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菲多】银杏落


《银杏落》
文/途弥

*前言:
写于广州火车站,手机码字。
原谅一个刚从非洲大草原回来的孩子,当时有点饿有点神志不清。
糖刀自定义吧。
那句诗没啥定义所以也没啥深意,到底是不是比兴这个真说不准所以权当我自行理解吧别在意。
以上非常感谢,下面是文,1k+的小短篇,阅读愉快。


藏剑山庄有棵银杏树,枝叶茂盛,根须磐延,一到落叶季节就叫藏剑弟子又爱又恨。因为杏叶接连不断的落,铺成了满地的金黄的地毯,金灿灿的,虽然好看得紧,也难扫得紧。

叶琦菲坐在银杏树下,远远的看着山庄的弟子们练剑。她起得早,所以此刻能偷得半刻闲暇。不过等得太阳完全升起,她便也得去楼外楼了。

她哼着不成调的曲子,高高的马尾随着弧度微微的摆动着,这是她一天最闲暇的时刻。突然间,远远传来稚嫩的呼声,叶琦菲听见了有人在叫她。

“阿姊!”

声音近了,叶琦菲看着金黄色的小鸡仔从远处千回百转飞了过来,一头扎进自己的怀抱,然后露出鬓发微乱却兴奋翼翼的小脸,咧嘴朝叶琦菲笑了起来

“阿姊,总算找到你了!”

叶琦菲是三代的长女,三代的嫡系里任意一人都得乖乖喊一声姐姐。来人是唐小婉和叶凡的幺女,自小长在藏剑,被山庄里的弟子尊称为小小姐的叶琦萝

“阿萝,怎么了?”叶琦菲摸摸小姑娘的头

“是这样的——!”小姑娘低头摸索出了藏在腰间的纸张,然后摊开给叶琦菲看,“我看见书上写了这句话,可是我不懂是什么意思。阿姊那么聪明,可不可以告诉我呀?”

叶琦菲一瞧那纸上歪歪扭扭的字迹,抬手便给了小姑娘一个爆栗,又好笑又好气,“阿萝又偷看师姐们的话本了,是不是?”

“不是”小姑娘有点委屈的低下头,抓着那张自己写了字的纸,只将头靠在叶琦菲怀里,闷闷的开口,“不是话本……是,是我偷看娘亲的书箱里的书。”

“那又有什么不同?”叶琦菲有点无奈,她挑了挑眉冲小姑娘笑,“可不许再乱翻大人东西了。”

“好嘛”小姑娘糯糯的答应了,又转而抬起头朝叶琦菲撒娇,乌黑的杏眼瞧得人心软,“那,那阿姊快告诉我是什么意思。”

纸上写的是——南有乔木,不可休思

“意思啊——”

叶琦菲展开那张皱巴巴的纸,慢慢的解释道,“字面意思就是说,南边有高大的乔木,却不能让我用来休息。”

“乔木高大,为什么不能用来休息?”小姑娘好奇的提出疑问

“阿萝知道这句诗的下句吗?”叶琦菲不答反问道。

“下句?……不知道。”小姑娘诚实的摇了摇头,又睁大眼看叶琦菲,眼巴巴等着她接着说

“汉有游女,不可求思”

叶琦菲轻轻的笑了起来。

“乔木生而高大,枝叶虽茂盛却不适合遮阳避暑。”她抬头看了看银杏树,太阳渐渐升起来了,银杏叶被照耀得闪闪发亮,金黄耀眼,“而汉水旁边虽然有美丽的女子,可那却是我求不得的。”

“求不得?”小姑娘不甚懂的低声重复道,“为何求不得?”

“莫约是许了人,或者是父母不同意吧。”叶琦菲没想到小姑娘会这么问,只好随口应答。

“那又如何?”小姑娘扬了扬眉,满脸的骄傲,“像我阿爹一样去抢了那人回来就好啦。只要两人互相喜欢,就算是有好多好多困难又怎么样呢”

小姑娘说,只要两人互相喜欢,就算有好多好多困难又怎么样呢?

可是——

“哪有那么简单”

叶琦菲几乎失笑,她当年年纪虽小,但是五叔五婶的故事也听过几成。两人一路坚艰辛磨难,波折不断,途中倘若有一人半路而废,想必也轮不到今日这丫头来缠着自己了。

“我不懂……”
小姑娘挠了挠头
“到底是,什么意思呀?”
“就是……”
叶琦菲微微皱起眉想了想,复又舒展开
“没办法一起到老。”

小姑娘年纪小,对于所以事情都希望求个尽善尽美。乍一听闻这解释,便嘟着嘴低声嘟囔着,“那这句诗写得可不好。”

“还不好?”叶琦菲又是一个栗子轻轻敲在小姑娘的头上,“阿萝先跟着师父好好把诗经读完了,再问这些我可是要笑话你的。”

“知道啦——”叶琦萝收好纸,朝叶琦菲招了招手,“那我先走啦,等下了早课再来找阿姊。”

“好好”叶琦菲也朝小姑娘挥挥手,心想着等会在楼外楼看账本小姑娘会来闹腾,只忍不住的头疼起来。

待到小姑娘身影目光再看不见了,叶琦菲才抬头看了看日头——天大亮了。

她伸了个懒腰,然后向着楼外楼的方向去了。

今日晴好,不知多多怎样,等会忙完了给她写封信吧。

叶琦菲看着路上被风吹落了的银杏叶,突然笑了起来。

END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