有点低沉。

“怎么了?”清光问。

“你上次不是说要告诉我当时陪侍在冲田君左右的另一把刀的名字吗?”安定突然这么提起了。

“现在,能告诉我了吗?”

清光突然语塞,他有些慌乱地转过头将一旁的毛巾递给安定,“你先洗个脸吧,你脸上都是眼泪。”

安定也不再问,只是顺从地接过毛巾去洗脸了。清光在一旁看着,心里悄悄松了口气。

这个话题又一次被放过了。


15.

终于地,同学会的那一天到来了。

安定带着清光进来的时候大部分人都已经到了,人们在清光进来的那一刻不约而同地屏住了呼吸去看那进来的人,漂亮的脸,纤细的身材,但却又是个不会认错的性别的男孩子。

就像沸水里滴入了一滴滚油,突然的静止后便会更加激烈地暴沸起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人们的窃窃私语声不再收敛音量,交头接耳之际一如那人好漂亮大和守从哪儿找来之类的话便涌入了两人耳中。一直到他们俩走到右边的非单身区找地方做时还能听到左边单身区里女孩们的议论纷纷。

“你在学校很受欢迎?”清光这么低声问着安定,安定看了看那边的女生们,头都大了,“她们也不是真心喜欢我,只是每个人都试试,看看能不能成功而已——”

“安定——这边。”

是国广在朝他们示意,安定带着清光走过去,坐下后安定分别给对面两人介绍了清光,然后又给清光介绍了他们。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在他要说出对面的人的名字前,清光就已经事先知道了。所以向对面问好时清光格外的熟练。

“还是第一次见你过来这边做。”国广这么说着,让安定不禁有些无奈。他以前一个人,可不就只能坐左边那里么,每次都簇拥上来一堆女生问他一些无聊得要爆炸的问题,被女生的脂粉味和香水味环绕的感觉实在是人间地狱。

“啊——是那个。”兼定眼尖地看见了清光手指上鲜红的指甲油,然后兴致勃勃地看着安定,“你上次去便利店一个人站在那里那么久,就是为了给他买指甲油对吧?”

“……嗯。”

在清光面前被提及此事,安定简直想扶额立刻否定,但是在对面两人的灼灼目光下,他还是不得不咬牙承认了。清光似乎有些好笑地用余光撇了他一眼,然后又恢复了正经的样子。

情侣区专门的真心话游戏开始了,安定和清光只能被拖着一起参加。这游戏规则简单,转盘指针指到谁,那对情侣就抽牌然后回答一个真心话游戏。

第一轮,指针转了一圈,抽中一对同班的情侣。男生抽牌抽出了向对方坦白一个交往以来的秘密,在众人的叫声下男生支支吾吾地向女生说了当初追她其实是因为觉得她身材好。女生脸色爆红之际锤了男生好几下才放手。

接着就是第二轮,第三轮……第十四轮的时候指针指到了兼定和国广。国广去抽牌,抽到的牌上写着,请说出两人交往以来最亲密的事。大家看着牌面纷纷激动起来,都盯着国广想看看他会说出什么。就连兼定自己都有点忐忑地看着国广。

然后,在众人的注视下,国广握着那牌笑着回答了,“最亲密的事啊——我想想啊。嗯,我帮兼桑补过裤子哦!”

在场的人哗然,然后便听见兼定叫了一声国广,似乎有些羞恼大庭广众之下被说出了这个。结果国广又笑眯眯地叫了兼桑,兼定就不说话了。然后两人对视一眼,开始了下一轮。

这一轮,指针一指就正正指到了清光和安定身上。安定知道是躲不过了,叹了口气伸手去拿牌,牌面往上一立,上面的文字立刻显现出来。

请向你的恋人提一个问题吧,对方不许拒绝回答。

清光看到这牌面倒是松了口气,他觉得安定应该不会在同学面前提什么太过界的问题。但当安定转头过来时,清光对上对方那双认真的蓝眼睛时,突然心里的猜测变得不那么确信了。

“清光,我问你啊——”安定开口了。

“那个时候,在他身边的另一个……是谁?”

这个安定一直想知道的,清光一直在拖延搪塞的问题被安定就这么在众人面前,用这种方式问了出来。

可这是最不恰当的时机,也是最不合适的问题。

众人被安定模糊不清的话勾起了好奇,目光在对视着的两人之间流转,想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光的一双红色的眸子在绚烂的灯光下变得有些晦涩不清,奇异的情绪在其中搅动翻涌着。他就这么看着安定,然后一字字开了口。

“大和守安定。”

众人莫名其妙,不知道这两人在打什么哑谜。在他们仍然摸不着头脑之际,清光突然站了起来。

“你够了吧?我走了。”

说着他便抬头往外走,几乎没有给人一秒的反应时间。安定在原地怔怔地看着清光离开的方向好几秒,直到被兼定一推后背才反应过来跟着起身就往外追去。只留下剩下的人面面相觑。

国广若有所思地看着两人离开的方向。

——那个名字,大和守安定,就是问题的答案了吗?


16.

大和守安定追出去的时候,外面天气阴沉,乌云密布,已经是要下雨的前兆。他有些焦急地在人群中辨别清光的位置,然后挤开来来往往的人群向前奔去。

天色变得越来越暗了,最后一缕光也被阴云遮挡在了天空之外,大和守安定疯狂地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心里的不安和恐慌几乎要凝聚成实质了。

这样的天气和梦境中的那一天几乎要重合在一起,而那一天说着“我马上就回来了”的清光再也没有回来。

够了吧?

够了啊!

我已经,已经……不想再失去他第二次了——

……我?

大和守安定突然停了下来,他一瞬间心几乎要跳出来,心脏每动一下的声音都在他自己耳边回响,咚咚的声音一下下地敲击着他一直以来的梦境。

梦境里的那个孩子,那个和清光斗嘴吵架,与清光争夺男人宠爱,约好了等对方回来,然后在夜中叫着骗子把糖袋丢了出去的孩子,就在这一刻,那个孩子脸上始终遮挡着的薄雾消散了。那孩子的眉眼都变得清晰可见,从眼角到眉梢,鼻尖到下颔,每一个地方安定都熟悉得不得了。

——那是,他自己。

原来他梦到的都是真实过往的曾经,都是他忘却的以前。所以,他在醒来后,才为了那个梦里一直没能在那个晚上哭出来的,为了那个再也等不到对方归来的孩子狠狠地哭了一场,把那个晚上没流的泪都流尽了。

他再次抬腿起来,这回几乎是有点疯地往前跑了,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几次撞到人,但他只来得及说声对不起就继续往前。他一直地找,可他纵眼看过的,在街上的每一个人都不是他在找的人。那个红眸的人似乎消散在了熙来攘往的人群中,再窥不见踪迹。

……在哪里……

在哪里?

在大和守安定心急如焚得几乎要崩溃的前一刻,他终于在转角便利店的玻璃墙外,看见了清光单薄的身影。对方站在便利店的玻璃墙外,似乎有些踌躇不知道该怎么办,只是抬着头看着那阴沉的天气,安定看过去时正好看见他正紧紧皱着眉的侧脸。

安定立刻追了上去,然后非常用力地去拉清光的手。清光先是一惊,然后便想要甩手。可安定死死地拉着他,说什么也不放开的样子,满眼都是固执。

“你给我放开。”清光有些恼了,被这么钳制的感觉很不好,而且他现在整个人思绪乱作一团,根本就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安定,只想扭头就走。

“我不放开,我死也不放开!”安定咬着牙这么说着,他的手都颤抖了起来。

“放手啊!你这个人真是!”清光眉头皱得死紧,已经是一脸愠怒。

“我不放!我要问清楚!”安定摇着头,非常的坚决。

“你就一定要问那么清楚吗?”清光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再也顾不得旁边是否会有人看他们了。

“我要问清楚,我是真的很想知道!”安定一字一句地大声说。

“啊,为什么啊?”清光的一双红宝石色的眸子亮得惊人,错综复杂的情绪在其中流淌蜿蜒,几乎要点着了这双眼睛。

安定直直地看着清光的眼睛,毫不躲闪。

“因为我还有袋糖没还给你啊!”

清光骤然睁大了眼。

外面突然雨声大作,顷刻间,豆大的雨点便沉沉砸了下来。

下雨了。

tbc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