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mi

涉青阳不增其华,历玄英不减其翠|weibo:Tumi途弥

【米优】Sweetheart


《Sweetheart》
文/途弥

*米优恋人设定,双方都是上班族
*甜的。
*如果不够甜那么可以怪我没谈过恋爱…而且真的没看过猪跑。

米迦尔到家之前在车上把手表从西五区调回了东九区。他回到东京的日期比和优一郎约定的结束日期早了三天。因为难得的能够在出差的时候提前结束回家,所以米迦尔一从飞机上下来就坐上了车回家,希望给恋人一个惊喜。

他在家门口找出钥匙,然后安静的开门进去又关上。在玄关处换好鞋之后米迦尔抬头发现恋人并不在客厅,于是便放下公文包直奔卧室。果然不出所料,他要找的人正在卧室里。因为难得的周末,优一郎找出了大学还没毕业时攒钱买的游戏机,正在玩以前两人一起通过关的冒险游戏。

米迦尔发现优一郎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刻意放轻的脚步声,于是稍微抱着点愉快而恶趣味的心思走上前去,把脸凑到了优一郎耳边,然后往对方的耳蜗里轻轻的哈了口热气。

“诶——?!”

优一郎被吓得低低的抽了口冷气,连手里的游戏机都差点丢出去。他敏感的耳朵迅速的泛红,刚刚那口热气仿佛凝实化到了耳朵上。优一郎有点恼羞成怒的一个手肘往后,还好米迦尔眼疾手快的接住了。然后米迦尔从后面环手抱住了优一郎的腰,并把脑袋也靠在了优一郎的肩旁上。优一郎有点诧异,刚挣扎了一下,就听到正抱着自己的人开口

“小优,别动。给我抱一下。”

米迦尔的声音有点掩不住的疲惫,他连续坐了快十个小时的飞机,下了飞机又入境又取行李一路赶回来,实在不是什么太轻松的事情。此刻闻到恋人身上熟悉的味道,米迦尔一直紧绷的神经才慢慢放松下来。他轻轻蹭了蹭优一郎的颈涡,微卷的头发摩擦在优一郎柔软的皮肤上,让对方不自觉的微微颤栗。

“辛苦了,米迦。”

优一郎不再闹腾,安分的维持着这个姿势,并微微低着头方便自家恋人靠得更舒服。然后他一边内心换算了一下米迦尔的时间和路程一边有点埋怨的询问恋人,“怎么不叫我去接机?周末我又不用加班。让米迦一个人回来,你肯定很累。”

“为了给小优一个惊喜啊。”米迦尔理所当然的回答道,然后在又蹭了蹭对方的脖子后才把头离开对方的肩膀。米迦尔一松开手,优一郎便转过身看着米迦尔。他在看到米迦尔身上还是见客用的黑西装之后有点惊讶,于是便顺理成章的开口问道,“先吃饭还是先洗澡?”

“先换衣服吧。”米迦尔一瞬间有点诧异优一郎这么顺口说出的话,更惊觉自己无比适应对方这么说的话。然后顿了顿,他折中的回答。

——“啊,那你先等等。”

优一郎点了点头,站起来到衣柜去找出了米迦尔的家居服。然后在米迦尔脱好西装外套和衬衫之后很自然用下巴朝对方示意,“米迦你转过去。”

“小优,我自己可以啊。”米迦尔虽然这么说着还是乖乖转过去了。他张开手臂,将整个后背暴露给优一郎。听到他的话后,他身后的优一郎一边替他披上衣服一边恶狠狠的开口

“闭嘴,出差了快一周还风尘仆仆赶回来的人不准说话。”

“好好好。”米迦尔表示他投降了,也确实他累得够呛,不然换做以往和优一郎斗几句嘴这种两个人生活情趣还是要有的。他拉了拉衣服的袖子,然后转过身正对优一郎,一副既然小优要做就做到底的无辜的表情,一点也没准备自己扣扣子。

优一郎替对方一颗颗的扣起了纽扣,从锁骨上方的第二颗一颗颗扣下来,稍微有点笨拙但却很认真。米迦尔从这个角度恰好能看见优一郎被阴影覆盖的脸,对方鼻子和脸部的轮廓被阴影刻画得格外深邃。然后稍稍下移是优一郎薄薄的嘴唇,微微带着笑的弧度非常好看。

“小优,我可以吻你吗?”米迦尔的嗓子有点哑,他问道。

优一郎稍微愣了愣,然后非常爽快的低低嗯了一声,抬头吻住了米迦尔。两人的身高差不多,米迦尔伴随着吻稍微靠近了优一郎一点,感受着恋人气息,他稍微将这个吻拉长了一点。亲吻时米迦尔并没有闭上眼睛,他近距离的看着优一郎的眉眼,刹那间居然有种和小优在一起好多年了,优长得和小时候不一样了的微妙自觉。

能和小优在一起,真好。

米迦尔在结束这个吻的时候脑子里既没有闪过什么读过的名著,也没有想到什么曾经看过的影剧。那一刻,他脑子里真的只剩下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早在两个人同居之前,开始恋爱关系之前,是更久更久之前,是在米迦尔转到新小学的第一天,他在班上看见了那双绿色的眼睛。那是当年年纪尚小的米迦尔能够说出的所有绿色里最漂亮也最清澈的。然后,那个黑发的小男孩笑着跑过来向他伸出了手,米迦尔将自己的手搭了上去。两只交握的小手建立起了两人之间的羁绊,然后那样的奇妙的羁绊伴随着米迦尔度过他的童年,少年,再到现在的青年。

“米迦你饿不饿?要吃东西的话厨房应该还有。”优一郎平复了一下的自己的呼吸,然后想起了米迦尔刚从飞机上下来,于是便这么问道。

“不用,我在飞机上吃了。”米迦尔一边回复一边回忆起了自己糟糕的飞机餐,微微露出了有点纠结的表情,“不过很难吃。”

“下次订全日航空啦,那个商务舱的飞机餐也很好吃。”

“没办法,急着回来见小优嘛。就订了国航。”

“啊——国航。”优一郎皱了皱鼻子,“上次坐它家的飞机吃到了黏糊糊的肉酱面和一股速食味的牛肉。”

显然也不是什么太美好的经历。

“那小优吃过最好吃的飞机餐是什么?”

“嗯——我想想…大概是以前去澳大利亚那班上面。吃到了冻巧克力蛋糕,上面还有罐头水果。不是很腻,超好吃。”

两人说话间米迦尔已经拉着优一郎躺上了床,美名其曰陪他再睡一会儿。但是此刻两人躺在一个枕头上反而不急着睡觉,而是面对面的说起话,聊起了轻松的日常。但即使如此,米迦尔也感觉到了异常的愉悦和满足感。

——“呜呜”

从房间外毫无征兆的传来了汽笛声。米迦尔一愣,就看见对面的优一郎露出了一脸我都忘记了的表情,然后有点难为情的开口,“我烧了热水,忘记这回事了。”

说着,优一郎就从被窝里爬了出去,然后穿上拖鞋快步跑出房间去厨房拔插头了。留米迦尔一个人看着优一郎跑出去的背影,忍不住笑了起来。

等优一郎再回来的时候一钻进被窝就被米迦尔抱住了,然后在米迦尔带着点睡意的“小优再陪我睡一会好不好”的声音中选择了妥协。对方身体的温度暖暖的,再加上本来也快到中午了,优一郎静静的靠在米迦尔怀里,很快意识就开始渐渐模糊了。在优一郎睡着之前,他恍惚间最后一个想法是——

下次跟米迦去买个能自动跳闸的电热壶好了。

END

 

今天凌晨完成的摸鱼。

是由南杳给出的关键词:开水 游戏机 纽扣 钟表 展开的脑洞摸出来的。

嗯…讲实在我觉得我的大纲比文甜。

下次再继续努力吧。

最近多事之秋,心情开始持续性低落。希望看到这篇糖的小伙伴们都心情好好的,祝顺利。

感谢阅读。


评论(12)

热度(97)