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倘若觅于时间缝隙


《倘若觅于时间缝隙》

 文/途弥

 

00

 

我在时间的长廊中,看过了心象的风景,看过了过往的时光,看过了在车祸中身亡的父母,看过了百夜孤儿院的孩子们,然后,我看见了你。

 

——小优。

 

01

 

多么不可思议,多么难以相信,多么光怪陆离的景色。一半是黑,一半是白,没有融汇,没有交界。黑的延伸向黑的那边,深不见底;白的延展到白的那边,光芒万丈。无法抉择怎么前行,是黑的好?还是白的好?

 

米迦尔行走在绝对的地段,那是个没有黑,也没有白,似乎被这个世界,被这个非黑即白的世界所抛弃的地段,最中间,最中立的地段。他看得见黑色那边浮现的景象,也看得见白的那边浮现的景象。痛苦的的负面的回忆在黑色那边,而白色的则是代表着正面的欢笑的回忆,那些回忆,那些心象,都是属于他的,属于百夜米迦尔的。

 

那么,要怎么走呢?

 

白的那边,还是黑的那边?

 

时间的大钟在冥冥中似乎敲响了一下,沉重的钟声在催促着人做出抉择。

 

白色的那边虚浮的景象里茜做好了饭菜,呼唤着百夜孤儿院的孩子们上桌开饭。他拉着优一郎的手,一边笑着跟优一郎说今天有小优喜欢的咖喱一边走向饭桌。桌子上孩子们已经排排做好,个个都眨着眼笑着看着等着两人过来。桌子上饭菜的热气蒸腾着,茜正帮大家舀饭。看见他们过来,嗔怪着笑说怎么那么慢

 

米迦尔转头,看向无尽的黑暗那边。

 

黑色的那边也悬浮着曾经的回忆。那是记忆中的宫殿。惊慌失措的孩子们被费里德当作小羔羊般随意的玩弄宰杀着。分明之前还是一起玩耍的,还会高高兴兴喊他米迦哥哥的孩子们就这样在他面前被咬了脖子断掉气息倒在地上,那些曾经亮晶晶的瞳仁都在冰凉的地板上失去了光泽,变得乌黑而死气沉沉,再也闭不上。而那个小小的他拉着优一郎的手,只剩下恐惧慌张与懊悔。

 

——不必再看下去。

 

米迦尔转回了头。

 

他最终哪边也没有选择,他的脚步不曾偏离到任何一方。米迦尔就那么继续行走在无边无尽,不知前路的那个没有黑色也没有白色的地段。渐渐的,他听到耳边传来了声音。

 

白色那边传来孩子们的玩闹声,嘈嘈杂杂的,似乎在玩着什么游戏。米迦尔听到优一郎的声音在喊他快点过来,跟他说自己不会应付那么多小鬼头,

 

黑色的那边是吸血鬼们暗中的嗤笑与对话,那些隐藏在黑夜中的身影嬉笑着讨论着米迦尔这个异类,一边笑,一边轻贱而不满的议论着不过是得了克鲁鲁的宠爱就敢漠视他们,他到底只是个没用的人。

 

悉悉索索的声音越来越大,两边的各式各样的声音越来越嘈杂,越来越让人无法忍受。不同的声音分别自左右耳传入用于思考判断的大脑。米迦尔仍抿着嘴,不为所动。他既没有选择,也没有偏向,他只是在继续前进而已。

 

终于,那些声音大到了一个令人无法接受的地步,然后,在升高到某个分贝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整个空间突然就安静了,没有任何的声音,仿佛是断掉了弦的八音盒一样再也没有出现如何响动。这个黑白的世界突然就那么寂静了下来。

 

米迦尔没有驻足,也没有放慢步调去看,他只是继续前行着。

 

突然,他感觉到披风被什么东西拉住了。米迦尔诧异的转身,看到了小时候的优一郎正拉着他的披风的一角,用那双比世界上任何绿宝石还要耀眼的眼睛看着他,然后问他

 

“要走了吗?米迦,不留下来吗?”

 

原来小时候的优那么矮,那么小。

 

米迦尔用手摸了摸他的头,小时候的优一郎被摸了头似乎有点意外,又似乎有些不高兴似的转过了头皱了皱鼻子,不满的说:“别摸我的头,会长不高的。”

 

“我要走了。抱歉,优。”

 

米迦尔最终低声温柔的对小时候的优一郎开口。他俯身亲了亲这个孩子的额头,仿佛在暂时告别那段属于他的回忆与时光。那段有着优,有着茜和其他孩子们的时光。那段即使并不完全光明,但童稚的内心依旧充满希望的时光。

 

“我不是你要找的那个人吗?”稚嫩的声音这样的问道

 

“小优一直是小优,但是他长大了,所以和你不一样。”米迦尔回复道

 

“那还是我吗?”小小的优一郎疑惑的问道

 

“是的,他是我的家人。”米迦尔做出了回复。

 

“这样啊。”小优一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笑了起来,“那米迦可要加油快点找到他。”

 

“我会的。”

 

伴随着两人的对话结束,在他和优一郎的身后,突然长满了荆棘。

 

那段回头的路,无法再回头了。青色的藤条伴随着尖锐的刺阻绝了米迦尔可以回头的道路。那条回不去的路上两旁的黑白也统统消失掉了,没有黑,也没有白,没有回忆,也没有痛苦和欢笑,只剩下无尽的荆棘。

 

小优一郎似乎并没有对这发生的巨变产生任何的惊讶或是恐惧,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路面被荆棘缠绕吞噬,看着那些黑与白断开消失。然后,他俯身,触摸了缠绕到了他身前的荆棘。他的手刚刚碰到那些绿色的藤条,那上面的尖刺便把他细嫩的皮肤扎出了血。鲜红的血液滴落到藤条上,绿色的藤条上不可思议的蜿蜒出一根细细的枝条,然后在那瞬间绽放出了一朵如同滴落的鲜血一般鲜红的玫瑰花。

 

小优一郎摘下了玫瑰花,然后递给了米迦尔。他抬起头,露出了如同米迦尔记忆中一样熟悉的笑容,然后他对米迦尔说,“要小心啊,加油。”

 

米迦尔点点头,细心的收好了玫瑰花。小优一郎看着他收好了花,便放心的眨了眨眼,然后朝他挥挥手告别,转身跑向了身后无尽的荆棘。奇异的是,小优一郎并没有被这些荆棘所伤害,他仿佛跑在平地一样视荆棘藤蔓于无物。米迦尔看着小优一郎渐渐消失在自己视野的彼端,露出了微笑,然后转身继续前行。

 

前方的路依旧无穷无尽,但米迦突然就无所畏惧。冥冥之中他仿佛能够看到前路的终点,不知为何的,米迦尔知道他要找的那个人就在那里,就在那里等他。米迦尔加快了脚步,向前方走去。

 

世界开始崩坏,黑的也好,白的也好,那些不同的心象随着米迦尔的走过而变成碎片星光消散在了空气中,只剩下一片空旷。本该是无穷无尽的长廊似乎也终于寻觅到了尽头,那时间的大钟无声无息的敲响着,每一下都似乎在催促着米迦尔向前走去。

 

身后的各种各样记忆中的时光渐渐的崩坏消失,米迦尔没有停驻于悲伤,也没有贪恋于欢笑。他加快的步伐踏着的每一步身下的路都在告诉他快要达到这个世界的尽头,这条路的终点——在这本该无穷无尽道路的终点,在那渐渐散开的迷雾里,站着一个人。

 

米迦尔的心似乎都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但他此时脚步却越发稳重地走向了那个人。那个有着鸦羽般的黑发,那个有着比绿宝石还要璀璨眼睛的人,那个会笑着叫他米迦的人,那个他的最重要的,唯一的,家人。

 

——终于,米迦尔到达了世界的尽头,这条路的终点,他站到了那个人的面前。

 

“好慢啊,米迦。”

 

如同幼时一样有些不满的皱了皱鼻子的优一郎虽然这么说着,澄澈的绿色眸子里却满含着笑意。

 

米迦尔将之前小优一郎交给自己的玫瑰花拿了出来,然后交给了优一郎。鲜红的娇艳欲滴的玫瑰花被优一郎握在了手里,优一郎似乎有点诧异,但在看向米迦尔的时候,对方和玫瑰一样的红色眸子里已经盛满了笑意。

 

“找到你了,小优。”

 

02

 

倘若你能不被痛苦所烦扰而驻足,倘若你能不被欢笑所留恋而停留,行走于前方之路。觅于时间缝隙的你,最终会找到那个初心之人。

 

END


*情人节贺文,诸君食用愉快

*虽然文笔拙劣但仍然希望你们喜欢:D希望下次看见会有长进。

*今年也一起萌米优!

评论(1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